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之声》--雁字回时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12-22   共 0 篇   访问量:379
梦之声
发布日期:2019-12-22 字数:962字 阅读:379次

  夜静下来,劳碌了一天的父母刚刚歇息,偶尔一两声的狗叫从村子很远的角落传来,却听得真真切切。扭转身借着从小窗飘进来的月色,依稀看到地上的大盆、小盆、大锅、小锅排成一排,而那悬挂在房梁上的四五个白色兜担同样整齐列队与那些锅盆呼应,像两列士兵在传递完成一个使命,神圣而又庄严。水滴顺着兜担四角滑在最低处再落入盆中、锅中,嘀嘀嗒嗒的奏起冗长而又欢快的夜曲,敲打着夜色、敲打着夜的寂静。

  梦开始时,兜担里的粉浆一点点下沉,那些细小的微粒一点点靠近,越来越近越来越密集,当它们即将喘不过气时,互相伸出了手、张开了臂膀、敞开了胸怀,拉起了手儿、拥抱在了一起。梦越来越沉,梦里那些洁白的微粒化做精灵在后坡的原野里生根成长。它们眷恋泥土把根扎得很深结出硕果,老农眷恋它们,用粗糙的手臂抡起锄头,寻获他心中的至宝,他们用打磨原石的手法除去糟粕,一转眼让它们变成自己最喜欢的样子,洁白纯净、光滑细腻。

  夜在梦里渐行渐远,醒来水滴从开始的密密麻麻变得间断稀疏,甚至等待中连三两声也听不到了,我知道此刻寒夜即将过去,而那明媚温暖的白昼即将到来。我与那些兜担里的粉层一样开始静默、开始屏气凝神,开始有所期待。

  太阳升起父母照例开始忙碌,他们解开兜担的绳结,把兜担未完的使命接在自己手中,置于阳光之下。

  粉疙瘩列队在阳光下的塑料单上,母亲拿一把锈迹斑斑的菜刀削铅笔似的,削刮下一片又一片的雪花,一会塑料单上铺满了厚厚的一层,摊、揉、翻搅一丝不苟。阳光正好,动作娴熟的母亲晒着阳光,晒着她洁白的梦想。父亲接着用磨好的红薯浆过箩(将磨好的红薯浆加水用竹箩过滤去杂质),忙完的母亲又过来担水帮忙,一天循环往复直至夜幕笼罩。夜色下他们将过好的粉浆舀进兜担,那嘀嘀嗒嗒的声音又开始敲打起另一个夜晚,我跟着它们做起一个又一个的梦。

  美好的东西总是易逝,比如那冬天一个接一个的梦,它们不知何时悄无声息的溜走了,时光像断了线的珠子,一下子把故乡分离的四散开来。一天弟弟捎了些粉层,做了些凉粉来炒凉粉,老家的叔叔捎了新下的粉条,做了一锅粉汤,午夜梦回那滴滴答答响起的声音如心脏的跳动,每分每秒随着鲜红色的血液起起落落,每分每秒都增加生命的长度与广度。


上一篇: 《滕王战死嵩州地》     下一篇: 《孤独(同题诗)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379次 | 联系作者
对《梦之声》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