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浪之沫 第九章(125)》--何美鸿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6-15   共 0 篇   访问量:205
沧浪之沫 第九章(125)
发布日期:2019-06-15 字数:3588字 阅读:205次

她怕被旅社的服务员发现,又一路逃也似的行走在路上。她知道自己不能在这个镇上久留,于是步行走向车站,刚巧赶上一趟开往深圳的大巴行驶了过来。她没多想便上了车。她在坪山下了车,一个人在站台呆呆地伫立良久。她不知自己还能去哪,天地间已找不到属于她的路。这些日子,各种往事的疮疤在她心上不停缝合又不断撕裂,令她觉自己如病入膏肓的垂死者在苟延残喘。她漫无目的地往前走,直走到天快黑下来。她无处可去,只得又找了家旅社入住。她住的是五楼靠北面的一间客房。窗户敞开着,对面是家二十多层高的写字楼。写字楼无数个黑洞洞的窗口就像无数个地狱的入口。她从窗台往下俯瞰。她想象自己爬上窗台从五楼跳下去的场景。她蓦然想起那年在电子厂时有员工从宿舍跳下去的片段。她又不由想起自己初二那年在教室的走廊上想从护栏外跳下去的场景。——生命迂回兜转,死的欲念总在许多回类似的情境里反复进驻她的脑海。

她在窗前伫立良久,终于将心一横,手脚并用爬上窗台。她蹲在窗台上,俯瞰着马路上如蝼蚁般来往的行人和如甲壳虫般穿梭的过往车辆。她感觉脑海一片眩晕,身体开始摇晃。死亡只不过一瞬间的事情,可竟又令她感到了莫名恐惧。死是需要勇气的。这样万念俱灰的时刻她居然仍克服不了对走向死亡这一过程的恐惧。

于是她又颤颤巍巍地爬下窗台。

暮色愈来愈沉,她意识到自己还活着。她躺倒在床,又整夜辗转无眠。她听着自己的呼吸,觉得自己命若游丝,可迈向死亡的门槛却是那样凛然而充满了凶险。从前她多次想到过死,那时她总拿没有报答奶奶做借口,原来说到底只不过是自己太懦弱。对主动赴死的胆怯令她不得不仍在这个世上苟活着。她鄙视因懦弱而苟活的自己,甚而她连嘲笑自己的勇气都快没有了。

熬到又一天的天亮了。她不知道今天是多少号,日期于她消失了意义。她像一具行尸一样干坐在客房的床头,然后一动不动地陷入长久的冥想。她已有两年没回家了。她想起自己随身的银行卡里还有一万多块钱。于是她踱下楼去,找到就近一家邮局,然后把那张银行卡直接寄回了家里。

寄钱回家是她自认为出门在外所做的唯一正确的事情。她有点想奶奶,可是这点微弱的思念早已抵御不了她对生活的幻灭。现在她的身上还只剩五百元,她已经不去考虑五百元花光之后的情形了。她仍旧每天住旅舍,仍旧又跑去店里买来日记本写日记,仍旧每天写了又撕,撕了又写。

日记没写出多少字,很快她的身上只剩不到两百元钱了。

她再也不想去找工作了,她想着到哪里弄些钱花。还能去找她的那些旧情人吗?——不可能了。她必须以爱情的名义在她的那些旧情人面前保持着一份尊严。不知怎么她灵光一闪,忽然便想起康乐花园一直对她垂涎的房东罗老板。

她径直就打车去了康乐花园。还是那个小区,那些走马灯般的男人出入过的那个康乐花园。罗老板一楼的店面仍在一如既往地正常营业中。她离开这里似乎一切都不曾发生变化,又一切都发生了变化。

店里只有一个伙计在,秋旖沫问:“罗老板呢?”

伙计说:“不知道,也许出门买菜去了,也许在家里。你打他电话吧。”

秋旖沫于是拨通了罗老板的手机——她奇怪自己居然还记得罗老板的手机号:“罗老板,别来无恙啊?”

