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秋天洁云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10-16   共 0 篇   访问量:390
发布日期:2019-10-16 字数:1805字 阅读:390次

岁月匆匆,四季往复一一不管苍穹如何云淡风轻风起云涌,红尘陌上如何悲欢离合纷纷扰扰,它也总是这样周而复始地一年又一年重复着自己的运行轨迹。


夏去秋来。转眼间,即将踏入冬的门楣。春花秋实,秋收冬藏。农家的院子里,到处金灿灿的一片。收获了蜀黍,接着芝麻、花生,大豆等农作物陆续成熟。心中洋溢着丰收喜悦的农人们,把籽粒饱落的花生从一块块田地间一棵棵薅出后,堆成一铺铺,用农用机动三轮车一次次往返拉回,挆在屋檐下或者院子里。一有空,全家老少齐上阵,一边唠嗑,一边择,或者抓着穰把根部嘟嘟噜噜的花生对着新兴的简易花生机来回地摔打,使其顺着网片自上而下地滑落成一团。这样不仅简便易行,比传统手择快了许多。晚秋瑟瑟的风,送来月季醉人的幽香,吹动着枝头上的枯黄败叶一片,二片,三五片纷纷凋零,同时,也渲染出一些色彩斑斓的美丽。

葡萄架下,我弯下腰,顺手从脚下捡起收获后的刚刚被打落的一片半枯半黄半打着卷儿的葡萄叶子,仔细端详着它的叶脉与梧桐枫叶相似的轮廓:它的颜色虽然没有银杏叶绚丽的金黄,也没有枫栌热烈奔放的火红,甚至有些难看,但是在我的手中,它仿佛不是一片普普通通的叶片儿一一而是久经沧桑、完成自身使命后陨落的一条厚重的生命。想到这里,脑际不免掠过流年似水、人生易老的怅惘!

一场秋雨,一场凉。秋雨绵绵,气温骤降,人们翻箱倒柜厚衣甚至棉衣加身。院子的几只爬树鸡(以前晚上卧在鸡舍的横杆上,因为卖鸡时受到惊吓的缘故,从此不再回窝),一到晚上,它们总要飞到鸡舍旁那颗被压弯了枝丫的核桃树上.,任夏的电闪雷鸣、冬的雪雨冰霜的考验与侵袭也一动不动。天亮了,在晨的凉意中,它们陆续沿着树枝小心翼翼地一个个跳下来。平时那只头顶大红冠,身着油亮黑红羽毛高傲的大公鸡,自从换羽之时秃了尾巴,仿佛灰踏踏失去了往日的神气,带着几只羽毛新旧不整的母鸡们在院子的四下里觅食。树下,留下了一堆堆粪便及一些杂乱的羽毛。两只麻雀从房檐下的小洞露出头来,然后钻出,叽叽喳喳叫着跃上核桃树的枝头,瞅瞅四下里无人,又从枝头跳到地面,从地上啄了根羽毛,点着头,跳了几跳,飞回窝里。

村前, 潺潺的河水一路欢歌向东奔去。下游沿岸,几个调皮的男孩子向河里投掷石子,吓得几只在河中的石头下啄来啄去觅食的鸭子们,一边“嘎"、“嘎" 、“嘎"惊叫着,一边拍打着翅膀四散开来,一摇一摆地逃到对面的河岸。直到目送着孩子们渐渐远去,它们才一个跟着一个惊魂未定地重返河中。岸边,丛生的杂草渐渐衰败,杨树林那高高的灰褐色的枝杈间,树叶一落,一硕大的鸟窝孤伶伶地裸露在秋风中,格外引人注目。入秋以来,因一场接着一场的雨,所以,已经看不到某些村民干旱时为先浇地互不相让而争得面红耳赤的场景;看不到孩子们暑天因到上游坝子洗澡、被匆匆找去的大人们严厉训斥捣骂的一幕,更看不到被打落的鸣蝉拖着僵硬的身子在草丛中缓缓爬行的一幕,就连昨日隐藏于各个角落里“唧唧"““吱吱"进行声势浩大的大合奏的“音乐大师"们,渐渐也退出了时令的舞台而销声匿迹。一切都依大自然的生存法则,气温下降,该迁徙的迁徒,该蛰伏的蛰伏,该繁衍的繁衍,该消亡的消亡。等到来年冰雪融化万物复苏的阳春三月,又是一个莺歌燕舞欣欣向荣的全新世界!

雨过天晴。放眼望去,通向村外的田间地头一派繁忙的景象:有的在紧张有序地清理田间的秸秆,有的在清理后的田间撒施肥料,二辆隆隆作响的大型旋耕机在左右两边的田地间来回穿梭,翻起黑黝黝的蓬松的泥土。耕后的田地,像披上了节日的盛装。

“秋分早,霜降迟,寒露种麦正当时",连日来,雨又下下停停,停停下下,为不误农时,及时播种,人们趁雨停歇的功夫趁天播种。憨厚朴质的庄稼人用他们辛勤的双手,播下一粒粒希望的种子,期待着来年的大丰收!


上一篇: 《想写心中三件事》     下一篇: 《深秋:一叶诗笺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390次 | 联系作者
对《秋》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