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水落花》--赤风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3-19   共 0 篇   访问量:2247
鄙夷
发布日期:2019-03-19 字数:1712字 阅读:2247次


腊月寒天,朔风凛凛。我穿着厚厚的羽绒服从火车站出来,还是感到丝丝寒意。我在一家点心铺买了两只热气腾腾的肉包子,一回头,发现墙角竟然静静地躺着一只墨绿色的钱包!

钱包啊!我兴奋得正要上前收归国有,不料早有眼明手快者捷足先登了!只见一个穿着单薄的灰夹克的打工者,一弯腰,捡起了钱包。我心中一阵失望,又一阵鄙夷:拾金而昧,太不道德了!

不知从何时起,我内心就有了许多鄙夷:鄙夷社会,鄙夷不良风气,鄙夷一夜暴富,鄙夷……就连我妈也是我鄙夷的对象:老太太平日里节衣缩食,就算施舍穷人半毛钱也不肯,却喜欢在节日里轧热闹,譬如什么春节、劳动节、国庆节……她总会购来许多便宜却用不着的东西。就说今年双十一吧,她不顾家里微波炉多得要造反,又从天猫以二折的价格,海淘来一只东洋鬼子的微波炉。你想:日本电压110伏,我国却是220伏呀!结果一插电,“噗”地一声,这只可怜的微波炉就这么武功全废了!嗤!我鄙夷!

我心里想着事,眼睛却一直紧盯着这个打工者。只见他小心翼翼地打开钱包,仔细搜寻着,最后抽出一张卡片,看了半天,然后急匆匆地跑到路边,拦下一辆的士,绝尘而去。哼!有钱上酒店宾馆潇洒了吧?呸!我鄙夷!

我坐公交回了家,而不是打的,勤俭节约好家风嘛!

一进家门,老妈就欢天喜地地沏上一杯热茶,问寒问暖。

我慵懒地地靠在客厅沙发上,啜着热茶,突然目光定住了:茶几上赫然也有一只墨绿色的钱包!

我忙问:“妈!这是您的钱包吗?”

老太太正往茶几上放干果点心,闻言点了一下头,说:“是啊!”

我松了一口气,埋怨道:“妈!钱包干嘛不藏好?搁在客厅里多惹眼!”

老太太唠叨上了:“我怎会那么粗心大意?是来不及收好!你不知道,今天下午,我去车站接你,去得早了,又坐公交回家。这一来二去的竟然把钱包弄丢了……”

我一惊:“您把钱包丢了?”心里却已经明白了七、八分,追问:“是不是一个灰夹克的打工仔送回来的?”

老妈也很惊讶:“是!是!是打工仔!是穿灰夹克来着!咦!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支吾道:“打工仔……打工仔大多喜欢穿灰衣服嘛,我……我猜的!”

老太太划着十字:“感谢万灵的上帝!钱包失而复得!里面上千块钱哩!”

我忍不住道:“妈!您更该感谢那个打工仔!——这么冷的天,您给人沏杯热茶了吗?”

老太太不满道:“沏什么茶?瞧他那样子,脏不拉几的,万一有传染病什么的,怎么办?再说了,我的钱包还给我,天经地义,有啥好谢的?”

我一时无语。

晚上,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觉,心里一直在想:我妈,我自己,还有那个打工仔,究竟哪个更该鄙夷呢?


上一篇: 《春水》     下一篇: 《诚实药水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2247次 | 联系作者
对《鄙夷》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