《挑刺 2》--Kyle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4-01   共 0 篇   访问量:263
挑刺 2
发布日期:2020-04-01 字数:5065字 阅读:263次

2

   

 

五天后,一根长二十五米的轨条上了检测线。通过目视检查,与过去的轨条相比较锈斑明显减少,不合格率下降了二点五个百分点。今后再多做几次钛合金投入量的比较试验,或许还可将不合格率控制在百分之一以下。这个才是陆一心心想的既定目标。

化石总经理一直在现场观看,兴奋地说:

“这下好啦!再多做二、三次试验,等品质稳定后,正式采用!”

平炉工厂的炉前欢声雀跃。工长说:

“你小子还行。今后没说的,我甘心听你使唤!今晚咱可得好好地喝两盅!”

可算是真心服了他。

当晚,他和工人们一起饱餐了一顿蒙古奶茶,羊肉串和涮羊肉之后,才回宿舍。

带着几分醉意,坐在了宿舍的公用电视机前。晚上七点钟的新闻联播是从外界获取情报的唯一来源。中央电视台正在播送邓小平同志视察上海宝华钢铁厂的新闻报道。对于陆一心来说,自从下放到大包之后,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久别的宝华钢铁厂。陆一心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机荧光屏。他看到建筑物已经完成,设备也已安装完毕。其中有些设备凝聚着陆一心的心血,是他和日本人谈判力争来的。没想到现在他却从宝华钢铁厂的建设现场被下放到内蒙古来了。试验成功带来的喜悦和醉意全都醒了。弄掉了轨条上的几点锈斑,又算得了什么呢?比起国家级别的重点工程,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干脆一咬牙回日本去算了!这一年零五个月以来,好几次萌发回日本的念头。回想起在日期间,在松本家的神龛前,想哭就哭,想说就说。不避人耳,不用担心被人打小报告的自由自在的心情,是他一生中从未有过的。最近,常常说梦话,老想着回日本的事儿。

然而,这不过是他的一相情愿罢了。松本耕次他会接受自己么?陆一心暗自揣测在上海的日本父亲的心理。

 

松本上海事务所长正等待着绕道北京进入上海的东京本社的柿田副社长的到来。

他是专程来视察工程进展状况的。事先,北京事务所给松本打了招呼的。

柿田副社长偕同中国协力本部的副本部长到达上海宝华钢铁厂,时间已过下午三点。连口水都没喝,马上换上早就为他们准备好的工作服,直奔现场。

长江沿岸长七公里,宽五公里宠大的现场,以高炉为中心,比日本的木更津工场毫不逊色的最新型的建筑物和设备,百分之九十已安装完毕。

视察期间,柿田副社长一直带着悠然自得的表情。

“大家,辛苦了!1978年12月才举行的开工典礼,现在竟然有了如此规模,实在是不简单呀!想当初说好了是用现金一次性支付的,可中国人没钱,最后好歹是不得不同意了他们的分期付款。没想到中途工程又被迫下马。几经折腾,工程终于重新上马,接着又发生了GIS(气体绝缘开关装置)的问题,真是步步艰难啊!”

柿田副社长深有感慨地言道。

“建设工程跟政治微妙地纠缠在一起,的确是很难应付。松本君,你也辛苦了!”

村井副部长犒劳松本所长道。

柿田抬起浓眉下的眼睛,告诫众人道:

“房子建好了,设备也安装好了,更叫人辛苦的还在后头呢!”

“是的,什么是钢铁厂?以中国年青一代工程师为首,大学和高中毕业生中,有七成的人连见都没见过。虽然有少数优秀分子被派往日本研修,可很多真正学了点儿本事的,根本不情愿将自己所学习到的了东西再传授给别人。就这么把钢铁厂交给他们管理,想起来就后脑勺冒冷汗,悬乎!”

“所以,我们公司才做出了这么大的牺牲,从各部门抽调了许多的优秀技术骨干,来这里进行指导。”

柿田言道。

巡视了一圈现场之后,回到了新设置的中日干部用的事务所。

“在北京和重工业部长会谈时,说是前不久,邓小平到了宝华钢铁,把日子定下来了。明年九月十五日点火,十一月二十日完工。松本君,你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么?”

