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浪之沫 第九章(119)》--何美鸿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4-24   共 0 篇   访问量:2292
沧浪之沫 第九章(119)
发布日期:2019-04-24 字数:3606字 阅读:2292次

中秋节一过,秋旖沫便来了舞王夜总会应聘做服务员。她对工作没有了从前的热情,可是为了活着,她仍得有份工作。仍是以“罗小沫”的身份,一来便面试成功了。月薪六百,包一顿晚餐,下午五点开始上班,晚上十一点下班,主要是去夜场的每个酒水台递送酒水饮料点心之类。秋旖沫瞅空向同事打探租房的事,恰巧其中有个叫邱芸的服务员同租的女伴辞职回老家去了,于是便喊上秋旖沫搬去一块住。

一切进展得都很顺利,秋旖沫于是又开始了按部就班上下班的日子。每天手端托盘盛上酒水和点心,忙忙碌碌穿梭于舞池边缘的那些酒水台旁,顺带着观看那些歌手与舞者的节目表演。

夜总会的气氛隆重而热烈,来观看表演的顾客每晚座无虚席。秋旖沫已谈不上多喜欢这种氛围,但也绝说不上有多排斥。来舞王夜总会的这些日子,她的内心无欢亦无悲,无爱亦无憎。没有躁动,也并不形同槁木。没有对过往的回首,也没有对未来的期冀。

风平浪静的日子很快走向了2005年的最后一个月。一天晚上,秋旖沫像往常一样端着托盘穿梭于各个酒水台给顾客上酒水时,一名戴着平沿帽的顾客忽然微笑着直接喊出了她的名字——

“罗小沫,给来一杯‘龙舌兰日出’!”

原本,来这里消费的顾客通常都是“服务员”“服务员”地喊她们,鲜有人直接喊名字,更鲜有顾客知道服务员的名字。秋旖沫猜想他定是留心到同事喊自己,于是对他也稍微有了留意。那顾客大概二十八九岁的样子,中等个,她发觉他天天来看节目,也敏感地察觉到他时常留意着自己。

不几日后的某天晚上,恰逢同租房的女同事邱芸的休息日,秋旖沫下班后一人去往住所时,忽然有人把她叫住了。

正是那名头戴平沿帽的顾客。

“我叫郑健明,是搞装修的。”郑健明说着,递给他一张名片,“你也给我一个联系方式吧?以后你们有什么好的表演节目,麻烦告诉我。”

秋旖沫接过了他的名片,把自己的手机号报给他,说:“你不是天天来吗?”

“难道你没看出来,我天天来……名为看节目,实为看你吗?”他吞吞吐吐地说,“你……不相信一见钟情吗?”

她没想到,自己每天挽着发髻穿着老气横秋工作服的模样,居然还会有顾客对她一见钟情。她不语。向自己示好过的男子无数,到头来又有谁真心?

她的心似早没有了热度,但又并不拒绝这个人对自己的示好。就像她已经对工作失去了热情,但为了生存,她仍得外出打工。对爱情失去了信心,但为了她才二十出头的年轻生命,她仍得给自己一个试试的机会。她仍在下意识地努力将自己的生活回归普通人的正常的轨道。

一整个月,每到晚上郑健明的身影就准时出现在舞王夜总会的某张酒水台边。他的目光总是不自觉地就在她忙碌的背影上停落。秋旖沫蓦然觉得这场景有些熟悉——早先在吉安美发店时,那个黄贵初不也时常这样,目光追随了她的身影四处游移么?

