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文科文集》--朱文科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2-28   共 0 篇   访问量:671
武汉的词章
发布日期:2020-02-28 字数:3218字 阅读:671次

  庚子年初,武汉大病,波及全国,我心甚忧。我与武汉,结缘三次,英雄之城,桂香之城,一直鲜活在梦里。

               ——题记

2.jpg

  烟雨黄鹤楼


  一座城,一座楼;一条江,一个梦。

  城是大武汉,吞巴山群峰,纳潇湘云水。江上帆影如织,大地烟雨如尘。

  楼是黄鹤楼,依蛇山,纳万里碧波,扼守山川灵气之交点。江水潮涌,气吞云梦。

  我从耒阳来,寻梦桂花开。涉耒水,过湘江,入江城,登黄鹤楼。黄鹤一去不复返,悠悠云彩,荆楚大地飘千载。楼攒尖顶,层层飞檐,四望如一,酷似黄鹤,展翅欲飞,雄浑不失精巧,高古而韵味无穷。一次次拜谒,一次次回眸,一次次吟诵,我读到时间深处的谶语。“对江楼阁参天立,全楚山河缩地来。”黄鹤楼的巍峨,在于气势。

  武汉三镇,百湖重镇,九省通衢,地处龙脉。喻家山是龙头,梅子山即龙尾。黄鹤楼恰好位于龙腰,骑龙在天,乘势而上,绝不放弃。一次次被毁,一次次重建,黄鹤楼演绎着历史的更替。“云雾扫开天地憾,波涛洗净古今愁。”黄鹤楼的深刻,在于执着。

  光阴在黄鹤楼转身,我梦回唐朝。诗人的唐朝,诗意的唐朝。李白的梅花落了,满城风雨,我听出世事无常、岁月沧桑。这是谁的黄鹤楼?这是谁的黄鹤?孙权的?崔颢的?李白的?我无语问苍天。多少兵火烽烟,多少杀伐决断,无法泯灭她的美丽气质,她的风华绝代。“黄鹤楼中吹玉笛,江城五月落梅花。”黄鹤楼的绝色,在于烟雨。

  一首诗,激活了一栋楼阁。一阙词,打开了一片蓝天。一个人,站成了一抹绝色。她站在大江边,笑笑地望我,傻傻地招手。大江东去,浪淘尽,多少悲欢离合。黄鹤远去,穿越了千山万水。只有楼阁如秋,雨水夹带桂香,在梦中连绵不绝!

3.jpg

  勾践宝剑


  一把名剑,静静躺在湖北省博物馆。

  一段历史,湿了多少游人的双眼。

  寒气逼人。这把古剑,曾在地下埋藏了两千多年。这是何等的神奇呵,穿越千年风雨,依然毫无锈蚀。穿越千年磨砺,依然锋利无比!

  我以敬畏的目光抚摸宝剑,抚摸那个荡气回肠的故事,回味一段凄美悲壮的爱情。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勾践是英雄,是不屈的象征,理应得到歌颂。我们更应该赞美,故事里的一个绝色美女,为民族大义和国家统一,建立的千秋功业。

  宝剑,千年不锈;

  英雄,千年不死;

  美女,千年不朽。

  历史在人们口中滔滔不绝,汇成汉水大江,滋养微渺的心,卑微的灵魂!

timg (1).jpg

  编钟情韵


  秀丽武昌,东湖之滨,博物馆内,且闻钟声。

  编钟之上,龙飞凤舞,嫦娥奔月。且把智慧和梦想,交给青铜。

  编钟之下,我沉沉入梦。且看那些敲钟的楚女,红唇细腰。她们敲着别人的幸福,也敲着命里的苦涩。

  黑暗中,编钟沉睡2400多年,还是那么光彩夺目。铜蘑菇完好无损,晃动着脑袋。它们不想呜咽,只想抱住久违的阳光,放声大笑。笑声清脆,轻轻叩响古老编钟,在延续动人的韵律。

  钟声悠悠,江水悠悠,优美的音韵,穿越了五千年,安抚着寂寞的灵魂。大爱无言,梦是浪漫与瑰丽。轻吟一曲“长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跟随先贤的脚步,愿以毕生的心血,为民族之魂,增添一曲气势磅礴的颂歌。

timg (2).jpg

  东湖秋恋


  秋之深处,梦里东湖。

  “东湖暂让西湖美,西湖却知东湖先”。我去过杭州西湖,也常徘徊在耒阳西湖。巧合的是,耒阳也有东湖。不同的是,耒阳东湖,深埋地下,涌出的是温泉。武汉东湖,缠绵在地面,荡漾的是爱意。

  午后阳光静美,湖岸落叶缤纷。沿菊花桂香弥漫的小路,在环形的湖边漫步。秋风轻抚着我的肌肤,碧空如洗,秋阳透过云层,播洒湖光山色。蝉儿躲在柔软的草地,开始酝酿今夜七彩的梦。

  武汉东湖,心之所爱。爱这风的气息,爱这微凉的惬意,爱这温柔的触感。口中哼出的歌儿,在指尖滑落。风过无痕,瞬间的美丽便是永恒。一瞬的回眸,一瞬的心动,一瞬的相遇。仅仅是这一瞬,便放不开彼此的手。纵使尺素流年,暗度了沧海桑田,暗度了红颜憔悴,暗度了物是人非,却无法暗度静水流深。

  武汉东湖,我原本就是你的匆匆过客,不奢望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人生苦短如梦,不管梦境中的场景,是虚还是实,终成心中的青苔,潮湿旅途。红尘之中,总会有些刹那的际遇,深深镂刻心底,几度飞花,几番风雨,几世等待,有痛,有落寞。

  离别之后,转身就是天涯,眷恋会在心里开出一朵花,芬芳着岁月,温暖着人生旅途。



  【作者简介:朱文科,湖南耒阳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痴迷文学创作和文史研究,发表作品400余万字,出版著作10部,其中:长篇小说《血色幽兰》改拍为电影《双枪女杰伍若兰》和三十集电视剧,长篇小说《血色野菊》获衡阳市第三届文学艺术奖二等奖,传记文学《耒水悠悠,从湘南起义走过》在《衡阳日报》专栏连载,报告文学获湖南省第六届金盾文化工程一等奖,文史著作《耒水流下潇湘去》在《中国三峡》杂志以专辑形式选载。散文《想你,故乡的山溪》选入全国中职学校语文教材。多次接受中央电视台、湖南电视台、衡阳电视台等媒体的专访


上一篇: 《我们的名字叫白衣战士——献给耒阳人民医院十三位援鄂勇士》     下一篇: 《史上死于瘟疫的文化名人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671次 | 联系作者
对《武汉的词章》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