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乡土》--李现森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9-23   共 0 篇   访问量:226
打核桃
发布日期:2019-09-23 字数:2859字 阅读:226次

“七月核桃八月梨,九月的柿子乱赶集”这是我老家那里的农谚。

清晨,好友晓捎来一兜子新鲜的带着绿色果皮的核桃。“核桃园里刚采摘的,还是新品种呢,尝尝吧”。说着,把一个砸开了的核桃递给了我。

好香!如童年亲手从树上打下的核桃,有一种特别的香。

晓说的核桃园,是前进科化厂区的北山和南坡,有千把亩地。远远望去,漫山遍野,少说也有几万株,是公司前些年绿化荒山荒坡时栽种下的。

记得栽种树苗那会,我还在公司上班。整整一个春天,我和同事们像农业学大寨那样,银锄飞舞,挥汗如雨,在推土机推出的一垅垅梯田中,垒边护堰,挖坑浇水。新栽种的树苗有大姆指头那么粗细,有香玲、辽核、西扶、绿波等多个品种,虽说稍显得弱不禁风些,但在我们心里还是充满着幸福的期待。

俗话说,“桃三杏四梨五年,要吃核桃十几年。”按照这个说法,核桃树苗虽说是嫁接改良过了的,分枝力强,枝条密集粗壮,但要到盛果期也得是三、五年后。可惜的是,由于工作调整,我没等到挂果就离开了。

 “一人十棵树,树下一分田”。因为树和地都分给员工们,工闲之余,大伙就到坡上来修枝打杈,锄草种菜,既锻炼了身体,又陶冶了情操,还收获了希望。几年光景下来,树势中庸,树枝直立,树冠半圆型,枝头上也密密匝匝地挂满了硕果,沉甸甸地压弯了枝头,等待着人们去采摘。

核桃是情的纽带,是结的绳索,也系着前进一家人的情怀,缠绕成一个天地间属于它的形体的美丽结,让人欢颜,让人希冀。核桃园里,那一颗颗先青而绿、绿而变白的核桃,在枝桠间闪着诱人的青光,把枝条儿压得弯弯的。不远处,不时有三五成群老人和孩子提着篮筐,笑语春风,采摘着熟透了的核桃,脸上个个写满了幸福的笑意。

我老家那里也有好多核桃树。

过去,因为核桃值钱,核桃树被村里人称为“摇钱树”、“万年桩”,果实被叫做“金果果”。我们小的时候,家里柴米油盐,上学学费、过年新衣服……都是靠父亲带着干粮,扛着袋子,到山里头打核桃换来的。他一去就是个把月。

山里的野核桃树,果小壳厚,大多长在沟壑边或地塄上。一棵碗口粗的核桃树,少说也得十来年,多是山民采摘核桃时遗漏的核桃或是松鼠储存在地下的食物忘了吃来年发芽生长出来的。可谓是“一岁一枯荣”呀!

每年的白露时节,爹就开始忙活了。首先是准备打核桃的竹竿,有长的、短的若干。开打后,天还没亮爹就已经上路了,随着“噼噼啪啪”的竹竿声,丰收的喜悦在大山深处的沟壑间回荡着。打掉的山核桃砸在身上很痛,一般都在打好后,才开始捡拾。遍地黄橙橙的山核桃经过捡拾,几乎颗粒不漏的归到袋里,爹的手上也留下了黑黑的痕迹,没有个把月是不会褪色的。

对这段打核桃的往事,我也是听娘说的。

我对核桃是情有独钟的,很亲切,很温暖,记忆也很深刻。二十多年前,我还是个副连职干事。我挂职锻炼的地方,是在栾川县陶湾镇鱼库沟村。连队里有几十号人,主要任务是负责驻军某部的训练、日常用电。

记得那里的核桃树特别的多,坡上坡下,是一棵挨着一棵,都有搂把子粗。连长、指导员心里清楚,我在连队呆不了多久,也就不肯给我安排啥活。战士们都外出巡线了,闲着没事干,打核桃就成了我唯一的消遣方式。

宿舍门口就有一棵核桃树,有多高多粗,没有丈量过,但那棵树的主干粗得两个人合抱是抱不住的。主干上生出五股一搂抱不住的分树干,每个分树干的支干,比一般的树都粗都高。树身加树股树枝树梢,怎么说也得有三层楼房那么高。

这棵核桃树,应该是连队或者说是附近那个村子里最大最高最老的树了。实在无聊,就找来一根竹杆,低一点的都被我打掉了,枝杈上的够不着。

我就和战士们下象棋,谁输了谁爬上树打核桃。

通信兵王一男,是个“臭棋篓子”。那时,宿舍里的核桃没了,我就会吆喝:“小王,来杀一盘”。小王是个新兵,人挺机灵的,大伙都很喜欢他。我最佩服的就是他身上的那股执拗劲,明明不是我对手,但只要我一喊他准到,还一准就像猴子一样赤溜赤溜地爬上树。

打核桃是个技术活,要用巧力,不能使憨力,这样才不会打折树枝和打烂核桃外皮。小王灵活,竹竿儿在他手中左右进退,挥舞自如。他在树上打,我在地上捡,说笑声一片。

我和小王是从核桃青绿变得白绿,再变成白黄,然后开裂,用了整整一个多月时间,把树的核桃都打完了。当我要离开连队时,才发现自己原来是“臭棋篓子”。这时,我才知道,原来小王是看我不会爬树,担心出啥意外,下棋中一直是暗中让着我呢。

多么可爱的战士呀!他让感到温暖和友谊。

……

漫步在核桃园,我随手摘下一个,轻轻剥掉核桃表层的那层青衣,皮薄光滑,果实饱满,雪白色的核桃仁在嘴里脆爽滑甘,淡香绵远,那种感觉是很难用语言来形容的,没有一点平时吃核桃的油涩和肥腻感,而是清清淡淡,夹杂着山野的味道,回荡绵淳,甘甜无比。这味道不禁让我想起了德国作家格里美乐斯豪森在《痴儿西木传》里讲到的:“想吃核桃,就得先咬开坚硬的果壳。”也让我明白一个道理,做任何事都必须有足够的准备、足够的能力。

又是一年核桃熟了。接到邀请,心里暖暖的,一股幸福感直涌心头,生活在前进真幸福!


上一篇: 《桂香正浓》     下一篇: 《过山过凹追太阳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226次 | 联系作者
对《打核桃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