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浪之沫 第八章(111)》--何美鸿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4-18   共 0 篇   访问量:1972
沧浪之沫 第八章(111)
发布日期:2019-04-18 字数:3088字 阅读:1972次

次日便是十月一日国庆节。国庆节的热闹气氛只是属于城市的,于乡村并无多大意义。昼出夜伏的秋家村民照例和往常一样,该上田的拿了铁锹到农田里去,该伺弄菜畦的提了个挎篮去园子里。只有念了书的孩子们因难得的三天假期而欢天喜地地甩了书包歇息在家里。

秋旖沫起得很早,然后去灶房帮奶奶生火做饭。村里的气温一直偏低,秋旖沫离开灶前一会竟觉得身上有些作冷。

米粥煮好,全家一起围坐在堂屋的八仙桌旁吃早餐。秋守业吃得很快,一会便啜完,然后看了秋旖沫一眼,把筷子往桌上一搁,对她发话说:“旖沫,你也老大不小的了,村里像你这么大的女孩子早都嫁了。我跟家里商量好了,今天带你去相亲……”

秋旖沫听得一惊,手里拿着的筷子险些掉落在桌上。她还没回过神来,只听秋守业继续说:“要是相中意了,年关时就把婚事办了。以后别总想着打什么工,一个女孩子家的,不要动不动单独跑外地去。”

秋旖沫想说什么,又怕被爸爸生硬地反驳,她望了望一旁缄默的奶奶,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她没想到,这次回家来,爸爸竟已给物色好了人选让她去相亲。相亲就相亲吧,就当是走过场,若不去又要惹爸爸不高兴。

于是早餐后,在爸爸和后妈的陪同下,秋旖沫在村东头花狗叔家见到了由花狗婶牵线由那人母亲陪同过来的男生。

秋旖沫记得当初二伯母试图介绍秋以洋的同学给她的时候,爸爸曾说过“就是买包老鼠药把你毒死,也不会让你跟他走”之类的发狠的话。那时她还单纯地以为爸爸想要找的女婿要求挺高,可现在他们带她来见的这男生,似乎连二堂哥那同学也不如。这男生就隔壁村的,比自己小一岁,个子瘦瘦小小,看样子像个没经世事的中学生。秋旖沫本就不情愿来,这会连敷衍的神情都佯作不出来了,只淡然的语气勉强与这男生在花狗叔家的东厢房里闲聊了不到五分钟,便找借口先行回家去了,留下爸爸和后妈与那个男生的母亲还在堂屋里闲说着那些无聊的客套话。

这一整天秋旖沫便不再出门,要么帮奶奶在灶房干一会家务,要么就一个人躲在西厢房发会呆。午饭时秋守业回到家来,问她对那男生的感觉怎样。秋旖沫没吭声,自己的不回答算是给爸爸做了交代。——原本她那么早独自从花狗叔家出来就已是给爸爸做了交代。秋守业见她不吭声,也没多说,只是脸色明显有些阴沉。秋旖沫觉得家里又没法呆了。章翔默昨晚还让她在家多陪几天父母,可她这刻就又想着逃离家,逃得远远的。

晚上,秋旖沫和奶奶在西厢房睡下时,奶奶试着问她:“今天那个男生看过没?中意吗?”

“没感觉。奶奶,我才二十岁,过两年找也不迟。”秋旖沫哄奶奶说。秋旖沫原本还想跟奶奶解释说,人家大城市里的女孩二十岁还没开始谈恋爱的比比皆是,可想想还是忍住了。她知道,在相亲这件事上,奶奶和爸爸的想法是一致的。奶奶也希望她能相亲圆满,把亲事定下来,以后就再也不必去外地了。

“你跟奶奶说,在外面是不是找了男朋友啊?”

“还没呢。”秋旖沫缄默了一会说。

秋旖沫恍然觉得着这对白有点熟悉。她记起去年清明来家时奶奶也问过类似的话,她也是这般相似的回答。

“要是在外面找了合适的,什么时候带回家来看看,免得家人操心。”见秋旖沫没吱声,奶奶又说。

“知道啦,奶奶。”秋旖沫故作轻松地说。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对奶奶隐瞒自己在外面有个男友。她想着时机还不成熟。

只是,当晚,她又失眠了。想起爸爸一整天对她阴沉的脸,她便有些后怕。很可能到了明天,爸爸那阴沉的怒容就变成雷霆发作了。秋旖沫害怕被强迫答应与白天见到的这男生交往。莫说她不中意这男生,就算差强人意,她也不敢想象自己的后半生在周边这熟悉的小村里度过。不是嫌弃小村的贫寒偏僻——她怕,怕面对这众多的熟人,怕人们知道她的过往,知道她有病——有乙肝,还有性病。她害怕人们在背后对她的议论纷纷。

想到这些,秋旖沫又是一阵辗转反侧。乡村的夜宁静而黢黑,西厢房的窗口与四面墙浑然成一片玄色。她双眼空洞地呆望着这墨天黑地,心无法再宁静下来。她打定好了主意,等天一亮就离开,永远地离开家里。她的命运不要爸爸来做主。她的命运只适于交给没有熟人的环境——她要永远地与过往的自己斩断联系,就必须将自己从那些熟悉的村人中远离。

西厢房的窗口渐渐亮了起来,偶尔从不远处的邻居家里传来一两声公鸡的啼鸣。这个时候村里人还没起来。只是村子里的鸡鸭猫狗很快就会率先醒来,村子里那些手脚勤快的男女也很快会接着醒来。秋旖沫等不及外面的天色完全放亮,等不及他们完全醒来。她要赶在他们之先起床,再悄悄离开。

奶奶的鼾声还在此伏彼起。东厢房那边爸爸的鼾声也隐约地传来。秋旖沫蹑手蹑脚地起了床。她的行李包就放在旁边柜子上。她的一万多块钱还在行李包里。拿点钱给家里,是她能孝敬奶奶和爸爸的唯一方式了。她拿起行李包,悄悄走到堂屋去。怕弄出动静,她又悄悄走到灶房。她在灶房找到一个废旧塑料袋包好了一万块钱,自己只留下不到两千块。她将贴在灶房门前那早已褪色了的对联撕下一个角,然后从行李包里取出随身携带的一支圆珠笔,在对联上写下了几句话:

“爸爸,原谅我这个不孝女,可能这一生我都不会回家了,替我好好照顾奶奶。”

写完,秋旖沫把那字条放进包了钱的塑料袋里,然后又悄悄走回堂屋,把那个塑料袋放在堂屋的八仙桌上。她怕打开堂屋大门出去会弄出动静,便又悄悄走进西厢房。她在轻轻打开西厢房通往屋外的侧门之前,又回望了奶奶一眼。天色渐亮了些,奶奶还在熟睡之中。这刻,秋旖沫多想带着奶奶一起走,一起去东莞凤岗镇的那个维修小店,可是这太不现实。她想着以后再难看见奶奶,心里又无限牵挂。

她走出门,然后将门轻轻带上。整个小村处在醒来前的岑寂之中。天气有点微凉。这个时候途经村里的公交车还未来,也许到大城镇的时候能赶上去往高安市的大巴。秋旖沫马不停蹄地走,一步也没回头。她就这样一路徒步走到了大城镇,搭乘上了通往高安的大巴,然后又转道南昌,顺利买上当晚八点四十分去东莞的火车票。


上一篇: 《客秦关》     下一篇: 《沧浪之沫 第八章(112)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972次 | 联系作者
对《沧浪之沫 第八章(111)》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