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东西,永远是逝去了》--张丽利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3-24   共 0 篇   访问量:402
逝去的东西,永远是逝去了
发布日期:2020-03-24 字数:1598字 阅读:402次

上周周四由于身体不适到杭州做了一个微创手术,办了一件不怎么文明的事情。

由于快速病例良好周五上午就出院了,所以到半山公园去游玩,是那种开放式的公园,没有测温点,但也没有多少很窈窕温婉的花花草草,似乎种在公园里的柳树、桃树算是唯一的风景了。也不知道怎么就想起了一首儿歌:柳条青,柳条弯,柳条垂在湾河边。折了柳条做草帽,吹着柳哨唱春天……于是乎心血来潮,偷偷折了好些柳枝,娇嫩一点的制成柳笛柳哨,其它的则很细心地编成了一个柳条帽子的形状。

有点佩服我自己的手艺,小时候这些事情是经常干的。受电影《洪湖赤卫队》的影响,娃娃们都喜欢把自己扮成英雄人物,于是乎头顶柳条帽匍匐前进,学布谷鸟叫联系敌情,就成为了80后童年标配,大家也喜欢漫无目的的比赛,比如说谁的柳哨制得最好最响亮,谁的柳条帽编的最讲究等等,我属于典型的心灵手不巧的类型,柳条帽总是歪歪扭扭,而且和自己的头型极不符合,我本头大,一直有“大头大脑袋,死了变妖怪”的昵称,可是那顶帽子捂在头上,就像长出了一个青萝卜,为此苦恼过,但总是编不出适合自己头型的帽子。

转眼几十年过去了,现在应该说对自己很了解,至少知道自己头多大,再说柳条帽技巧性并不是特别强,老张手艺并没有拉下,五六分钟之后,就有一个亚赛王冠的柳条帽子出现在手里,我带在头上,自得其乐,甚至于用手机拍了几张照片,大有回到童年的心思,但后来看到两鬓间微微白发就有点寂然了:也许只能自己看看,带不出的,带出去我就成了老妖怪。倒不是怕什么万夫所指,而是这个年龄应该有这个年龄的儒雅和气度,带着这样一顶绿油油的帽子招摇过市,会成为一景的。我,早已过了那个可以随心所欲的年龄。

每个年龄都有每一个年龄对应的世界,不但包括游戏、服饰甚至是脸上的气质。当然即便是同一内涵的东西在不同年龄里也有不同的解释,可以少年老成,也可以童心未泯,但生命中的规则也是无法突破的。高中生的恋爱适合沾衣欲湿杏花雨,而到了大学里的恋爱就春风十里了、春水初生、春林初盛了,但如果到了中年之后,我们再遭遇一段感情的话,很少有那种奋不顾身的豪情,会患得患失,但也会刻骨铭心,有一些该纪念的让自己纪念,有一些该淡然的让自己淡然,我们身上就像蜘蛛的丝网,心有千千结,一不留神就容易让自己万劫不复,所以很多人宁可让自己自闭也不碰那寒秋凉意凛然的东西。

有些东西,过去就永远过去了,我们可以怀念甚至于夜不成寐,但我们再也遭遇不到童年的玩乐心境、青春里奋不顾身的爱情,就像我把柳条帽编得再好,也不可能戴在自己头上,不想成为笑柄;二十几岁了我每年春天都要坐十几个小时硬座车出去游玩几天看不同城市的春天,但现在高铁二个小时我也不会去坐了,该忘记的慢慢会忘记,一些认为是永远的东西就在想象中慢慢化为灰烬,世界上大概从来没有永远这种东西,山河依旧,可是山河里早就没有了年轻的心。

我把柳条帽子找了一个公园隐蔽处丢在了那里,那几根柳哨则装在口袋里,也许无人的时候我会用它演奏几首老歌,比如说《铃声再响起》:

当你听到叮叮当当铃声再响起,你会知道疲倦的我已经归来不会再归去,亲爱的请你为我点一盏灯….

我已疲倦,但没有归路!过去的就永远过去了!


上一篇: 《林海深处的移动情怀》     下一篇: 《浣江月【诸暨春.思】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402次 | 联系作者
对《逝去的东西,永远是逝去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