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你是谁》--姬建国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12-23   共 0 篇   访问量:425
我知道你是谁
发布日期:2019-12-23 字数:2165字 阅读:425次

  七月流火,赤日炎炎,为了看望小孙女,我和老伴来到了儿子家所在的这个江滨城市。

  十月份,一个世界性的大型运动会将要在这里举办。作为东道主,这个城市从春天就开始做准备了。先是道路改造,大街上被隔的一段一段的,隔开的地方人和车辆不能通行,都被挤到没有改造的路上绕行,天天堵车,看的人透不过气来。接着是整理大街上各种线路,把私拉乱扯的带电的不带电的乱线统一归纳整理,能隐蔽的全部隐蔽。最后是美化建筑物。将面临大街的楼房全部进行一次粉刷,使街道焕然一新。我们到的时候,儿子家住的外楼正在进行粉刷。

  那天上午将近十点的时候,我下楼了,准备到大街上溜达溜达,然后买点菜回来中午做饭吃。当我走出小区大门来到大街上,看见楼下面堆积了一袋一袋的白灰、水泥和沙子,施工范围内被安全护栏围了起来。仰脸往楼上一瞅,只见从楼顶上伸下来了几根粗粗的绳子,这些绳子系住了两个大吊篮,粉刷工们正在吊篮里站着往墙上涂抹粉刷物。大太阳已经发威,晒的这些农民工们身上冒汗。因为戴着安全帽,腰里还系着安全带,捆绑的太严,汗排不出来,有两个人的上衣全湿透了。他们不时抬起手用袖子往脸上抹汗。我想这时候如果让我站在上面的话,那肯定是汗水加头晕,别说干活了,可能动都不敢动。看了一会我去大街了。在大街上转悠了一个多小时,将近十二点的时候在菜市场买了菜,径直往家里走去。

  孩子家是在一个小高层楼上居住。他们的一楼楼门外面有一个长长的雨搭。从雨搭下出来往北拐,通过院里可以出北门到大街上。往南拐还要经过一条一米多宽,七八米那么长的通道,从通道出来就到了又一条大街上了。当我从北门回来进到院里,快走到楼门口雨搭下的时候,突然看见雨搭下面躺了几个人。我心生疑问,大中午的,谁躺在楼门口啊?待我走的离躺着的人越来越近的时候,我看清了,是三个在楼上搞粉刷的农民工。只见他们衣服上粘满了一团一团的水泥白渍,头发凌乱,有一个脸上还有汗道道。可能是因为一上午的忙碌加上高温,让他们实在太劳累了,于是就躺在光光的水泥地上,头枕着安全帽呼呼的睡着了。当我又扭脸往南边那个通道里看的时候,竟然通道里还躺了两个人。为了不影响别人走路,他们紧紧贴着墙根,弓着背,额头和膝盖抵着墙,像两只基围虾一样,为的是把一边的路尽可能地腾出来。我从他们身边经过,顺着通道走出了南门。谁知道南门外贴住楼的雨搭下,竟然还躺了四个农民工。就这样,在这个炎热的中午时分,在家家户户开着空调准备吃午饭的时候,九个农民工,九条汉子,躺在光光的水泥地上,身上只穿着汗衫、长裤或者短裤,无铺无盖,无遮无拦呼呼的睡着了。

  看到这里,一股无法抑制的心酸,从我神经指挥系统直冲鼻腔,随即撞开泪腺,两行热泪迅速涌了出来。怕走路人看见,我进到楼门里面,把脸扭到一个墙角,任凭那平日里不肯轻弹的泪水毫无束缚的往外涌冒。那时候我想的是,这些农民工,他们从数百里甚至数千里外的地方来到城里,在城市建设中干最重最险最冷最热最脏最累的活,用自己的辛苦和汗水换来养家糊口的钱,他们实在是太不容易了。他们十分应该得到社会的保护和尊重。由此想到老家,我叔家的一个老大孩子,夫妻俩常年在外打工,他们的孩子二十六七岁了也顾不上为孩子张罗对象。我两个姑姑家的孩子,也就是我的两个老表,一个在福建,一个跑到新疆去打工,都是一年难得回一次家。村里的一个邻居叫峰娃,本来和妻子在外打工,闺女考完大学报完志愿尚未录取,需要父母关心和照看,家里的责任田也需要耕种,于是峰娃只得呆在老家处理这些事,让他妻子一个人留在江苏。进而又想到了我自己。如果不是遇到了恢复高考的机会考上大学,有了工作,那后来的经历和他们是一样的,肯定也在打工的队伍里东奔西忙。想着这些,突然意识到时间不早了,该回家了,于是擦了擦泪痕赶快上楼,把买来的菜往厨房一放,坐在沙发上。老伴问我:“看上去好像情绪不好,是咋的了?”我说:“没事,你做你的饭吧”。坐在沙发上踌躇了一会,站了起来走到窗前。然后又折回头坐在沙发上。心里仍然是酸楚加烦躁。突然想到,我是不是该为这几个可怜的农民工做点什么呢,可又反过来想,凭我又能为他们做点啥呢?一时没了主意,反而让烦恼更为加重。经过了一阵烦躁不安和焦虑,最后毅然决定,一定得有所表示,那怕为他们做一点点微不足道的事,我的心里也会好受些。于是我又返身下楼,跑到大街上,进到小超市里面这里瞅瞅那里瞅瞅,最后把目光落在了饮料箱上。毫不犹豫地买了两箱饮料,搬到农民工们躺着的地方,拆开箱子,往他们身边每人放了两瓶饮料。想着他们醒来之后拿起瓶子痛快地喝饮料的样子,不安和纠结终于得到了一些释怀。我还设想,如果我正在发饮料,他们中间有人被我惊醒了,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我问道:“你是谁,你为什么给我们发饮料?”。我会笑着对他们解释说:“请你放心,我是这楼上的居民,是你们的辛苦和不容易把我触动了,我没有啥慰劳你们,给你们买了点饮料解解渴”。我还会告诉他们:“你们不认识我,可我知道你是谁。你是我的兄弟,你是我的老表,你是我的老家邻居。你,就是我”。

  当然,一直到再次离开,他们也没有被惊醒。那天中午的饭我吃的格外香,吃完饭睡了一个踏踏实实的午觉,还做了一个相当不错的梦。


上一篇: 《雪梅》     下一篇: 《欢乐谷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425次 | 联系作者
对《我知道你是谁》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