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牛狼文集》--伏牛狼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10-24   共 444 篇   访问量:301
用心看《寒窑赋》
发布日期:2019-10-24 字数:4624字 阅读:301次

  以前不知道《寒窑赋》,更不知作者何许人也。除了自己鄙陋,还是因在赋中非为名篇,真就不知道了。

  很偶然,看见了就欲罢不能。一直在看在读在想,想到头疼,想到醒了还在复述大意!然字词尚不能记于心,意会当然也就远着呢……于是上网,于是下载了《寒窑赋》书法图片。一纸烟云,能否表现“寒窑赋”只有书者自知,看了看懂了,能叫书法?所以不再纠结。

  用心读赋,尽管不是普通话,总要有点赋的韵味!对于《寒窑赋》,非用心,焉能读也?

  掐头去尾,一目十行,那是一种速读。开篇“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蜈蚣百足,行不及蛇;雄鸡两翼,飞不过鸦。马有千里之程,无骑不能自往;人有冲天之志,非运不能自通。”而结尾“嗟乎!人生在世,富贵不可尽用,贫贱不可自欺。听由天地循环,周而复始焉”!旁敲侧击,举一反三,读经典当如此。你真这样想,也没啥不好。不过,浅尝辄止,小学而大遗,从来不是做学问应有的态度。

  “贵贱”在文中有特定语境,曰“谓我贱,非我不自弃”,曰“说我贵,非我之能也。时也,运也,命也”。而赋作者吕蒙正的贫寒经历,不自弃,不自欺,知其所以然,知其所以能是也。文中陈述那些历史人物故事,有相成相辅,有相反相对,如同“天不得时,日月无光,地不得时,草木不生,水不得时,风浪不平,人不得时,利运不通”!于是,“只宜安贫守分,然后“心若不弃,必将扬眉吐气”。他做到了,所以,他说着有底气。

  然而这还不够。

  接近元典。从百度度来两个版本。也才知道《寒窑赋》,又称《破窑赋》、《命运赋》,当然还有真伪之辨,江湖托词伪作一说。附两个版本。

                     版本一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蜈蚣百足,行不及蛇;雄鸡两翼,飞不过鸦。马有千里之程,无骑不能自往;人有冲天之志,非运不能自通。

  盖闻:人生在世,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文章盖世,孔子厄于陈邦;武略超群,太公钓于渭水。颜渊命短,殊非凶恶之徒;盗跖年长,岂是善良之辈。尧帝明圣,却生不肖之儿;瞽叟愚顽,反生大孝之子。张良原是布衣,萧何称谓县吏。晏子身无五尺,封作齐国宰相;孔明卧居草庐,能作蜀汉军师。楚霸虽雄,败于乌江自刎;汉王虽弱,竟有万里江山。李广有射虎之威,到老无封;冯唐有乘龙之才,一生不遇。韩信未遇之时,无一日三餐,及至遇行,腰悬三齐玉印,一旦时衰,死于阴人之手。

  有先贫而后富,有老壮而少衰。满腹文章,白发竟然不中;才疏学浅,少年及第登科。深院宫娥,运退反为妓妾;风流妓女,时来配作夫人。

  青春美女,却招愚蠢之夫;俊秀郎君,反配粗丑之妇。蛟龙未遇,潜水于鱼鳖之间;君子失时,拱手于小人之下。衣服虽破,常存仪礼之容;面带忧愁,每抱怀安之量。时遭不遇,只宜安贫守份;心若不欺,必然扬眉吐气。初贫君子,天然骨骼生成;乍富小人,不脱贫寒肌体。

  天不得时,日月无光;地不得时,草木不生;水不得时,风浪不平;人不得时,利运不通。注福注禄,命里已安排定,富贵谁不欲?人若不依根基八字,岂能为卿为相?

  吾昔寓居洛阳,朝求僧餐,暮宿破窖,思衣不可遮其体,思食不可济其饥,上人憎,下人厌,人道我贱,非我不弃也。今居朝堂,官至极品,位置三公,身虽鞠躬于一人之下,而列职于千万人之上,有挞百僚之杖,有斩鄙吝之剑,思衣而有罗锦千箱,思食而有珍馐百味,出则壮士执鞭,入则佳人捧觞,上人宠,下人拥。人道我贵,非我之能也,此乃时也、运也、命也。

  嗟呼!人生在世,富贵不可尽用,贫贱不可自欺,听由天地循环,周而复始焉。

                     版本二

  天地有常用,日月有常明,四时有常序,鬼神有常灵。天有宝,日月星辰。地有宝,五谷金银。家有宝,孝子贤孙。国有宝,正直忠良。合天道,则天府鉴临。合地道,则地府消愆。合人道,则民用和睦。三道既合,祸去福来。天地和,则万物生。地道和,则万物兴。父子和,而家有济。夫妇和,而义不分。

  时势不可尽倚,贫穷不可尽欺,世事翻来覆去,须当周而复始。

  余者,居洛阳之时,朝投僧寺,夜宿破窑。布衣不能遮其体,饘粥不能充其饥。上人嫌,下人憎,皆言余之贱也,余曰:非贱也,乃时也,运也,命也。余后登高及第,入中书,官至极品,位列三公,思衣则有绮罗千箱,思食则有百味珍馐,有挞百僚之杖,有斩佞臣之剑,出则壮士执鞭,入则佳人扶袂,廪有余粟,库有余财,人皆言余之贵也,余曰:非贵也,乃时也,运也,命也。

