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岳顶》--秋天洁云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3-29   共 0 篇   访问量:1592
登岳顶
发布日期:2019-03-29 字数:4997字 阅读:1592次

       阳春三月。周未,我们一家三口从家门口登上了丈夫的亮同学开的一辆银灰色的面包车,车内有亮妻及同学照夫妇一共七人。我们一起到宜阳县穆册乡境内的花果山登山游玩。
       车,出库区,进大坪,穿油花基地,过青沟水库,越嵩宜界岭。因大家首次来,路途陌生,面对突然而至的岔道一脸的茫然。为不误行程,丈夫在穆册关山下找到在此居住的战友军做向导。就这样,两辆车,左拐右拐,一前一后,风驰电掣般的向目的地驰来。
       不久,车,缓缓地停在空旷的停车场的宣传栏旁边。
       花果山森林公园即在眼前。

       由于市县领导来此扶贫检查军脱不了身我们与其道别。然后,驱车缓缓的向山上进发。途中,出现了岔道。而车没有丝毫犹豫就驶上华山民俗村的主道,另一条则是通向岳山顶的路径。车,开足马力,却还是嘶哑着嗓子吃力地爬行着。当车爬过九曲回肠(其他人数着数着都记不得多少,而冠儿说有七十弯)的华山山道顶峰时,华山民俗村的上空炊烟燎绕。晌午了。顿时觉得饥肠辘辘。于是,大家便下车休息,拿来随身带来的水与食物,简单补充了能量,又游览了华山寺。最后,俯视着山凹中梁建平的《岳山顶上那一抹夕阳》笔下女主人公居住的村子,好奇心驱使我们本想至南门一探究竟,但一看为时不早,便启程从原路返回。下了山,又踏上叧一条通往岳山顶前有水帘洞的停车场,此时,已经是下午一点多钟。草草游看了一番,除照同学由于身体的一些原因而留在车旁外,其余六人拾阶而上,穿过水帘洞旁的小道,顺着两边耸立着奇形怪状或气势雄伟的花岗岩岩石的山谷,向岳顶挺进。
       岳顶山,是花果山四大景区之一。位于公园东部,面积2100公顷。山势奇特,植物茂密。岳顶为花果山第二高峰,海拔1643米,自山脚拾级而上,有2.5公里石台阶步道可达峰顶。
 
       登山二里许,亮一行三人突然坐在路边,我和丈夫无论用啥样的激将法,他们坐下也有万千个理由说没信心登上山去。见他们打退堂鼓,我也有些许犹豫。亮同学夫妇及照妻对我们说,要去你们快去快回,多拍些美景照片咱们共同分享。丈夫在一旁说,你们真是群逃兵,战争年代早做俘虏了!引起大家的一阵哄笑。走,他们不去,咱去,大老远来,咋能半途而废!丈夫说话间,落在后面蹦蹦跳跳的冠儿,赶上来,幷超过我们,把我们甩得老远。
         长长而空寂的山道上,游客廖寥无几。在旅游的淡季里,倘若独自穿行在这幽行而荒凉的山谷,冷不丁传来猫头鹰的哀号或者沙沙啦啦的风吹草动,纵是英雄好汉也不免心有余悸,不寒而栗。
       
