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疫情中》--那山那水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2-22   共 0 篇   访问量:1395
我在疫情中
发布日期:2020-02-22 字数:12619字 阅读:1395次

        坐标河南洛阳某小县城。
        2020年1月18日(农历腊月二十四)我开车到洛阳汽车站接小弟回老家过年。原本他不让我去接,说公交车很方便的。坐长途大巴已经很辛苦,带着行李一趟趟挤公交更累了,我再三要求他才答应让我去接。疫情发生后,我曾经想,幸好我坚持去接他,洛阳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大部分在市区,当时如果他坐公交车的话,需要转好几趟车,谁能保证他坐的车上没有感染的病人?
        1月19号,老公开车出省(非湖北省)办事,高速堵车,他们几个人在服务区吃泡面。他告诉我服务区人山人海,拥挤不揕,吃一碗泡面的时间,高速上不去了。我让他吃完面赶紧回车里待着,外面太危险,他笑我太过小心,说那么多人没看见戴口罩的。昨天提起这事,他说现在感到有点后怕。
        对于2020旧历年前后这场新型冠状肺炎,我最早惊觉于1月21日晚。
        之前看新闻,说武汉有几起不名原因肺炎,目光一扫而过。后来又报道说肺炎人数增加了,也没当回事,现在医疗技术这么发达,小小几起肺炎这都不是事。在有限的医学常识里知道肺是人体的呼吸器官,它生病了,与传染病离的不会远,所以我还是提醒儿子回来的时候记得买个口罩戴上。他在成都上班,定的1月21日的高铁,回来过年。提醒儿子的事我没让老公知道,因为他要知道了,一定会说我神经病。
        21日儿子如期归来,他没戴口罩。说是好一点的口罩卖完了,剩下的全是普通口罩就没买。普通的买一个戴上呀,聊胜于无。这句话我没有说出口。也许我多虑了呢。
        21日晚上12点多,一觉醒来,莫名睡不着。翻头条看到一篇文章《“非典”幸存者礼露口述:从那段经历中,我们能反思什么》一字不落看完,惊出一身冷汗。文中的“非典”亲历者礼露,讲她从最初陪一位长辈去医院做例行检查,到后来自己感染上“非典”差点住不上院死去的过程。疫情初期从医护人员到普通百姓,绝大多数人没有一点防护意识。我的眼前甚至浮现出一幅恐怖的画面:SARS病毒张着血盆大口穿行于毫无防备的人群中, 发出一阵阵狂妄的笑声!文中一个细节我印象很深,礼露的堂弟礼斌自始至终陪着她,从她发病到经过重重磨难最终治愈,不离不弃!但他却没有被传染上!因为他从一开始就对这个病给予了足够重视,一直戴着口罩。文中描述的“非典”前期与我们现在的情形何其相似!望着身边熟睡的老公,想到全国人民正沉浸在迎接新年的喜悦中,返乡的返乡,团聚的团聚,购物的购物。。。。。。我果断把这篇文章转发到朋友圈,希望更多的人看到,引起重视。

       老公被我的响声弄醒了,他张着惺忪的睡眼,看一眼深夜不睡觉捧着手机的我,说:“啥时候了?!赶紧睡吧!”
       “武汉的肺炎恐怕不简单。”我说。
       “杞人忧天!”他咕哝一声翻身又睡了。
        我忧心忡忡睡下,但愿是我杞人忧天。
        22日,我让儿子去药店买口罩。他买了三包口罩,一包医用普通口罩,另外两包我后来得知是防霾口罩。他回来后没有提药店口罩紧缺的话。可见当时我们这儿还没有出现抢购防疫用品的情况。多日以后,当所有药店门口标着“本店口罩、酒精售完”的时候,我直后悔当时没让他多买几包。当天晚上,大弟打电话问要不要口罩,我说买了一些,够用了,没让他送。        

        22日上午是女儿寒假舞蹈补课最后半天,吃过早饭,厨房收拾干净后,我打算和老公一起去大张超市购物,然后在超市逗留到女儿课程结束,顺便去接她一起回家。出门不久,我发现自己忘了一件重要的事,忘记戴口罩了。心想回家去拿吧,又不愿老公说我,因为那两天我一提武汉的肺炎,他和孩子们就挤兑我,说我担心过度。最主要一点,我自己也存在侥幸心理,所以就没有回去。就这样一边忐忑,一边到超市买了一些年货。新年前夕,超市里置办年货的人摩肩接踵,比以往人流量大了很多,我留心看了一下,没有几个戴口罩的。因为心里不安,所以匆匆购完物很快就出来了,一看时间,离女儿放学还早的很,就改变去接她的计划,两人一起回了家。大街上,除了一些人戴着口罩御寒外,没有发现更多戴医用口罩的。
        23日(农历腊月二十九)我们回老家给公公送年货,顺路去我的两个姑姑家拜年。可能潜意识里认为农村更安全一些,我们一家四口没有戴口罩。一路上没有见到一个戴口罩的。晚上,我和老公与他的两个同事三个家庭七个人在县城某个酒店聚餐。临出门,我拿了两个口罩,我自己戴了一个,另一个让老公戴。他一路手里拿着口罩,自始至终没有戴。席间说到疫情,老公的一个同事说,听说武汉封城了,前两天他去安徽,幸好昨天回来了,要是再晚几天恐怕想回来就难了。

