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浪之沫 第九章(114)》--何美鸿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4-22   共 0 篇   访问量:2007
沧浪之沫 第九章(114)
发布日期:2019-04-22 字数:3295字 阅读:2007次

一阵冷风吹来,秋旖沫打了个寒噤,喝的酒到这时已醒了大半。正当她犹豫要不要撒腿跑时,只听见背后似划破夜空的一声喊:“你给我站住!”

秋旖沫吓了一跳,本能地回过头,望见背后的那个身影。是一个面容瘦瞿的三十左右的男人,脸色在夜色里显得凶煞而灰白。还没等她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那男人疾步上前一把拽住了她,然后往旁边一个没有路灯的巷子里钻。

秋旖沫惊恐得大喊起来:“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巷口的光线渐渐变暗,那男人一只手拖拽着她,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恶狠狠地说:“我今天在酒吧外等了你好几个钟头了。哼!别再喊,再喊就杀了你!”

秋旖沫吓得瑟瑟发抖,试图挣脱他,但无济于事,只有任由他死死拽住,把她拖进一间矮小的屋子前。那男人接着腾出一只手急匆匆地掏出挂在腰间的钥匙开门。周边夜色沉沉,只有耳边传来的钥匙撞击门把的叮当声,接着是屋门打开时“吱呀”的声响。那男人把她推搡进屋子,旋即把屋门反锁上。屋子里没有开灯。秋旖沫已看不清那人的脸,只能借助那垂下帘布的窗口透进来的一丝黯淡的光看见他的大致轮廓。

这会她稍微镇定了些,壮胆说:“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要和你做爱!”那人推搡着她,在黑暗中的声音显得急促而充满暴戾,“是因为你这个女人,我背叛了我老婆;因为你这个女人,害我得了前列腺炎!都是你,弄得我现在妻离子散,这都是你、是你给害的!”

秋旖沫知道自己遇到了一个变态,于是大声道:“你杀了我吧!”

那男人在黑暗中愣了一下,旋即又凶道:“别以为我不敢!”说着果真往厨房跑去。

那男人闪进厨房时的身影犹如一个鬼影。秋旖沫却不怎么害怕了,她看着那个鬼影果真拿了把西瓜刀从厨房出来——待走近些,她看清了是两把,一手举着一把。秋旖沫闭上了眼睛。她想死了也好,一了百了。那人又愣了下,然后把西瓜刀往厨房一扔,只听“哐啷”一声脆响。她睁开眼睛,那男人旋即抓住她,开始扒她的裤子。

她喊道:“我来月经了,你要你就来吧!”

“别来找借口!”那男人恶狠狠地说着,褪下她的裤子,把她按倒在旁边的一张床上。秋旖沫被他的粗暴动作弄疼了,不觉流泪哭了起来。他的动作越大,她的哭声便越大。她的哭声令他感到烦躁,于是草草了事,然后起身把灯拉开。他看见她果真是来月经了,愣了一会,才又粗暴地喊道:“穿上衣服,给老子滚!”

她原本绝望地以为他会对自己先奸后杀,听到让她出去,竟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她旋即匆匆穿上裤子,把门拉开拼命跑了出去。

外面黢黑的街道这会也比有那人在的黑漆漆的小屋更安全。她怕那人反悔追上来,头也不敢回,一口气跑回自己的住所。进屋后她旋即把门窗关得死死的,然后躺倒在床裹紧被子,好半天惊魂未定。等终于稍微缓过来的时候,她才想起自己的手机落在了那人屋里。

秋旖沫猜想那个变态佬很可能就是之前在深圳异度空间发廊里的一名经常光顾的嫖客,她曾与他们之中某些人甚至有过私聊,可是她对这个男人的印象全无。是的,还有无数的嫖客,那些爬上过她身体的男人,她都全然没有印象了。秋旖沫不想去报案。一报案她之前做三陪、进过收容所的事就全要抖出来。但这件事也令她清醒,她不想在温州城继续呆了。她找不到生命的出路,可是如果继续置身于这样的环境中来糟蹋自己,她知道自己得到的将是一个更悲催的结局。

之后秋旖沫没有再去温州城上班,她清醒地意识到那将是一条不归路。那条路终止了,可接下来呢?她能往哪儿去?她的心中没有答案。忧郁、痛苦、焦虑每天像爬虫一样在心头蠕动。她每天把自己关在租屋里,又几乎整个月没出门。

她的性病又开始复发,她不得不又跑去医院检查,然后开了些药回到租屋来。她好久没有认真对着镜子看自己卸妆后的脸。她似乎第一次发觉镜中的自己相比半年前瘦掉了一圈,而卸妆后的面容都有些惨不忍睹。

很快年关来了。她不想回家,也不能回家——这样落魄的面目如何去见家人?她想起这几年的春节,自己都是这样一个人躲在租屋里凄清地度过。她憎恶自己,又怜惜自己。憎恶自己的时候,她便怨恨起自己的命运;怜惜自己的时候,那些令她受过伤的人便一个个在她记忆里钻出来,凭空增加一回她心头的无明业火。

百无聊赖之中,秋旖沫又想起了宁晓彤。她打定好了主意,春节过完就去上海找宁晓彤。爱情不可靠,友谊还一直在。

2005年春节过后不久,秋旖沫与远在上海的宁晓彤电话取得了联系。元宵节前一天,她简单收拾好了衣物,带着用身体换来的一万多块钱,和一部新买的手机,彻底地离开东莞去了上海。

宁晓彤赶来火车站接她。近两年不见,宁晓彤外表几乎没什么变化。

“你又长大许多了,可是也消瘦很多了。”宁晓彤见到秋旖沫的第一句话。

“你好像永远不会老!”秋旖沫说。

已快满三十岁的宁晓彤还是单身,年后开始在一家美发店做着理发师。身边的男友也换了好几任,但从她的脸色看不出一丝分手的情伤。

“我可不像你,把感情看得那么认真。要说认真,我只对管华一人认真过。其他人,他若跟我玩,我喜欢了就陪他一块玩,不喜欢了就直接说拜拜。不是有句话说,‘没心没肺,活得不累’吗?感情不过那么回事,不盲目轻信,不过分投入,就没那么多烦恼了!”

秋旖沫做不到宁晓彤那般洒脱,她也不知道宁晓彤是否真如自己所说的那般洒脱。她体味不到宁晓彤说的“没心没肺”是什么意思。若从另一个角度来理解,秋旖沫也可以说自己活得没心没肺——她感觉自己的心都快死了,早就快没心了。

宁晓彤请了一周的假陪着秋旖沫在上海到处游玩。只是,宁晓彤再不带秋旖沫出入酒吧那样的场合了,因为那样的场所并不能给秋旖沫带来真正的疗伤。秋旖沫也不需要用投入另一桩情感的方式来剜肉补疮。她似乎也没法再投入另一桩感情了。她们俩有空只是一起逛逛南京路步行街,或者一起去黄浦江岸走走。偌大的上海,似乎每天都有全新的景点。有时两人哪里都不去,只呆在宁晓彤的租屋里一起谈谈心。明媚的春天来了,万物都在悄然复苏,秋旖沫在宁晓彤的照顾和陪伴下,冰封的心也渐渐复苏明朗起来。


上一篇: 《第六十一章》     下一篇: 《沧浪之沫 第九章(115)
责任编辑: | 已阅读2007次 | 联系作者
对《沧浪之沫 第九章(114)》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