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粗布的艰难历程(建国七十周年征文)》--翟梅兰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7-29   共 0 篇   访问量:316
老粗布的艰难历程(建国七十周年征文)
发布日期:2019-07-29 字数:6903字 阅读:316次

说起老粗布,少数小青年恐怕连见也没见过。在过去,无论是新社会还是旧社会,除了地主大户人家穿绫罗绸缎外,老粗布可是穿衣的主要布料,宝贝疙瘩。我们小时候虽然国家落后,但生产的各种花布,平纹布,斜纹布应有尽有,只是我们太穷买不起。我上小学毕业十四岁,还是一身老粗布,那张照片还在呢!最不显眼的布料,穿在最底层人群的身上这就是农民。那平凡粗糙的布料,可它的制作程序相当复杂和艰难。它是用纯棉花加工而成的,所以还得从种棉花说起。

一、种棉花

农村有一句谚语叫:“枣芽发, 种棉花。”枣树发芽就是棉花的播种期,先将棉籽用温水湿透,均匀地拌上草木灰,放半天或一个晚上,有墒情况下才能点种。幼苗出土两三寸开始悌苗,就是将多余的幼苗拔出,只留间距一尺五左右的壮苗。后期要及时除草,锄地,保墒,“花锄八遍,疙瘩连串”这句谚语充分说明棉田有多费工。农历六月六前后打花顶,还要及时打去主杆处多余的枝岔,否则会摧毁棉铃,影响产量,还要喷洒农药,预防病虫害。

二、摘花、轧弹花、搓花、纺花

七月十五见白花,棉铃裂缝吐絮,完全暴露在外开始摘花。生产队那会儿,三六九摘棉花,三天一回,摘一回,晒一回,三天即干。一直摘到农历九月底才能结束,光摘花往棉田能跑二十多趟。然后拿到镇上先轧出花籽,再上弹花车把棉花弹的蓬松柔软,用床单包好拿回家待用。纺花时先拿出一管花放在桌子上,揭开薄薄一层,撕一条两寸宽,尺把长的棉花,左手捏一根筷子粗细,一尺多长的高粱杆放在中间,右手轻按向前搓转,三五下就把棉絮卷在上面,重新按住左手抽出高粱杆,又圆又长的花捻就成了。一根根的搓,一捆捆的捆,直到搓完为止。

鍥剧墖1.png

纺花车是用八块木板做的车轮连接搅把,套一根用黄蜡打磨的线弦,带转铁锭子。将线头缠在锭子上,长出一尺多,左手捏住花捻,右手摇动搅把,边摇边抽细匀的线条在花捻顶端出现了,左手不停的向后移动,一段一段的抽一段一段的缠,右手搅把一倒一正就缠在锭子上往下进行。一晚上二三个小时纺的快能纺二两多线,慢得人一两多线,纺一个线穗也实属不易。毕竟过去女人们又要带孩子、做家务,做针线、推磨、还要起五更打黄昏纺棉花。

三、安布:框线

安布必须三个人合作才能完成,安布在农村论幙(mu)。四幙一个布,一幙布长度一丈多到两丈中间,任意选择决定。排量粗布用的是专尺,一尺顶现在一尺六寸。粗布分上、中、下三等,五百二到五百四十根线头织出来的布算上等布,布面宽且密实是穿衣服用的面料,四百六到四百八根线头织出来的布算是中等布,常用来做被里被面。三百六到四百根线头织出来的布相对差点,布面窄布纹稀疏,一般用作孝布等。一幙布大概下多少线,是根据线头多少长度而定,一般有经验的人都心中有数。第一步骤是框线,框子是纯木料做的,框轮放在框架上,用线柱穿上线穗圆孔,扎在左脚心处踩紧,线头缠在框子上,左手指轻掐,右手快速搅动搅把,呼呼生风,将线缠在框子上,一次能框五个线穗,还要分五小缕系好,捏线的左手不能乱绕乱动,一小缕框够绑好再换地方,框一缕、绑一缕,框够五缕框子也满了,抹下来稍微一扭、一双放在地上,再框下轮,框完之后要在一起共同绛线,需要记清自己的管线。