        24日,我们互相告诫,不要再出去玩了。一家人在家包饺子过除夕。谁知当晚老公几个朋友打电话来我家玩。疫情严重,自上至下不让聚会,我因此有点情绪,但是又不好表现出来,仍然热情款待了他们。后来随着疫情不断蔓延,我曾经非常后悔当时没有找个借口阻止他们。
        25日,大年初一。按照惯例,我们和孩子大伯两家回老家陪公公过年。从县城到老家,一路上仍然没有人戴口罩。在老家的时候,老公的工作群收到信息,说老家村里一个孩子在武汉上大学,放假回来过年了。我提醒在同村的小弟一家注意不要和这家人到一起玩耍。
        从初二开始,我和老公自觉不再到人多的地方,出门必戴口罩。每出门一次用掉一个口罩,这样下来,我们买的口罩支持不了多长时间。我给大弟打电话,问还有没有多余的口罩。晚上大弟送来了十个KN95口罩、几个普通医用口罩、一瓶84消毒液。又过了两天,大弟让我儿子又去他家拿了一些口罩、两桶医用酒精。这样一来防疫用品暂时没问题了。
       不知道从哪天开始,我们一天中最重要的事就是关注疫情的报道。每天一睁开眼,首先要看的就是前一天全国新增了多少确诊病例。然后是河南的、洛阳的确诊人数。。。。。。当看到武汉等疫区一些病人因为床位紧张住不上院,我为他们着急;当看到哪里有了治愈出院的患者,我又衷心为他们高兴,就这样一会儿难过,一会儿开心。。。。。。
       位卑未敢忘忧国。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我能做的就是响应政府号召,照顾好自己的家人,在有关疫情的新闻下面发表一些中肯的评论,为河南加油!为湖北加油!为中国加油!
       大年初四,接到单位电话,有一起投诉,称辖区一个滑雪场违反规定对外营业。我和另外两个同事一起到现场了解情况。真实的情况是滑雪场只有几名工作人员在办公室聊天,偌大一个滑雪场上空彩旗飘飘,装扮喜庆,却冷冷清清,一个滑雪的人也没有。我们张贴完政府的通告后,提醒几个工作人员不要聚众聊天,出门必戴口罩等等。
       隔天接到通知,没有过完的年假就此结束,我们提前一天上班,并且疫情期间取消双休日。然后和同事们到辖区张贴各种各样的通告,提醒公众少出门、不聚会、勤洗手、勤通风等等面对疫情如何做好自身防护的内容。接着我们在单位门口设立卡点,每天轮流值班,来人登记量体温。直到现在。
       儿子原定2月2日返工。大概1月29日的时候,想到儿子走的时候需要带一些口罩,家里的口罩已所剩无几。虽然明知道口罩断货,还是抱着一丝希望到药店寻找。结果把县城西半边的药店转了个遍,仅在一个比较偏僻的药店里买到四个白纱布口罩,明知道这种口罩没有防疫功能,还是买了回来。后来,儿子的公司因为疫情,开工时间一拖再拖,从2月2号推迟到2月5号,又推迟到2月8号,正月十五早上,我和老公把他送到洛阳高铁站。临下车儿子嘱咐我们不要停留,尽快离开。我们只好与他匆匆道别。一路上担心高铁上人多出现交叉感染。还好时候不大,他的微信来了,说整个车厢只有他一个人,我悬着的心放到了肚里。县城北大门设有卡口,人人需要出示身份证,非本县人员禁止入内。
       说好的儿子到成都自我隔离14天再工作,结果他去的第三天,公司就通知他上班了。因为他那一组,一个是他的师傅,被隔离在山西平遥县,另一个在重庆隔离着无法返工。因工作需要他只好上班了。我一方面为他的安全担心,一方面还得安慰他不要为此产生怨言。只能提醒他做好自我防护工作了。
       女儿活泼好动,因为疫情,竟然被封在家里20多天没有出门。连着上了两周网课,规规矩矩坐在电脑桌前,认真听讲记笔记。一个假期下来懂事了许多。大敌当前,我们大多数人的生活,比起疫区的广大医务人员和各行各业的工作者,如在天堂!唯愿疫情结束,国人明天的生活,能配得上今天我们所承受的苦难!和所有奋斗在抗疫一线的勇士们所做出的牺牲!
       昨天接到小弟电话,他已顺利返工。随着疫情取得阶段性胜利,全国许多地方已陆续恢复正常工作生活。
       春已至万物苏,愿瘟疫遁形,山河无恙!
      
        2020年2月22日

                                                                                                                                                                                                                                                                                                      

        
          
        
        
         

     

















上一篇: 《?任城监狱事件》     下一篇: 《视频(春光)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1395次 | 联系作者
对《我在疫情中》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