       半道上,我们遇见一个年轻的男士及两个女子带着两个七八岁左右的女孩儿,她们一边慢吞吞地走着,一边吃着零食。我们紧走几歩,赶上并超过了他们。
       
       由于这里海拔高,气温低,昼夜温差大。山下春暖花开,山上阴坡处还有班班驳驳的冰雪。石块铺成的路的两边,布满大大小小形态各异的石块,这些灰褐色或青色的不知名的树木大部分生长并分布在石缝之间,有的甚至根扎于巨大的岩石上。由于气候的原因,此时,虽然看不到它蓬蓬勃勃碧绿旺盛的模样,但足以让我对大自然如此顽强的生命力,敬意之情油然而生。
       一路两边千姿百态的岩石峭壁,并没有引起我们特别的注意。我们却在鬼斧神工的面壁崖前停下,伫立仰望,它好像挂在天地间的一面镜子让人思过,悔改。
      前面的路,渐渐变得陡峭难行。
       我们到了岳山脚下。
       岳山,仿佛是矗立在天地间饱经世事苍桑的擎天巨人,用淡然的目光俯视着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客人。
     驻足仰望,透过灰褐色的枝枝桠桠,虽看不见高处,但可以隐隐约约分辨出半山曲曲折折弯弯绕绕的山道。
         这是我平生中,首次步行攀登这样险峻的高山。
        开始,我还能一步一步有节奏向高处迈进,跟上丈夫坚实的步伐。渐渐的,气喘吁吁,扶着索缆,脚歩似灌铅般的沉重。见我落后边,他就在前面等着我。驻足喘息中,仰望前路的石阶,寻觅冠儿,只见高高的半山腰上闪现他瘦小灵巧的身影。
      偶而,有游客下山,迎面过来,我们慌忙避让。只见他们侧着身子小心翼翼地横着脚步与我们擦肩而过。
       望着等在前面的丈夫,我重新鼓足勇气,缓慢地重新向上攀登。
       就这样,走走歇歇,歇歇走走,也不知走了多少时辰,也不知上了多少层台阶,也不知流了多少汗水,上啊,上啊,还是走不出这个半山腰。平时,一般不喝矿泉水的我却把丈夫带的一瓶水喝了个底朝天,但还是口干舌燥。我真有些泄气了。
       快了,已经不远了,你瞧,冠儿在高处看着我们呢!丈夫期待地看着我说。
      是啊,父母是孩子的一面镜子。在孩子面前,如果自己弱不禁风,连战胜眼前这座大山的勇气也没有,让孩子日后何以面对并挑战难以预知的人生?
       想到这里,也就是在这种信念的支配下,我终于一鼓作气,在丈夫的陪伴下,攀登上了峰顶。
      看着早已登上峰顶,独自坐在岩石上休息的冠儿,看着他绯红的稚气的脸庞,他爸对他啧啧称赞,并语重心长地对他说,以后,不管是生活还是在学习上,若有今天登山这股劲头,咱干啥事不能成功?!
     
       站于峰顶,心旷神怡。夕阳把群峰及人浸染成了橘黄色。春风忽来,汗,倏然全消。凝神谛听,林滔阵阵,似万马奔腾; 放眼望去,群峰点点,重岩叠嶂,千姿百态。宋代邵雍诗曰“予看山多矣,未曾逢此奇。巨崖如格虎,险石若张旗。云气间舒卷,岩形屡改移。丹青难尽处,四面皆如斯。”  如果等到满目翠绿,山花次第开放,层林尽染之时,眼前必是另一景象!
        下山之半山腰,我们又和刚才的两个小女孩及跟随在她们后边的家人相遇。看着两个单薄的女孩子一步一歩努力向上攀登的背影,我想,这坚强的幼小的背影,令一些望山却步的大人包括我自已也觉得汗颜。
        登山难,下山也不易。面对那雾霭挂在万丈峭壁间的石道,我只觉得举歩维艰,头晕目眩。为安全起间,丈夫不离左右,一步一步紧紧地拉着我的手,直至脱离危险地带。

      紧绷着的神经终于松驰下来。
      静悄悄的山道谷中,只有我们一家人“嚓”“嚓”的脚步声。左右巡视四下里无人,一时兴起,我便放声朗诵起徐志摩的《再别,康桥》“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我轻轻地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
        红尘之中,我们太在乎他人的流言,太在乎他的目光,以至于唱首歌、甚至高声说句话,也要左顾右盼。平时,我尽可能循规蹈矩地用已经苍老的容颜锁往这颗难以泯灭的童心。
         在只有我们一家三口的此方天地里,面对岩石的聆听,树木的颔首,山泉的伴奏,我可以放纵地说笑,可以朗声地高歌,可以在忘形中寻找久违的童贞的欢乐。    
    “ 朗诵得中们!”他似乎还沉醉其中。
       一个女人最大的幸福,莫过于人老珠黄之时,还有人怜惜你,欣赏你,甘愿于似水流年中与你一起变老!
      等到我们一家三口出了山谷,赶到车旁,与一行人会合时,已将近下午五点钟,这才匆匆地踏上了归途。下车到县城的餐馆吃饭,亮同学看着我们发给他们的一张张岳山风光的照片,无不为自已未能坚持而深深的遗憾。可不是嘛,没有汗水的付出,没有登攀的坚韧,怎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壮志豪情!
     
     
     
     









     
     
     








       

       
     
       
     
     

     
     
     
     

       
     
       
     
     
   
       
       
       
     
     
       
     
       
       
       

上一篇: 《乡音乡情》     下一篇: 《故乡的燕子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1592次 | 联系作者
对《登岳顶》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