四:绛线

一管线一个薄饼馍,按线管计量烙好薄饼,线和泡水的饼馍都分成相等等份。其中一份倒进二号瓦盆里,用手捏浓,兑适量水拌均将几管线按在盆里,双手使劲揉搓,边揉边翻,一人一个盆,完全将干线湿透,保证每根线吃面均匀,然后拿出放好,再继续下一轮。事先备好一丈多长,比碗口还粗的,又光又直的绛线杆,绑好架子,绛好的湿线穿在杆子上,一管一管排开,横放在架子上晾晒,大半干时开始扭线,用尺把长的小擀杖粗细的木棍,放在线管下方,往一边扭,直把线扭出面汤,用右手上下捋捏,完后取出木棍挑起线圈往下转再扭,扭好后,双手虎口抓住木棍捏住线向上一提猛的往下一甩,腾腾作响,保证线条通顺而不粘连,扭一遍晒一会,要反复扭四五遍才行,原本柔软的线条,吃过面晒干都会硬邦邦的结实多了。

五、落线

解一小缕硬线套在竹竿做的类似纺车轮形的风筝上,牵一根线头缠在落斗上的木芫上,落斗是一块尺把长的长方形厚木板,上面凿一个长方形方坑,竖一根木蹭,钻上圆孔,横穿一根一尺多长的六圆和八圆的直钢筋,木芫中间都有个大圆洞,穿透在木芫上。旁边有个小洞,穿上小竹子做的小搅把,快速转动。左手指甲掐紧,木材和钢筋撞击发出呱嗒呱嗒的响声,左手边的风筝发出吱咛吱咛的声音。大伙坐在一起有说有笑,欢乐在脸上飞扬着,全部落完后,选择晴朗无风的日子,场地也要平整干净,准备经线。           

六、经线   

那时大多是白布,也有小姑娘穿的红条子,中年妇女穿的蓝条子。一指宽白条出现两根红线或蓝线,还有石榴子大小的空心格或实心格和红蓝相间的灿花床单。随着时代前行花样也越来越多,彩色线都是买来颜料,自己烧火在铁锅里煮染而成的。无论是什么样的花布,都是在经线这一步精心策划,一丝一线都不能出差错。用一根比小拇指还细的长绳,一尺远的距离绑上一个圆塑料圈或铁圈叫经圈。十几个线芫十几个经圈,线头穿出经圈拉长,两根两根连在一起拿在手里,经圈绳绑在长竹杆上,绑两个架子,竹杆放架子上。一幙布长度选好在地上量好尺寸,两头画上横线,顺线扎上木夵,木夵相距五六寸,必用小锤扎结实,木夵数量和布幙数相等,一个夵一幙布。一头直线外边放一个框子架。压上石头专门挂交线。另一头线外六七寸远一个木夵叫死夵,死夵就是布头,交线是布尾。一切准备停当,中间人捞住线这头跑那头,那头跑这头,来来回回,把手里一撮线递给两头挂线人,接过线挂在木夵上。第一撮线挂够一遍停下来,在夵中间线上涂上颜色做个记号,也是界线,常见从门框上撕下一块红纸沾点口水或拽下绿树叶在白线上抹一抹。两头挂线人的工作也要细心,一个夵一遍只挂一次不能多挂,多挂叫长夵,还得退下来,少挂叫短夵非得补上。如果是花布更要细致、麻烦,大伙都得操心,尤其是操交这个环节相当重要,操交人走在正中间,左手抓线右手四指并拢将排列的线,从右边第一根线开始从虎口处下手,手背朝上,将一根线挽在虎口向上一翻,再挽下一根,一根根全部挽在虎口处,四指向上散开走向顶端要亲自将交叉的交线带到框子架上,一缕缕交线要分分朗朗不能堆在一起。够十缕交线抹在一起上面放一条布,再够十个再放一条布,依次类推,比如五百头的布,用十根线头经线,十个交一百根,五十个交线就是五百根就够了,五十个交线全部完成抹在一起,另用一缕线将十字交线绑好,从框子架上抹下来,撂在自己肩后,从三尺远处着手,缠在自己手上。前边一人将大线缕拾起与后面配合,边走边缠。缠完的大线团比篮球都大,三个人轮换跑路,整整得一天。