2006年元旦的那天,秋旖沫正在租屋里睡觉,忽然接到郑健明打来的电话。他说他就在她住所楼下等她,本来想晚上请她吃晚饭,但考虑到她晚上要上班,就改在了白天。

秋旖沫接受了郑健明的邀请,和他一起在附近餐馆吃了顿午餐。

“你每天都熬夜上晚班,很辛苦呢。要补补身子呀。”郑健明关切地说。

秋旖沫只是笑笑。郑健明带她去了附近商场,买了几包适合女性吃的红枣和口服液之类的补品给她。秋旖沫奇怪自己的内心并未生发太大的感动。她望了望他,只淡淡地说了声“谢谢”,便把他的礼物收下了。

这之后郑健明晚上来夜总会来得少了,但白昼她休息时他的电话却常常打来。几乎每次她都会及时接听,但对他的电话也说不上多期盼。之后他也没在电话里有过多赤裸的表白,只是随意地问些“平常下班做些什么”之类的琐事。这段交往似乎就这样一直在不温不火里进行。

春节很快到来,郑健明回了四川老家过年。舞王夜总会也放了几天假,秋旖沫和邱芸都没有回老家,两个女孩子在外面买了些熟食和水果点心一起在租屋过了个简单的年。

大年初五的下午,秋旖沫接到郑健明打来的电话:“小沫,你在住所吧?到我这来吃个晚饭好吗?今天我父母到深圳来了。他们都数落我没带女朋友回家呢,你帮我救救急,免得老人家操心好吗?”

秋旖沫同意了,一会郑健明打车过来,到她租房楼下来接她。郑健明把秋旖沫带到他在深圳打拼出来的尚未有女主人的家。郑健明的父母都来了,还有郑健明的嫂子丁桦,郑健明五岁的侄子和三岁的侄女都来了。一时屋里好不热闹。

郑健明的父母是完全把秋旖沫当成儿子的女友了,他们高兴地拉过她的手嘘寒问暖,并且包了个红包给她。出于礼节,秋旖沫也包了两个红包,往郑健明的侄子、侄女手里各塞了一个。

秋旖沫在郑健明家里吃过晚饭,陪她父母聊了会天,便出门告辞去上班。郑健明送她到楼下。

“奇怪,你嫂子和侄子侄女都过来了,为什么不见你哥呢?”秋旖沫随口问。

郑健明叹了口气,说:“他被公安局抓起来了,以后有机会跟你细说。”

秋旖沫没再多问,自己打车去了夜总会上班。下班和邱芸一起回到租屋时,已近晚上十二点了。就寝前,她又接到郑健明打来的电话:“睡了吗?”

“正准备睡呢。”秋旖沫淡淡的口吻说。认识郑健明的这近两个月,她与他的交流常常这样淡淡的口吻。

“我有句话一定要跟你说。”郑健明那边迟疑了一下,秋旖沫其实已猜到他说的内容了——“小沫,我很喜欢你,我爸妈对你也很满意,做我的女朋友好吗?”

秋旖沫没有回答他。半晌,才说:“我有点累了,早点睡吧!”

隔了一天,年初七的时候,秋旖沫清晨八点不到便接到郑健明的电话:“小沫,起床了没有?今天我爸妈要回老家,你能和我一起去送送他们吗?”

秋旖沫同意了。郑健明的父母这几天住在他哥哥家里。郑健明打车过来接秋旖沫一起去了他哥哥家,帮他父母收拾行李。郑健明的父母要把侄子带回四川老家。他们一行出门后,家里只有郑健明的嫂子和侄女在。秋旖沫顺路买了瓶奶粉送给郑健明的侄子,买了盒桂圆肉送给郑健明母亲。郑健明母亲给了秋旖沫在老家的电话,让有事就打电话过去。临上车前,她拉住秋旖沫的手,说:“小沫,你是个好女孩,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也顺便帮我照顾一下健儿。好吗?”

秋旖沫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

郑健明目送着父母和侄子上车走远了,然后转身将秋旖沫一把抱住。秋旖沫感觉自己的心“倏地”跳了一下。她暗想着,也许,这一回,自己是真的找到对的人了吧?


上一篇: 《沧浪之沫 第九章(118)》     下一篇: 《
责任编辑: | 已阅读2292次 | 联系作者
对《沧浪之沫 第九章(119)》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