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浪之沫 第八章(110)》--何美鸿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4-17   共 0 篇   访问量:1921
沧浪之沫 第八章(110)
发布日期:2019-04-17 字数:3284字 阅读:1921次

章祥默的维修店自开张之日起就顾客盈门,生意一开始就有了好彩头。章祥默也很快适应了从一位西装革履的茶楼经理到一位穿着蓝色工服的技术维修员身份的转换。店里承接的主要业务范围是洗衣机和空调修理,这些维修通常需上门服务,章祥默于是经常外出,秋旖沫就一人看着店。偶尔有些顾客会把坏了的彩电和风扇也搬到店里来让帮忙给维修。章祥默有点忙不过来,到五月中旬的时候,招了个学徒的伙计来店里帮忙。伙计姓朱,约莫十五六岁,似乎刚从学校出来不久,不太爱多说话,一副稚气未脱的腼腆模样。秋旖沫跟着章祥默一起喊伙计叫“小珠子”。平常伙计就住在维修店附近的一位亲戚家,有时章祥默在店里维修电器,小珠子便在一旁打打下手。有些故障较小的电器,小珠子便亲自上手。更多时候章祥默就带着伙计一块出门。他们常常一大早出去,临吃午饭再回来,等吃完午饭休息一会又出去,临傍晚才彼此一身臭汗回来。有时特忙,距离店里较远,午晚饭都在外面吃了回来。

秋旖沫正式过上了维修店老板娘的生活。章祥默每周交给她一次伙食费,她很早便起床去附近的集市买菜,顺带着买早点回来。等章祥默吃完早点出门,秋旖沫便开始清洗两人头晚洗澡换下的衣裤,然后打扫店里的卫生。做完这些,剩余的时间便可自由支配了。店里没有电视,章祥默有个笔记本电脑,店里不久装了宽带,秋旖沫于是每天没事就打开电脑在网上看看电视,听听歌,或偶尔练习打字。到临近中午时,她会打电话给章祥默问他回不回店里吃午饭。如果回来,她就开始择菜淘三个人的米;如果不回来,秋旖沫偶尔仍会一个人泡方便面,或者将头晚剩的饭菜热热随便对付一顿。

章祥默白天较忙,但所幸晚上的时间充足。两个人要么一起呆在店里对着电脑看网络电视,要么把卷闸门关了,手拉手出去到外面出去走走,看看凤岗镇别具特色的排屋和碉楼,或者去镇中心热闹的凤晖园里散散步。这样的日子令秋旖沫过得很惬意,很知足。六月中旬的某一天傍晚,章祥默挺早回店里来,还给她买来一条一千多块钱的黄金手链。

“喜欢吗?”他说。

秋旖沫不语,只由衷微笑。她相信自己这一次是的的确确找到真爱了。她享受这种平静爱情的幸福。过往的一切不如意在他为她腕上戴的黄金手链面前,在这个早出晚归忙于活计的男人面前,似乎早已不知不觉云淡风轻了。她才知道为过去交往的那些男人付出的感情都是浪掷。人们常说“好事多磨”,原来要觅得一份真正的感情也莫不如此。秋旖沫暗想着,上天终究还是眷顾自己的。这种眷顾来得其实并不晚,她不过才二十岁。二十岁,命运是真正将安宁与幸福妥妥帖帖地注入她的生活之中了。

日子一天天往前推移,在凤岗镇小店里安宁平稳的生活依旧在波澜不惊里继续。六月倏忽便过了,暑气熏蒸的七月也在弹指间过了,八月也转瞬即逝,一晃九月到来了。

九月维修店生意不算太忙,章祥默也很少外出。秋旖沫想起自己很久没回故乡去了,便想趁着国庆节期间回一趟老家。章祥默立马点头同意了:“回去看看你的爸爸妈妈也好,替我问候他们一下。”