七、印线

接下来是印线,先准备一个三枝树杈做的捞摊,两长一短,短的将线缕挽套扣紧,两根长枝放上隔着线团的小筛子压上石头,将织布机上卷线的圣子取下来,架在用石头压好的两个椅子上。圣滑上平放一副竹制的印布柱。两边两个人,一个左手拿交线缕,右手从右边批一根递给对方,对方一根根接过来,用爽柱篾把线一根一个柱眼爽上去,一递一爽,看来一根其实是两根连在一起是上下批。两个人大半天把线全部递完、爽完,柱眼多的都空在两头,将双线圈撑展,穿上枣一般粗的压机棍。交叉线两边各穿上一根指头粗的小竹棍,叫交杆,两头二寸距离用结实的绳子系好。将压机棍搁在圣滑上压紧,把捞摊拉出一丈多远,两边两个人手拿印布刷子不停的往下梳,其中许多根拧在一起的线缕,边梳边用印布刷子把后线柱尖,一根根批开,印布柱后面放一个擀杖利于上下批分离。一边梳一边印布柱往下抹,梳理四五尺停下来,看好两边坐里边的人手扶圣滑开始卷线,连着线缕的捞摊也随着卷线速度,跐溜跐溜向圣子方向移动。为了卷平卷瓷实还要夹印草。一幙夹一层,五六根夹一圈就是去了叶和根的谷子杆。等捞摊靠近圣子,将线缕解开一个人再拉到远处挽紧,在梳理之间难免许多断线发现一根马上接好,线头必须找到自己的对象,否则就过不了印布柱这一关,就这样梳梳批批接接线头再卷卷,整整一天才能印完。

八、掏头

把卷上线的圣子放到地上,两头放俩萝头用石头压好,櫈一根扁担,把分前后批的一副缯,上面四根缯线绳绑在扁担上把缯吊起来。取下印布柱,交杆处上下批一小缕一小缕绑好,二人面对面坐着,一个左手抓一小缕缯线扣,从右到左,批一个线扣食指从线扣伸进去。另一个人解一小缕线头捏在手中,从右手第一根开始,捏起一根递在对方食指上,食指一勾将线头勾出来,再批个缯扣。食指再伸进去,前批线穿前批缯扣,后批线穿后批缯扣,一根都不能错,两个人一递一掏,大半天才能将一千多根掏完,线头捞整齐绑好。

九、爽线头

一人便可,把织布柱平放在圣滑上,解一小缕捏左手撑展,上下分明,右手拿根爽柱篾上面有个缺口,用缺口处压住上下两根线,在织布柱的柱眼向下一按就进去了,从右往左一个柱眼也不能隔,每个柱眼上下两根,不能多也不能少,一切都有规律非常精细,然后将线头捞整齐,上下批不能乱一缕缕绑好,开始绑机。

十、绑机

绑机需三个人才能完成,要有技术经验的人来绑,先将圣子放在机身原处,慢慢转动圣子放线,两个人抓好缯柱在机身两边,从沟缯掏过来,再慢慢捞过平缯,直至卷布轴位置停下来,将柱安在会活动的绳框上。绳框上部分是由一块五寸宽二尺多长,一寸厚的木板,一寸面上通常一道小槽,下面是同样长的一根上圆下方的木料,上面同样一道小槽两槽相对,把柱安两边下入小槽,两头用辖柱板卡紧。绳框两头前后都有细绳,上细竹棍标紧。四根缯线绳与上身月雀上的四根线绳对照接紧,缯下中间两根缯线绳和两个脚踏板上的线绳紧连在一起,右边别紧卷布轴。柱前右边解一小缕线和卷布轴上的穗头手巾对应穗头,紧紧绑好,一缕一缕的绑完为至。握住梭子套好穗符,慢慢试验脚踏板、线缯,绳框高低随时改动,调到最佳状态为止,就算绑机成功。织一尺布,将穗头手巾解下来,布直接卷在卷布轴上。织布机上的硬线叫经线,织布用的是纬线,用线柱穿住线穗插在木芫洞上,扯起线头穿在扎墙上剪刀把孔或门鼻上,线头扯到纺车旁打穗符,穗符是用旧扫帚把的小竹竿做的,和筷子粗细差不多,锯成二寸长度,打穗符也有技巧,线头缠上穗符穿锭子上按紧,左手捏线,右手摇搅把,先打两头,后打中间,粗细根据梭子容积大小而定,太细浪费时间,太粗了不会转。织布有梭子和榴子两种,大同小异。梭芯穿住穗符,线头尺把长,将线头应对梭子圆孔用嘴把线头吸出来,梭芯两头安好,握在虎口的梭子用食指尖按住往里一送,四肢配合好,脚一蹬,手一撂,再一蹬手扳绳框往怀里使用一磕,前后两批缯一上一下,双手一左一右,柱眼两根线也是上下交替翻滚。

