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海洋文集》--王海洋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10-23   共 112 篇   访问量:203
石头部落
发布日期:2019-10-23 字数:2554字 阅读:203次

  深秋季节,我仿佛一下子踏入了一个遥远的神话。


  盘山公路像一条长龙,曲曲绕绕,盘旋而上,仿佛穿越古老的时空隧道,长路漫漫,颇费周折,终于我来到了一个高山之巅古老村落的所在。


  啊,这就是石头部落,一个离蓝天很近的地方,一个远离都市远离喧嚣的偏僻一隅。久闻你的大名,多少次想象你素朴沧桑的容颜,多少次想象你沉默孤寂的性情,多少次缅想你是远古生活的遗存,我真的渴望有一天一头扑进你的怀抱,一睹你千年不变的姿容。


  今天,我终于来了,携妻带子,长途跋涉,风尘仆仆,满怀欣喜。虽然你不像我想象的那般古老、神奇和美好,虽然你多多少少让我有一点点失望,但你依然引起了我心灵的撼动。让我有点失望的是,你并没有完整地保存着先辈们古老生活的遗存,走近你并不能让我立即恍若置身遥远的历史。让我心灵震撼的是,这里奇特的地质地貌和那好像是从泥土里生长而出的铺天盖地的数不胜数的石头,高山之巅你神秘地收纳了世间千奇百怪的石头,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让我心灵震撼的还有,对于一个从来没有到过高原的人,毕竟你让我第一次领略了人生的高度和天地的广度。引起我心灵撼动的还有,对于这样一个高山缺水、荒凉偏僻的自然条件艰难的山寨,我们的先辈们,包括现在厮守家园的父老们,他们的内心该有多么强悍,他们的意志该有多么坚强,他们的生活该有多么不易!


  当一脚踏进你的世界,我才知道我们嵩县山岭之多,地域之广,年过不惑的我,竟然还有很多未曾涉足的角落。当一头撞进你的怀抱,我才知道在嵩县,除了大坪和饭坡,竟然还有一个藏在九皋镇,不,是巍巍矗立在九皋镇东北一隅,与蓝天近在咫尺,这么接近的地方。对于一个从小生活在山沟里没见过多少世面的孩子,今天我感觉真的像是走进了高原,走进了西藏,登上了万里长城。不知为什么,我的这种感觉特别强烈,异常的强烈,酒醉似的浓郁和强烈,以至于我固执地认为你就是嵩县的高原,嵩县的西藏,嵩县的长城,嵩县的高山草甸。


  群山连绵,游龙似的在蓝天下蜿蜒起伏,但放眼望去,山的顶峰几乎没有成片的树林遮盖,没有簇簇的绿色装点。也许这里的泥土过于贫瘠,并不适合生长参天的大树和成片的林木,于是山峦仿若高山草甸披着浅浅的草皮以几乎裸露的状态示人,于是置身于此便有了开阔的视野,如草原般无遮无拦,无障无碍,无边的辽阔,无限的深远。眺望四野,果真一览众山小,此刻我就是世界的最高点,就像站在高原,我站在了世界屋脊,我伸手可触蓝天,我第一次近距离欣赏到蓝天那旷古未有的忧郁的湛蓝。公路在峰岭的脊上盘绕,从一个山头伸向另一个山头,宛若长城一样在蓝天下盘旋成偌大的地理空间和亘古的时间概念。


  你以石头而闻名远近,名不虚传。我不知道为什么你的地表裸露的全是岩石,我不知道为什么上天不慷慨地赐予你丰沃的泥土,而全是一个个生楞楞的不能吃食也不能点石成金的石头。偌大的岩石布满地表,千姿百态的石头撒满山岭,就像放牧的群羊撒满整个山野,一片片,一簇簇,一块块,就像坚硬的骨骼一样裸露着,突兀着,硬邦邦,凛凛然。或银白色,或黄褐色,或深灰色,层次那么分明,脉络那么清晰,棱角那么齐整。有的状如人工切割成的巨大的豆腐块;有的蜷伏而卧,历经风剥雨蚀,好似蛤蟆的粗糙的表皮;有的匍匐在地,长长的条状,一突一起,活像凝然不动以待随时出击的鳄鱼;有的石头齐整的横切面层次井然,俨然厚厚的凝固的书册;有的什么也不像,就那样生楞楞、痴呆呆地长在地上,不与群石争宠,无意与他石争名。走进村落,石铺的小路,石砌的房屋,石磊的畜圈,石建的厕所,石墙,石门,石台,石桌,石凳……一切就地取材,因陋就简,以石为料,古朴简约,整个村落散发着淡淡的远古的气息,彰显着淡淡的原始的风情,这就是一个石头的世界,石头的王国。


  山高必然缺水,绕村落一周,我没有发现一处丰沛的水源。近期多雨,我只发现山岭的低凹处有一域人工打造的池塘,泉眼细细,泉水滴滴,汇成一域并不丰沛的生命之源。问及村居父老平日取水何处,答曰有深井可汲,始信造化并不困人,地球的每个角落皆可结庐而居,繁衍生息,只要你有顽强的毅力,不屈的意志。这里没有地表的丰沛的水源,但在这样一个至高的高度上,在地球深深的腹部却有永不枯竭的清流,它是呵护高山父老生命之树的绿色的生命之泉。这不能不令我震撼,我想无论过去还是现在,这里应该说还是一处相对偏僻、萧索和艰难的所在,我还是深深为这里的人们为艰难生活而曾经求索和依然在求索的强大的意志力而折服。


  山高风大,山岭的另一边矗立着高高的风力发电机组,银白色的发电机身高耸蓝天,偌大的风轮像飞机的羽翼在蓝天下徐徐转动。站在高山之巅,目视远方,天高地阔,四野茫茫,我忽然从心底一吟而出:“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石头部落,你不秀丽,我绝不虚伪地赞你优美;你不是一个山清水秀的胜地,不是一个风光旖旎的景点,不是一片水汪汪诗意盎然的绿洲,因此我绝不虚伪地赠予你名不副实的溢美之词。你只有周围群山无法比肩的近可摩天的高度,你只是一个自古而今书写在蓝天之下的残存着原始风情的神话,你只有硬邦邦的铺天盖地的多如恒河沙数的石头,你是意志力的象征,是壮美和强悍的寓意,是精神和意志的天国,是人生高度的极致,这才是你与众不同的鲜明的真实的个性。无论怎么说,你是有个性的,你是独特的,你是独一无二的,你是黄土地上富有血性的坚韧的男子汉,你理所当然地应该得到世人的仰视、敬畏和尊崇。不像我到过的大多的其他景区,千篇一律,千人一面,处处雷同,处处随俗,当我走过就再也无法记起。无论怎么说,你比柔媚强健,你比秀丽壮美,你比诗意震撼。当我来过这里,你就让我终生难忘。来到这里可以感受一次地理高度的超越和地理空间的体验,当然还可以接受一次锻造灵魂的刻骨铭心的教育,那就是越是艰难越要坚韧,愈是苦难愈要坚强。


上一篇: 《今天没有刮胡子》     下一篇: 《无》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203次 | 联系作者
对《石头部落》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