再次问道。

“是的。邓小平来视察的事,我也是从电视新闻中听说的。当天我们根本就没这方面的感觉,事后我去指挥部表示抗议,可他们含糊其词地回答说,对邓小平的行踪要保密。是上头的指示。来上海进行技术指导的其他二百五十家相关企业的代表亦有不满情绪,来了也不看看人家,分明是没把咱日本放在眼里。我费了好大的劲,才将他们的怒气和怨气给压下去。”

“是啊,日本流血流汗帮助他们搞四化。用中国人的话来说,就算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呀!怎么说,也该来打声招呼,表示表示慰问才是。是邓小平不知日方的苦劳?还是知之不理呢?看来老邓对小鬼子并无好感……”

柿田后面的话,声音越来越小。镇定了一下情绪之后,说:

“不管怎么说,邓小平能来,并且亲自确定了完工的日期,这就是一件好事儿!有了他老人家的一句话,今后的事儿就好办得多了。看来,我们公司还得再加把子劲才行!”

只有村井副本部长仍然紧绷着脸。见状,松本开口道:

“高炉一旦点火,接下来制钢,分块,压延全都得一齐上。这在我们日本国内的工场也是从未有经历过的。关键是试运行!不仅是对中方的技术人员,对我们自己人同样是一个学习和实习的极好的机会。”

好容易等到只有他和柿田副社长二人在一起的时候,松本终于下定了决心,他说:

“不好意思,有件事儿还得请你帮忙!”

“什么事儿?这种时候……?”

“是我个人的事儿,我想请你解除我的上海事务所长的职务,是时候了……”

终于说出了近一年多来一直缠绕着他的心事。

“到底出了什么事!?是不是同陆君,不,是同你儿子有关的事?”

柿田副社长惊然动色。

“是的。老实说但愿我的降职能对我儿子的处境会有所帮助,再说我现在的心境也很难再继续担当重任。既然点火日期已经决定了,我想这也正是更换所长的好时机。”

“你,怎么能说这种话呢……?”

柿田心疼地望着松本。关于陆一心作为GIS检验立会代表团的成员在日期间所发生的变故,松本已向柿田作了汇报。

松本给范家屯的陆德志写信,得知事情的真相,已是三个月后的事儿了。

说是调动去了内蒙古的大包钢铁公司,可一年多过去了也不见他返回。关于大包钢铁公司的扩建问题,纯粹是子虚乌有的事儿。在关东电机的千叶工厂时,强求儿子回家给神龛上一炷香,才是把儿子给弄到了大包去的根源。说不定会因此而毁灭了他这一生。每每想到此事,悔恨之念日甚。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自己主动引退,儿子或许能有机会再回北京。

沉默了好长时间之后,柿田开口道:

“作为一个父亲,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是,就算将你调回日本,陆一心也并不会因此而平反昭雪的啊。你的判断完全错了!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堂堂正正地完成你的所长的历史使命吧!”

“副社长,我怎么能再一次舍弃自己的儿子呢……?”

第一次是日本战败,迫不得已,将他们母子扔在异国他乡。现在想来,还时常吞噬着松本的心。

“松本君,我要是站在你的立场也会同样这么苦恼的。但是,我已经说过好多次了,即使你从上海抽身,对陆一心的归来毫无保证可言。再说了,作为公司而言,点火仪式既然已经定下来了,在这种火烧眉毛的节骨眼上,又怎么能临阵换将呢!”

柿田副社长用冷峻的口气严肃地言道。接着又道:

“干脆,把陆君给弄回日本去算了!他又会日语,品质和头脑都很出类拔萃,我们可以尽量按照他个人的愿望替他安排工作。”

“只要他同意,我甚至可以出面让他去东方商事的长谷川社长那儿独当一面。”

松本不由自主地用充满感激的眼神望着柿田。这事儿,松本早就想到过了。要知道他何尝不想将松本胜子接回身边,填补四十年间父子间的空白。渐渐地眼前又浮现出了当陆一心下落不明之时,他给陆德志去了封信询问,对方回信说,为了儿子将来的前途,希望松本能将他接回到日本去的那件事儿。

恩惠有加的老人,真不知该如何报答他对自己儿子的养育之恩。只是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再放弃好容易才找回来的儿子。松本终于下了决心,只要将来有机会,一定接受柿田副社长的厚意。

 

 


上一篇: 《无题》     下一篇: 《访长春伪皇宫婉容旧址
责任编辑: | 已阅读263次 | 联系作者
对《挑刺 2》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