“哪位?”那头的电话声音并不嘈杂,秋旖沫断定他没在菜场。

“罗小沫。”

“小沫?太意外了,打过你很多回电话呢!这么些年你跑哪去了?”罗老板电话那头的声音有些惊喜,显然他一直记得自己。

“还能去哪,在外打工呗。想来看看你。”罗老板的惊喜让她感到了实施企图的刺激。

“你什么时候到啊?我好去买点菜招待你。”

“我就在你家店门口。”

“啊?快上来吧。”

秋旖沫挂断手机,走上楼去。罗老板已提前把门打开。秋旖沫走了进去,罗老板旋即把门带上。

秋旖沫这还是第一次真正走进罗老板的家里。她分明感到这个好色男人呼吸的频率加速。

“哎呀,能见到你真高兴。到我这吃个午饭吧!”罗老板说着,假装用一种礼节的方式握住秋旖沫的手。秋旖沫没有将手抽出来。罗老板接着去拥抱她,秋旖沫也没有拒绝。急不可耐的罗老板试着用手扯她下身的时候,秋旖沫轻轻将他的手挪开了:“罗老板,你先去买菜吧!”

“好好好!那你先坐着,我一会就回来!”罗老板说着,拿了钱包,推开门“咚咚咚”就下了楼。

估计罗老板已出小区了,秋旖沫的心开始狂跳不已。她着手她的计划,开始在他家里翻开橱柜四处搜寻。她在他卧室发现一个上了锁的抽屉,猜想罗老板的钱很可能就在那个抽屉里。她疾步从厨房找来菜刀,用劲将那抽屉给撬开了,里面整整五千块钱。她的心“咚咚”跳个不停。她犹豫了下要不要全部拿走。几秒钟之后她果断将那些钱全部塞进自己衣服口袋里。盗窃令她感到紧张而刺激。她把钱揣在身上,仓皇逃出了康乐小区。

秋旖沫偷了罗老板的钱,即刻跑去酒吧喝酒,喝到吐了才跌跌撞撞地出来。她每天仍旧住便宜的小旅舍,每天依旧只吃一顿,每天照旧百无聊赖。她神劳形瘁,觉得自己已然与孤魂野鬼无异。她的身体早已消瘦憔悴,她却浑然不觉。

她不知道罗老板会不会报案,她无所谓他去不去报案。她心想自己都不在乎死活了,难道还会在乎再蹲牢狱吗?——啊,曾几何时,她是多么渴望从那牢狱里出来!

身上的钱眼看着很快就又要花光了,她又想着去哪里弄钱。她半夜睡不着,竟大胆到午夜时分试着去扭别的客房的门锁。大部分客房的门都锁得牢牢的,可她仍倔强地不放过每一间客房的门。终有一晚有一扇疏忽了没锁上的门让她乘虚而入。她蹑手蹑脚走进去,房客的如雷鼾声为她的盗窃提供了屏障。她摸索到那人搭在桌上的裤子口袋里有个硬硬的东西,在确定是钱包后她一阵窃喜,旋即麻利地取出钱包然后迅速从那间客房退了出来。

她回到自己的客房,然后清点钱包里面的钱物。钱包里有一千三百块现金。那人的身份证、暂住证、劳动保障卡都夹在钱包里。她还记得他的名字叫张超,记得他出生在一九八九年,比自己小五岁。她暗想着,自己很可能害得这个素昧平生的人出去讨饭。

她觉得做这盗贼的人已然不是自己了!她从身体里飞离出来的灵魂正静静地看着另一个陌生的自己做着这可怕的一切。她蓦地想起上小学时被人污蔑为“贼婆子”的情形,原来一语成谶了!她什么都不管了,她想自己快疯了!她希望自己死,晚上故意不锁客房的门,希望也有人进来抢劫,然后把自己杀了,这样就不用自己动手了。最好趁自己在睡梦中动手,这样她就感觉不到死亡的痛苦了。

可是到第二天白天,她从噩梦中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还在呼吸,还有心跳。活着的痛苦在她清醒后便又一刻不停地煎迫着她,撕裂着她,好像永远没有尽头。


上一篇: 《沧浪之沫 第九章(124)》     下一篇: 《沧浪之沫 第九章(126)
责任编辑: | 已阅读205次 | 联系作者
对《沧浪之沫 第九章(125)》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