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士》--若水亦轻柔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4-13   共 0 篇   访问量:1092
烈士
发布日期:2019-04-13 字数:986字 阅读:1092次

穿上草绿色的衣服,跨上同样的包
在亲友同学镇街干部欢送下
汽笛一拉,火车载走了一个青春年华
祖国有无数扇门,需要年轻人的敏捷值守
那个军人吃香的年代,真的是因为战争支配了你我
无数扇门里无数个你我,冷冷的雪天枪枝陪伴着你我
最孤独最漫长的日里夜里,起初的焦虑化为了雾或烟
铁流在血管里神经中游走,纪律把军人塑造成一个象样的兵
一切的鸟都可以跳跳闹闹,草原的鹰也有放浪的时侯
绿色的你我,必然把集体的灵魂整妆
家人的惦念,在回信中永远重复生涩的缠绵
偶尔回忆桑椹树下的顽皮,和情窦初开的阿莲的目光聚汇
十五的月亮十六圆,血染的风彩常常拼不过走私的小老板
等不起你我山河眷恋的清寂,姐姐来信说阿莲又生了一个胖小子
大漠的荒凉因为有了你我的陪伴,竟然连草木也变得熟悉
可是有一天,风云起兮雷电舞
鲜血被黑暗吞噬的肃穆,突然传到了家里
有一万种依依不舍,不想离开队友
他们是你再世的兄弟姐妹,营盘中磕磕碰碰的严师益友
困难中帮助了你我,危险关头能不迎头直上
用身体,用臂膀,用手指的爱的洪荒,酿造大爱的天荒地老
亲人的泪,剐心的难受,钻骨的痛
生你的母亲哭嘶了声,耗倦了神,她的儿子回不到怀抱中
黑纱中的你笑容可掬,被你营救的战友红肿着眼睛向母亲黄金一跪
哀乐曼回,人头簇动,你的身影逐渐高起来
母亲的腰佝偻下去,失神的眼眶没有了泪,青丝正被白发易
领导的安慰,战友的关切,亲人的鼓励,社会的同情
把母亲石头坠江的怮伤,一点点缝补回来
母亲叹了一口气,重重看了一眼像框中的你
你曾经那么熟悉,那么机灵伶俐
如今盘踞在母亲心头,结成一个土堆
不是这颗星坠落,总还是有一颗不知什么名儿的星,要从天空划下来
我问问儿子,母亲说
你怎么不言语一声,给妈妈一个讯儿,就倔强地作了主张呢
你妈妈的心,是和你连在一起的呀
母亲的泪眼又模糊了,她可爱的儿子一直在对着她笑
山峦,松柏,野草,花,儿子仿佛在说
我并不寂默,妈妈,彼此郑重
二O一九,四,十三凌晨首发于《扫花》文学网

上一篇: 《》     下一篇: 《“无地理标识”的诗文全是空话-从歌词《亚洲雄风》废话一篇说起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1092次 | 联系作者
对《烈士》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