那年的九月二十八是中秋节,与国庆节相隔没几天。秋旖沫提前给家里打去了电话,然后陪章祥默在维修店里过了中秋节,并打算好次日动身。中秋节的晚上,两人一起合吃了一块月饼,章祥默喝了点酒。秋旖沫开口向章祥默要点钱回家,章祥默给了她五百块钱。

秋旖沫是以女友的身份跟章祥默要钱的。之前他跟她借过一万块钱。那时他还是以借的名义,那时他们的感情基础还不是很牢靠,可是现在与章祥默在一起生活这么大半年了,秋旖沫根本没打算要他来归还,尽管她能猜到,章祥默这大半年里帮人维修净赚的钱至少两三万了。她自己身上还有一万多块钱。去年从家离开后,她就没往家寄过钱,这次回家她想多留点钱给家里。与章祥默在一起,除了基本的生活费,她觉得自己也不需要花什么钱了。

章祥默要看店,不能送她,九月二十九日,秋旖沫一早从东莞坐车到广州,然后再转道南昌,再乘大巴回高安。她在高安找到一家银行,从里面取出了一万块钱。回到秋家村来的时候,已是次日中午了。

家里还是老样子,奶奶比去年见到时似乎又老了几分。小弟弟小妹妹又长高了许多。爸爸秋守业见到她依旧话语不多,后妈对她还算客气。

村里前两天下过雨,气温比广东低了很多。秋旖沫这猛一回到家来,还有点不太适应故乡的气候。奶奶说,中秋节的晚上都没见到月亮呢。奶奶还告诉秋旖沫,她的堂哥秋以洋这次也回家来了,不过他是在中秋节当天回来的。

“你看一晃两年没在家过中秋节呢。记得那次中秋节你还发烧哩。”奶奶有点怨怪的口吻叨叨着。

秋旖沫奇怪奶奶的记性居然这么好,连她自己都快忘了。她倒是想起还欠着堂哥的三百块钱。那还是她刚从收容所出来时堂哥给她的。已两年未见,秋旖沫也想去看看堂哥,于是半下午的时候又骑上自行车赶去了大城镇。见过堂哥,好容易说服他收下了那三百块钱。两人闲聊了一会,秋旖沫又有心想去大表姐家的店里看看侯佳茵。秋以洋说:“别去了,侯佳茵不在,上午我去她店里买东西,听说她到她未婚夫家去了。”

侯佳茵是端午节后订的婚,未婚夫是侯佳明妻子的一位表弟。秋旖沫心里感叹着那些和自己差不多年龄的女子,果真都是订婚的订婚了,嫁的嫁了。

“旖沫,你找男朋友没有?”秋以洋笑道。

“没呢。”秋旖沫还是比较谨慎,暂时不想把自己和章祥默的事告诉亲朋知道。然后她反问道:“你呢?”

秋以洋低头略带羞涩地笑了笑。秋以洋脸上的神情给了秋旖沫答案。

“是不是到过年时候就该吃喜酒了?”秋旖沫笑道。

“差不多吧。”秋以洋洋溢着一脸的幸福。

秋旖沫暗又想起了章祥默。她转而想起先前跟黄贵初提出结婚时的情形,心里就莫名有些顾忌。结婚的事,于自己或许还太早。她只是在内心里暗暗希望着章祥默会是她情感生涯里遇见的最终且永久的那个。

傍晚秋旖沫告别堂哥骑着自行车回到家里来。然后偷偷在西厢房里给章祥默那边打去了个电话,告诉自己已到家了。

“没事就在家多呆几天,多陪陪家人吧。”章祥默在电话那头说。

“好,”秋旖沫答应着,“你一个人在店里要好生照顾自己。”

当晚,秋旖沫又和奶奶睡在西厢房。在东莞凤岗镇的近半年,秋旖沫夜夜与章祥默同床共枕,乍一离开,还真有点想他。


上一篇: 《沧浪之沫 第八章(109)》     下一篇: 《客秦关
责任编辑: | 已阅读1921次 | 联系作者
对《沧浪之沫 第八章(110)》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