  蛟龙未遇,暂居云雾之间。君子失时,屈守小人之下。命运未通,被愚人之轻弃。时运未到,被小人之欺凌。初贫君子,自怨骨格风流。乍富小人,不脱俗人体态。生平结交惟结心,莫论富贵贫贱。深得千金,而不为贵,得人一语,而胜千金。吾皆悼追无恨人,富贵须当长保守,

  苏秦未遇,归家时,父母憎,兄弟恶,嫂不下玑,妻不愿炊,然衣锦归故里,马壮人强,萤光彩布,兄弟含笑出户迎,妻嫂下阶倾己顾,苏秦本是旧苏秦,昔日何陈今何亲。自家骨肉尚如此,何况区区陌路人,抑犹未也。

  文章冠世,孔子尚厄于陈邦。武略超群,太公曾钓于渭水。颜回命短,岂是凶暴之徒。盗柘年长,自非贤良之辈。帝尧天圣,却养不肖之男。瞽叟顽嚣,反生大孝之子。甘罗十二为宰相,买臣五十作公卿。晏婴身长五尺,封为齐国宰相。韩信力无缚鸡,立为汉朝贤臣,未遇之时,口无一日瓮飧,及至兴通,身受齐王将印,吓燕取赵,统百万雄兵,一旦时休,卒于阴人之毒手。李广有射虎之威,到老无封。冯唐有安邦之志,一世无遇。

  上古圣贤,不掌阴阳之数。今日儒士,岂离否泰之中。腰金衣紫,都生贫贱之家。草履毛鞋,都是富豪之裔。有贫贱,而后有富贵。有小壮,而后有老衰。人能学积善,家有余庆。青春美女,反招愚独之夫。俊秀才郎,竟配丑貌之妇。五男二女,老来一身全无。万贯千金,死后离乡别井。才疏学浅,少年及第登科。满腹文章,到老终身不第。或富贵,或贫贱,皆由命理注定。

  若天不得时,则日月无光。地不得时,则草木不生。水不得时,则波浪不静。人不得时,则命运不通。若无根本八字,岂能为卿为相。一生皆由命,半点不由人。

  蜈蚣多足,不及蛇灵。雄鸡有翼,飞不及鸦。马有千里之驰,非人不能自往。人有千般巧计,无运不能自达。

  吾敬为此劝世文也。

  不敢妄加评判。就个人喜好,我偏爱“版本一”,起承转合,飞流直下,颇有势如破竹之势也。而“版本二”杂糅,旁逸斜出,纵横捭阖,有“王顾左右而言他”的怪味;尤其是结句“我敬为此劝世文也”!直而白之,太过炫耀了……

  一种观点认为是近人假托之作,有“听天由命”的宿命嫌疑。而自己喜欢“版本一”,是觉得吕蒙正一介寒士,到官居极品,主要是寓居洛阳的不自弃,不自欺,以及亲力亲为的打拼,从而得出“贵贱不仅仅是出身和身份,更重要在于时也运也命也”。人要行大道,就要有自觉担当,知道自己能干什么,努力做最好的自己。人同此心,古今一理。

  了解吕蒙正。吕蒙正(944或946—1011),北宋大臣。字圣功,洛阳(今属河南省)人。公元977年(宋太宗太平兴国二年)丁丑科状元。授将作监丞,通判升州。再著作郎,入值史馆。公元980年(太平兴国五年),拜左补阙,知制诰。后任参知政事。公元988年(端拱元年),拜为宰相。为人质厚宽简,素有重望,以正道自持,遇事敢言。每论时政,有不允者,必不强力推行。与开国元老赵普同在相位,关系极为融洽。公元991年(淳化二年),贬为吏部尚书。两年后复以本官入相。公元995年(至道元年),再度罢相。真宗即位,任命吕蒙正为左仆射。公元1001年(咸平四年),第三次登上相位。后封莱国公,授太子太师。不久,因病辞官,回归故里。卒谥文穆,赠中书令。

  然而,如此历史人物居然生卒年月还未及确定。生于944年,还是946年?当然这个对于《寒窑赋》不重要,不过《宋史》竟然没有收录其中,就有点不正常了。

  活的有意思,人人都在努力。说文人,说斯文在此,说有辱斯文,说斯文扫地,一个“文”字,回归本意就不再纠结了。赋体文本就难写,没有破空而来,没有玄之又玄,难就肯綮,再者行而无文,岂能远乎?想到了《怀沙赋》,也想到了《吊屈原赋》,自然那些“汉赋”可不仅仅想想而已!

  但是,超然物外一直不是儒家本意,积极入世,舍身取义,杀身成仁,甚至于冒天下之大不韪,挟泰山以超北海,都要实现现世意义;急功近利,目的明确,在芸芸众生中,焉能“中庸”?其实早在孔子就发出浩叹一切皆有可能,惟中庸不可也!而思想矛盾,言行不一,才有知行合一生存的土壤!吕蒙正想必深谙此道。姑妄信之,《寒窑赋》是他的力作。

  至于说,适者生存,优胜劣汰,何时中庸过呢?一切和谐都是斗争的结果。原来“寒窑赋”绕了个大弯,无非想说“内方外无数”,甚至于方圆也是一个抽象符号——无论惊喜还是意外,经历过才会懂。

  不是这样么?


上一篇: 《记忆里的斗量衡》     下一篇: 《日光流年秋已深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301次 | 联系作者
对《用心看《寒窑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