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乡土》--李现森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10-31   共 0 篇   访问量:469
想说给天堂里的她一句话
发布日期:2019-10-31 字数:3748字 阅读:469次

黛色如屋的大石头,高大壁立的山峦,吊脚楼、乌篷船、码头、江水、艄公,我一遍遍地穿梭徘徊在阡陌纵横的陌生街道和熙熙攘攘的人群……寒衣节夜里,南方边陲重镇——湖南怀化,又一次如约在我梦里徐徐展开。

这样的情景在梦里已不止三五次出现,而且每次都几乎是直接复制过来的。当兵在怀化,呆了七年方离开。直到现在为止,那城门我没再进去过。

但那地方是我熟悉的。现在还有很多人生活在那里,我却常常生活在那个小城过去留给我的印象里。以至于我常想,梦境究竟是真是假?

去一个地方,看看别人的生活,然后回来更好地过好自己的生活——这是沈从文先生旅行的意义。而我呢?难道说和沈先生一样,也想看看那片土地上如《边城》里翠翠般的女子的生活。

至今都记得那个如翠翠般的女孩,长长的睫毛下有一双能忽闪出一汪清泉来的大眼睛,黝黑的发辫散发着淡淡地皂角香。她说话来轻轻的、柔柔的,像山娃哥家的土蜂蜜一样的甜。

和她是在基地举办的新闻培训班上认识的。在那次培训班上,我俩合写了一篇文章《指导员棒打鸳鸯散》。后来,发表在《中国人口报》头版。她说,这是她的处女作。

她就坐在我的前排,我在她身后。趁没有人注意时,我如暖阳的目光便肆无忌惮地钻过厚厚的镜片儿,顺着她的发梢往桌面上爬,爬上她的肩膀,踩在她身上,再照在她红朴朴的脸上。

她是基地后勤部打字员,我是基地下面一个旅里报道员。那年,我十九岁。

人们都说,命运是非常奇妙的东西。人与人之间的相遇,似乎早已命中注定。相遇的太早,没有结果,相遇的太晚,到最后只能遗憾错过。所以,无论你遇见谁,都是你生命中该出现的人,绝非偶然,那是前世的缘分,无论结果好坏,都逃不过,躲不开。

那时联络方式不像现在方便,打电话、发短信,甚或视频聊天,完全靠“手工作业”写信。所以,学习班一结束,再见面靠的是缘份。

或许我俩有缘吧,我俩又见面了。翌年秋天,因一次采风,在“山水甲天下”的桂林我俩又一次地懈逅。彼时,她已考上了南京政治学院新闻系,是共和国的准军官,而我仍是士兵。

“他乡遇故知”是人生一大喜。那些日子里,和着初秋的细雨,同撑一把小雨伞,我俩漫步在漓江之滨。至今仍清楚地记得,有天在婉幽的江水渔歌中,她曾问我,“前世相欠,今生必见”这句话是真吗?

我不知道她想表达什么,生怕自己一不小心碰皱了这份难得的纯真友谊,就选择了沉默,并固执地认为“沉默是金”。

几天的采访结束,她要返程了。在站台上,她又问起那句话,还问我有没有话儿要给她说。我很想告诉她:“今生的见,是前世的缘”,但张了张嘴,话到嘴边又咽下。直到她上了车,我才隔着厚厚的车窗玻璃,说:“等你毕业了,我去看你。”声音是那样柔弱,柔得几乎让自己都听不到。

车走了,话儿还留在肚里。

一年后,她毕业回到湘西。在距我所在的部队有二百多公里的一个部队里集训。那天,她特意打来电话,问我能不能去看她?说同学们的家人或朋友都来探望了。

我犹豫了一下:“等你稳定下来了,我去看你!”

“噢,那,那好吧……”电话里,她轻轻的叹息让我听的清清楚楚。说心里话,在接到电话那一刻,我恨不得有对隐性的翅膀立马飞了过去。

但为啥犹豫,这是属于我的“秘密”。我觉得,她毕竟已经是军官了,而我还是个兵。虽说喜欢一个人不分国界和阶级,但人都还是要面子的。“兵”终归是“兵”,我不想让她的同学们知道,她的朋友是个当兵的。

或许,喜欢一个人,就得学会替她着想吧?我自我安慰自己。我失约了!我错过了一个亲口告诉她“我喜欢你”的机会。我想,如果有缘再见面,我一定当面告诉她。

她分配到怀化工作了。然而,正当我准备去向她表白时,一纸调令把我调回千里之外的老家洛阳。在办理调离手续的那几天,匆忙中都面都没见。当然,见了面,我又能怎么说呢?

接下来,一晃又是大半年过去了。

1997年,我提干了。在接到去上学接受培训通知的当天,我迫不及待拿起电话,告诉她“我想去看你!”原以来她会惊喜,谁知半天才传来一句话:“你是猪呀,我都等你三年了!”不过,她告诉我,在得不到我的表白,她已经又找到了那个属于她的真正另一半。于她,我只是她的懵懂初恋中的一段插曲。

我真是一头猪呀!为了所谓的面子,我竟然把这“一句话”藏了多年!我爽约了。

……

听着远处传来的汽笛声,我的心嘣嘣直跳。在洛阳东站的站台上,我期待着、盼望着……十年了!这十年间,我不止一次地想,我一定当面亲口给她说“我喜欢你”。尽管此时都有了各自的家庭。

她是去北京出差,列车将在车站停靠十分钟。不过,十分钟对我来说,足够了。在来车站之前,我曾无数次想过,在她下车的那一瞬间,我要学电影里那样,一路奔跑过去,送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并大声说“我喜欢你!”我还要奔过去,紧紧地握着她的双手,相拥相泣……

然而,事与原违。就在她走出车门的那一刻,我一切想法的想法,全让兵立哥那双热情的手给抢去了,我被凉在了一边,只能是含笑相视,叮嘱她“多保重!”

列车又一次把我酸溜溜的心带走了!我在心里对自己说,“等工作不忙的时候,一定去怀化看她!”

时光过得真快呀!这一等又是十年。大概是在2014年深秋里的一天吧。那天清晨,手机的铃声响了。我一看是她打来的,她说来洛阳部队参加一个笔会,没人接站,让我去接她一下。

我将信将疑,说别逗了,你若真的来洛阳,咋不早给我说呢?她说,真的,就在关林火车站。

她真的来了!就站在落叶的秋风里,一身戎装,英姿飒爽,楚楚动人。送她去部队招待所的路上,我给她说,等你开完会我来看你!

路上我都想好了,我一定要陪她喝茶、听音乐、品咖啡……不,还要陪她观龙门山色,听马寺钟声,登邙山晚眺,望天津晓月,赏洛浦秋风,到平泉朝游……总之,我要当面给她说出那句话。

或许真的应验了“命里没有莫强求”的俗语。刚回到单位,我就接到一纸命令:全员封闭参加军事科目考核。

手机不准带,人也被封闭起来强化训练……她啥时间离开了洛阳,我都不知道。这一次,我又爽约了。唉,等有机会再说吧!我自我原谅着自己。

第二年,我转业了。我终于有时间可以兑现自己的诺言了。然而,当我刚把想去怀化行程告知了她。票还没买到,却传来噩耗:她走了!

她走了,永远地走了。那天,我泪如雨下。我还没有把那句话告诉过她,她却走了!今世相欠,来生必见。看来,这句话只有等到来生再说吧!


上一篇: 《前进,今天我为你歌唱》     下一篇: 《走散了的亲人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469次 | 联系作者
对《想说给天堂里的她一句话》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