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贫那些事儿》--云上晴天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12-19   共 0 篇   访问量:582
扶贫那些事儿
发布日期:2019-12-19 字数:2564字 阅读:582次

  有这样一群人,他们行走于乡镇的村落中,在千家万户的走访中了解民情疾苦,落实国家的扶贫政策。他们都拥有一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名字——基层扶贫干部。自从我进入我们镇的中心学校以来,貌似也成了基层扶贫干部中的一员了,只是我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所做的工作也微乎其微,但我抱着不求光芒万丈,只求温暖有光的态度,渐渐地对这项工作产生了兴趣。


  我们的工作一般是进村入户做控掇保学,同时也向群众宣传国家的扶贫政策,偶尔也会被镇政府抽调去参与扶贫检查之类的工作,客串一下上级领导。走访的群众多了,我渐渐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村子里的群众对目前的扶贫政策存在着三种不同的态度。具体情况是这样的,一般农户中的个别人害了红眼病,血红血红的,病入膏肓,不可救药;边缘户中的少数人耍泼撒赖蛮不讲理,不是怨声载道怨天忧人,就是一副水深火热苦大仇深状,仿佛自己是个当下精准扶贫政策的弃儿一般;而贫困户中的好逸恶劳之徒则对国家的各种救助帮扶献爱心行动奉行拿来主义,振振有词理所当然理直气壮地坦然受之,更有甚者上级救济稍不到位或者问题解决迟缓一点,就大闹政府,恶语恶言拳脚相向,一副我是贫困户我怕谁的无赖嘴脸。面对这种现象,我感到很无语也疑惑不解,问题出在哪里?这到底是怎么了呢?


  本月中旬,我参与了镇政府组织的上级脱贫模拟验收,前往一个叫老龙的偏远山村抽验。我们一大早冒着着严寒到达目的地,年轻的付一峰副镇长把我们十个人,分成五个小组,分组入村分户走访抽验。我和镇政府的老杨同志分在第二组。老杨同志五十岁出头,为人坦诚热情,工作认真负责,尤其对扶贫政策和本次抽验的调查问卷上的内容了如指掌,老杨同志是地地道道货真价实的基层扶贫干部。这次和他分在一组,我是相当满意的,至少我这客串的基层扶贫干部在工作上不会出现大的纰漏,而且也可以向他学习入户的访谈经验和一些注意事项,做好抽验工作。我们在村干部王马同志的带领下先进入村子中央一个叫王某峰的贫困户家,王大伯六十多岁了,看上去是个憨厚纯朴的农民,他和老杨同志认识,老远就打招呼,我也就尾随着进了屋门。王大伯边走边和老杨同志聊话,开口就说:“杨同志,你看看啊,我就住在这烟炕里!”老杨同志说:“你儿子家不是有房子吗?为啥不搬回去和儿子住在一起?”王某一时语塞,就改口说:“和儿子住一块儿不方便,我们老俩挤在这里挺自在的。”老杨同志一本正经地说:“两不愁三保障中你们家的住房问题已经解决了,镇上分了扶贫房,不能再住在这里,看看这户容户貌,这那像住家的地儿啊,你最好搬回去吧!如果住在这里,上级来检查,我们都不好交待。”王大伯满脸堆笑,连声说:“不赖你们,不赖你们,我自己想住这儿,种地方便,上级来检查决不会给你们添乱的!”老杨同志又详细询问了王大伯家的生活情况、享受了哪些帮扶政策、收入明细、孙子孙女入学情况等,让我在表册上填完整了才离开王大伯家。刚走出屋门,一位满头银发的老奶奶蹒跚着走过来,一把拉住我的胳膊,大声叫喊着:“闺女,你们是上面来的扶贫干部,不能光看贫困户家,你们得来我家看看,看看我家的破烂院子,看看我那不顶事的糟老头子,你们给贫困户家又是送房子又是送米面油,我们没有脸气连个低保都办不来!”我一时不知所措,还是老杨同志有大将风度,遇事沉着冷静临危不乱,朗声对老奶奶说:“我们不怕有问题,不怕暴露问题,我们就是来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走,咱们去看看!”我们一起走进了老奶奶家,院子很大,杂乱无章,堆满了柴草,上房是砖木结构的,这户人家的条件的确很一般,是边缘户,这老俩口就想吃低保,而且为这事经常上访,是名副其实的钉子上访户。老杨同志在了解了情况后和颜悦色地对老奶奶说:“你们家的情况我们已经弄清楚了,我们会及时反馈给政府!这需要一段时间慢慢来解决,你们放心好了!”老奶奶一听说让等一段时间的话就勃然变色,破口大骂起来,骂的是谁,我没听出来,反正不是骂我的。我和老杨讪讪地从院子里退了出来。陪同我们的村干部王马同志无奈地说:“这家的低保难办,我们把材料上报了几次都因不符合条件被打回来了,打回来了我们也不敢告诉人家,这要是让他们知道,老俩口马上又要去市里上访,我都接了几次了。上次递的申请材料,镇里王书记亲自签名也被打回来了,我们难啊!”看着焦头烂额一脸无奈的村干部,我从心底同情他们,基层工作难做并不是危言耸听,更不是无病呻吟。是啊!没吃到低保的想尽一切办法撒泼耍赖想吃低保,吃到低保的依然不心满意足感恩戴德,仿佛国家欠着人家似的。据说还有一户人家,三口之家,两个低保,夫妻俩五十刚出头,年富力强,有一个二十多岁傻儿子,儿子有残疾证,每月有补助,按理说他家应该对政府的扶贫力度持满意的态度,其实不然,在基层干部入户抽验时,这户人家也是牢骚满腹说三道四,听着那些怨声载道的话可真是让人痛心寒心哪,竭尽全力扶贫的我们竟扶出了一帮不识好歹目空一切忘恩负义本性难移的白眼狼!


  午饭后,五个小组长把上午入户走访的问题汇总完毕,交给了会议桌旁的邢一波乡长。邢乡长身材微胖,人高马大,鼻梁上架一副深度近视镜,看着组长们递过去的一沓沓抽验问题材料,邢镇长的眉头拧成了疙瘩,冰冷严峻的脸上像结了一层霜。我不动声色地坐在会议室的一角,静观其变。说实在的,这么多问题,如何解决?怎样落实?还真是个难题啊!邢乡长稳坐台上,运筹帷幄,每一组每一户的问题逐一陈述,逐一甄别,逐一解决,逐一落实,逐一责任到人……办公室里除了邢镇长那高亢有力的声音,就是各组长和村委班子的建言献策以及问题解决起来有一定难度的争论声……会议一直持续到日落西山,玉兔东升。会议室内除了我因颈腰椎病不能久坐偶尔出门活动一下,其他人没有一个人挪动一寸地方,没有一个人发出一句工作苦累的怨言!为了嵩县顺利的脱贫摘帽,这可真是一群争分夺秒的工作狂人啊!


  脱贫攻坚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这战争虽然旷日持久,但胜利的成果辉煌伟大。每一个投身于此的基层扶贫干部都是身先士卒勇往直前奋不顾身可敬可佩的钢铁战士,他们是感动嵩州的一群人,他们都有一个响亮的名字——基层扶贫干部。


上一篇: 《第三十八章》     下一篇: 《此刻,我在德令哈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582次 | 联系作者
对《扶贫那些事儿》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