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洋文集》--王海洋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20-01-24   共 112 篇   访问量:205
似水流年
发布日期:2020-01-24 字数:2353字 阅读:205次

  一九七五年腊月我出生在大山深处最闭塞的山沟里,自七岁记事起,面对巍峨的群山和澄碧的蓝天,如身处蛮荒一样,我常常有一种永远不能逃脱似的被囚禁的感觉,当然度日如年。


  八岁开始放牛,荒山野岭之上,密林梯田之中,日出日落,风雨阴晴,孤独一人,我放牧着一个农家生活的希望,也放牧着蠕动如蚁的漫漫时光。


  十岁那年,在我家北洼丰收的麦田里割麦,南风轻抚着我的面颊,嗅闻着浓郁的麦香,窥视着麦畦里青绿的杂草,憧憬着能吃饱肚子的念想,听父亲笑着问我:“海娃,长大后想要媳妇吗?”我奋力摇头,心想我还小呢,开什么玩笑,我距离说媳妇成家的日子还遥遥无期呢。


  十三岁到三十里外的镇上上初中,一周五天半的时间,过起来让我那么煎熬,天天向家的方向张望,天天盼望回家,日日渴盼时间过得快一点,再快一点。


  十六岁读高中,二十岁读大学,从此多了朋友,多了自由,多了潇洒,仿佛也多了一份浪漫的情怀,一切闲暇时光闲游疯玩,心想时间有的是,幼稚地想象着青春是人生一段最为漫长的时光。


  二十二岁站在家乡小镇中学的讲台上,虽身为老师,但还一直感觉与学生年龄相差不大,当身边好心的老师一次次提议为我张罗对象时,我总是找一个不是理由的理由委婉拒绝,心想我还年轻呢,谈婚论嫁之事为时尚早。


  三十岁,忽然一天发现老同学老朋友早都结婚生子了,偶有二婚者竟然就又结婚了,方才明白时不我待,于是赶紧匆忙议定终身大事,草率结婚成家。


  三十岁前我从未感觉到时间疾驰如飞,那时我怎么会想到,有一天我也会站在时间之流的河岸回眸并怀念遥远的过往,暗自喟叹流年似水,逝者如斯!这样说来,小时候我们总是渴望快快长大,心想时间怎么过得那样慢呢?长大后我们又总是期望慢慢变老,心想时间怎么过得如此快啊!


  三十二岁,女儿出生,洗尿布,洗衣服,买菜做饭,从此多了家务和生活琐事,少了静坐书斋的悠闲,再也不得东游西逛。于是开始感叹时间的流逝,缅怀远去的时光,开始羡慕翩翩少年时期那无忧无虑的日子。


  三十三岁,当我的学生已经大学毕业,回到家乡小镇,与我同处一校同坐一个办公室成为同事时,我惊愕地发现我已不再年轻。


  三十五岁,当我的学生开始做妈妈了,当她教书之余领着自己的孩子在校园里走动时,我恍惚警觉她是在拉着时间的手不停地走啊,她拉着时间的手从未停息地向前,终于把当年课堂上优美的时光变成了老师心中伤感的记忆。


  三十八岁,去理发时,熟识的理发师在剪刀一次次铿锵飞舞之际,总不忘絮叨一句:“唉,你的头顶头发开始变稀了!”每当这时,我总是无奈苦笑,故作若无其事。


  四十岁,胡子疯长。若一天不刮,野草般狼藉,看上去是那般苍老和狰狞,窥镜自视,常常自我戏谑:七分似人,三分像鬼。


  四十四岁,两鬓突染霜雪,星星点点,像败草,似枯霜,好像心理防线瞬间崩溃,蓦然间我觉出了时间的无情和残酷。我埋怨时间不经意间就把我推入了不惑之门,我怪罪光阴悄无声息地偷走了我年少的时光,我诅咒岁月毫不留情地把沧桑的印痕刻上我的面庞。当然不老之心仍是那么固执地与时间抗衡,每次理发后,裸露的白发出现在耳后鬓边,这是我最恼羞成怒的时刻,心想我怎么会老呢?于是左手拿镜,右手持剪,喊来妻子,让她把我的白发彻底剪除,斩草拔根,绝不留情。起初,妻子认真地拨弄寻找,数着笑着,笑着数着:一根,二根,三根,一根根剪除,轻轻地放于我的掌心,那般温柔体贴;仿佛她剪掉的不是一根根白发,那分明是一缕缕刻骨铭心的柔情,是我俩相识相爱的生活的见证,是我俩一段段过往生活的幸福时光。我能从妻子的细微谨慎的动作中幸福地感觉到她对我想留住青春和年轻的那份心思的理解。后来,日子一长,妻子渐渐失去了耐心,她数着白发要剪时,数着数着,突然惊呼:“呀!太多了,数不完,不再剪了。”她丢下剪刀,忙其他事情去了。每每这时我心便湿漉漉的,心想我是再也掩盖不住苍老了,面对无情的时间,除了坦然接受,我还能怎么样呢?


  对于这件事,我怎能埋怨妻子呢?我知道我该埋怨的是时间,是光阴,是岁月。也许我谁都不该埋怨,一切过错只在于我太想固执地挽留时间的脚步,或者说从内心深处我还不想渐渐变老,我还有想留驻年轻的虚荣和痴心妄想。这可能吗?


  今天是除夕,上午我把红红的对联贴上了,下午妻子把过年的饺子包好了。包好的饺子整整齐齐地摆放着,像待命出征的战士,只等一声令下,就向着新的一年出发。过了今天就是新年,2020年与我的距离只隔着一个黑夜,近在咫尺啊。年华如水,岁月如流,站在时间的河岸我感叹四十几年的光阴就这样悄悄地溜走了,消逝了,永不再来了。我怀念美好的过往,我留恋过去的岁月,我有一种韶华易逝的伤感,但我永远不会消沉。今天又读了朱自清的《匆匆》,当洞悉了时间的哲理,我就又对生命多了一份粗浅的思考:越是怕失去,就越要珍惜。失去是在所难免的,但只要珍惜每一个日子,每一个日子都是在奋力前行,而不是在庸俗度日;每一个日子都是在耕耘理想,而不是在蹉跎岁月,那么在这个幸福的时代,无论年龄多大,我们都可以自信地说:岁月不老,来日方长。


上一篇: 《三旦》     下一篇: 《渐走渐远的童年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205次 | 联系作者
对《似水流年》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