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家的小院》--云上晴天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11-04   共 0 篇   访问量:403
我们家的小院
发布日期:2019-11-04 字数:1888字 阅读:403次

绿树掩映的村头小院,曾经是我和父亲母亲、兄弟姐妹一起生活过的地方。

记忆中的小院是热闹的。院子后面的土窑里,永远都散发着草料和新鲜的牛粪混合在一起的味道。有一头老黄牛倚在石槽边吃草,小牛犊子就在牛妈妈的乳房下使劲地吸奶,它会不时地用头猛顶妈妈的肚子,那姿势那动作好像只有那样做了,奶水才哗哗地流进自己嘴巴里一样。那小牛是淘气的,但即使这样,黄牛妈妈也总是有足够的耐心来安抚因吃不到母乳而有些焦躁的小牛犊子,不停地抬腿变换着姿势迎合小牛那并不雅观的吃相。你要是这个时候去逗小牛,它会对你的挑衅置之不理,顶多很不耐烦地斜你一眼,继续它的吃奶工作。只有当它酒足饭饱了,才会撂开蹄子在你面前撒欢,变着法儿和你逗乐。我是很喜欢我家的老黄牛和小牛犊子的,尽管我需要像小牛倌一样天天给它们上草料,牵着它们到八达河里喝水,甚至在雨天的时候带上雨帽赶它们上坡吃草,但它们曾经给我物质匮乏的童年生活带来了无穷无尽的欢乐。

顺着上房的后墙往东走,拐个弯儿,是一小过道儿,出了过道儿就是前院了。这个时候,前院早就炸开锅了。母亲用她那只有猪们才能听懂的嘹亮的号子招呼着老母猪来吃食了。刚才还在猪圈里哼哼叽叽一动不动作病态样的母猪妈妈立马支楞起大耳朵扇子,随即,四根柱子般的短腿迅速撑起肥大的身子,屁颠屁颠地从窝里往厨房旁边的猪槽那厢跑,肚子下面拖着的两排肥嘟嘟的大奶子几乎都要着地了,但这似乎也顾不得了,此刻惟有吃才是全天下最关紧要的事情。紧接着一群黑的、白的、花的小猪崽子像炸了窝似的,嗷嗷叫着,跟在母猪后面蜂拥而出,院子里一下子变得像戏园子似的。老母猪此刻完全没有了当妈妈的宽厚慈爱与大度,径直跑到自己的食槽边大口大口噋噋地兀自吃食,食物的渣渣迸得四溅开去,顷刻间,眼睛上、耳朵上、长鼻子上到处都是。随即而来的小猪娃子们更有趣了,它们你推我搡,你上到我身上了,我钻到你肚子下面了,你蹬了我的鼻子,我咬你的尾巴,都争相往母猪妈妈的食槽里趴,眼巴巴地希望妈妈能分给自己一杯残羹剩汤,但妈妈的食槽太高了,小猪们趴不上云,而猪妈妈在分享食物时也是绝对做到了铁面无私大义灭亲的,眼瞅着饿得嗷嗷待哺的小猪娃子们一个个做无奈乞求状,它却是视而不见充耳不闻,只顾自个儿大口的朵颐,这当妈当到这种份上可真是世上少有啊!

母亲笑着对蹲在墙根抽烟的父亲说:“这母猪也真够可怜了,从这窝猪娃子出生到现在,每天都是给小猪喂奶喂奶,眼瞅着这身架子可掉了不少啊!”父亲边抽烟边侧过身子去看母猪,良久才说:“还行,等小猪娃子卖了多给它上料,很快就会上膘的,你那食汤还有没有,我看这小猪娃子也像是会吃食了,给它们倒点试试。”“我正想试试呢!已经十来天了,应该能吃点儿了。”母亲一边说一边从石桌下拉出一长条形的小猪食槽,这食槽是父亲用木材凿的,中间是空的。母亲倒上食汤,敲着长食槽的边帮儿,鼓着腮帮唠唠唠地叫了一通,小猪娃儿便箭一般地掉头离开母猪,奔这边过来了。一时间鸡飞狗跳,那群平日在院子里张扬惯了的公鸡母鸡们,此时被小猪娃子惊得四散奔逃,有的飞上墙头,一脸惶恐地望着这群天外来客;有的钻到石桌下来,探头探脑地张望,惟恐避之不及得罪这帮憨头憨脑的家伙。倒是那领头的大公鸡感觉这样好像是失了往日的当家的高贵身份似的,扎煞起全身的羽毛,瞪着小眼,用喙去啄小猪的屁股,但那群小猪只顾享用它们人生中除母乳外的第一顿美餐,哪管这寻仇的公鸡啄得是哪里,疼还是不疼啊……

热闹的小院已随记忆远去,满院的枯枝败叶更容易触动我心灵深处的感伤与悲戚。我的父亲母亲啊!我的兄弟姐妹啊!我们相伴相随、相扶相搀、相亲相爱着一起走过来了,我们的生活曾经是贫穷的苍白的,但我们的小院是幸福的、温馨的、热闹的,因为有我们的父亲母亲在,他们一直努力在用自己勤劳的双手为儿女们创造着衣食无忧现实安稳的幸福生活。如今,当我们行走在岁月的途中,不管我们经历过什么或者在正在遭遇着什么,我们已逝去的最亲爱的父母将再不能陪我们一起栉风沐雨患难与共,给我们最温暖最亲切的关怀与问候,给我们最强有力的支持与帮助。

我们家的小院,我灵魂休憩的地方,你永远与父亲母亲同在。


上一篇: 《深山无名“烈士园”》     下一篇: 《追逐秋天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403次 | 联系作者
对《我们家的小院》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