十一、 织布

一个织布能手,那真叫一个快,四肢配合默契,撂的好,接的准。在门外只听嘿啦腾!嘿啦腾!一丝丝织布不知一天撂了多少下梭子,织了多少穗符,一天能织成一长幙布,一大卷小尺两丈多长,在织布过程中时常有断线的情况,发现断了一根接一根,从空柱眼往后寻线头,从分离缯扣找到接头接好穿过柱眼将线头在布沿压紧。每织完一个穗符都要用左手放线右手,卷布左右结合边放边卷,别紧了再织,布的下面别一根用竹批做的一指宽的扶杖,扎在布的两边,该卷布时向前移动。常言说:娶媳妇巴孙,织布巴幙。此话一点不假,织布的人织差不多了,不时向圣子边线上瞅记号,或红或绿。还会对别人说:“幙下来沟底了,或过平缯了,自己一幕或两幙织够了,把空穗符交给下一家人,打个招呼。下一个人打一小蓝穗符挂在机上开始重演织布的把戏,穗符蓝旁边通常绑一缕尺把长的接头线,织一段能卷在卷布轴上,从记号剪开,上家才能把布拿走。别小看安布,其中绛线、经线、织布也是力气活挺累的,在织布机上四肢不停织一天,腰酸背疼,甚至肿胀,不得不佩服中国劳动妇女的勤劳能干。

十二、了机

圣子上还剩半圈就该了机了,有布了绳了两种。用七八尺白布卷在圣子上,将压机棍抽出换上一根细结实棍,用白布头把它包住,用纳底子绳缭缝结实,或用一根长单线绳中间绊在圣子上,在圣滑根部两头各缠上几圈,再把两根绳头捞过平橧,分别绑在交杆两头,随织随放,因交杆离缯越来越近,上下批线张口越来越小,所以还要抽掉一根交杆,最后靠食指顶住梭子尖一点一点往里塞,来来回回直到塞不进去为止。了机过程不但复杂麻烦,布头质量还很差。

鍥剧墖2.png

新世纪初,农村掀起轰轰烈烈的织布高潮,我也加入行列。不过不用纺花了,看好样品,几个人一合计直接去县城商店买回五颜六色的洋线骨撸,地上放一排,花条子、花格子想要啥就经啥,都是用来做床单和被里的。花条子织布一个白线梭子,花格子有五种线,就用五个梭子,七种线七个梭子,该换啥线是啥线,那些年与人合作虽不算精通,但每个程序我都亲自体验过,和他们一起共织花条子、花格子二十多个床单,分给女儿和媳妇们,望着自己亲手织的花布心里有说不出的开心和喜悦。在那纺花织布辛苦的过程中,同时也收获了无尽的热闹与快乐。

那时过年,织布机上总贴着一幅这样的对联,上联:上下龙张口;下联:左右凤点头;横批:布余有女。其实小时穿的尽是母亲织的老粗布,也是穿了这件没那件。大人们肯挑担子,肩膀磨烂了,长袖剪成短袖,将剪下的袖子补在肩膀上,屁股和膝盖上也经常补着补丁。随时代一路狂奔,纯洋线织的花床单早过了保鲜期,失去它当年富有的魅力,不但没人稀罕,甚至喜新厌旧的被退了回来!

短短几十年眨眼过去了,祖国的变化太快了,那古老落后传承民间的织布工艺,在我国流传了几千年,在我们这一代身上亲自体验过它的艰辛与曲折,又在我们眼皮下瞬间消失了,随时代逐流与我们渐行渐远。我们这一代真幸运,从苦难中走来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好时光,搭上了高科技时代的末班车,老年朋友们,我们真幸福尽情享受吧!

 

2019年7月7日


上一篇: 《第八十九章》     下一篇: 《焦桂香哭麦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316次 | 联系作者
对《老粗布的艰难历程(建国七十周年征文)》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