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宵节的记忆》--翟梅兰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3-08   共 0 篇   访问量:1580
元宵节的记忆
发布日期:2019-03-08 字数:2267字 阅读:1580次


 

过了初一就是正月十五元宵节,我情不自禁想起贫困潦倒的童年闹元宵的情景,那时的元宵节一点不亚于新年,甚至比过新年更精彩、更丰富。

曾记得上世纪六十年代,每到元宵节前,母亲依然在灶火要忙活几天,炸油菜、剁馅儿包饺子,尤其是蒸馍,不知哪朝代传承下来的老风俗,元宵节的馍花样百出,枣花馍象征生活甜甜蜜蜜;麦穗垛、谷穗垛象征来年五谷丰登,生活富有;还有口噙硬币背驮水的钱龙膜、寓意龙显神威风调雨顺;灯盏馍、姑娘吃的包袱馍,男孩吃的布袋馍,通称吉祥如意馍,自然也少不了黄玉米面、红薯面菜包馍。正月十六晚上各神位前烧上香,汤圆饺子敬过神后,再把各种吉祥重新摆上,处处有灯盏,灯盏馍四周高中间一圆坑,放上棉油用棉线做灯捻拨出上沿,燃着直把油熬干为止,所以十五也叫点灯节。过后吃馍也有规定,谷穗馒、麦穗馒两次完成,比一般馒大一倍,吃时必将切成四份,小馍吃完再吃大馍,先小后大,俗话叫:“老鼠拉木掀,大头在后头”。也是希望日子越过越富有的意思。

元宵节元宵是必不可少的一道主食,那时都叫汤圆,为了团团圆圆甜甜蜜蜜,家家都吃自己做的汤圆,将酒米拌少量水半小时后倒在石碾上,人工推推碾碾然后再罗罗,半天才能弄成。汤圆馅通常用大枣或柿饼(柿骨峦)切碎拌上红糖芝麻和花生,洒上姜汁就成了,吃起来香甜可口。元宵节还有个老风俗,年关结婚的新媳妇串亲有红包可赚,至今仍在继续,串完亲戚回娘家过十五,十七回婆家,娘家要为女儿准备一份大肉礼配上粉条,里面还放上两支红蜡烛和发面用的教子,说是给婆家添财添光明,人丁兴旺发家致富的含义。

我们村东头有几个连在一起的打麦场平坦开阔,每过完五天新年,勤劳的人们开始张罗扶秋千,一群身强力壮的年轻人自告奋勇备好材料,在合适的地方挖一个深坑,竖一根一丈多高的粗杆子,埋好夯实,再用三个大石头挤紧,竖干顶端安个牛车轮,再将稍细两根一丈多长的木杆分别车轮两边,另一头并排牢牢固定在车轮上,悬出两头各绑上一个牛索套就成了狗撵兔秋秋千,两头坐人体重还要差不多,大人一头一个,孩子一头两个,基本保持平衡。大人孩子都喜欢坐,孩子们又挤又抢甚至大哭大闹,无奈排队轮流,由家长负责自己孩子。有时俩妇女坐上,叫嫂子的兄弟们肩扛棍子上端顶着横杆,使劲的推转,推的越快转的越快甩的越高,两个牛索套甩的跟横杆平着,转的飞圆,呼呼生风。推累了跑出去休息,再进来两个继续,企图把她们推晕掉下来看笑话,但胆大的坐者拦紧绳索微闭双眼,尽情的享受腾云驾雾的感觉。这秋千胆小的我坐过两次,还把心提得老高。这狗撵兔秋从开始到十七结束,除了夜间从没闲过。

还有一种叫“狗探鱼”秋千,趁土圪塔挖一个斜土坑,把带轴的牛车轮竖起来,下轮埋土里,上轮窄梭着,坐上人下面躺个人双脚蹬转上轮,上轮坡度很大无轮谁坐上经不住折腾,转不了几圈必定摔下来,引起大家一阵哄笑。还有一种叫单套秋,做起来简单坐着也安全,老少皆宜,好多在自家院里用四根椽子捆绑两个柯杈,四个小土坑一埋上面绑根横竿,两根套绳一绑便好,孩子们坐上家长推着后背往前一送,前后游荡非常自在。

我们村每年十五还搭台唱戏,锣鼓声唱戏声,还有做小生意拉长嗓门儿:“冰糖疙瘩花米糖、琉璃格崩小口哨”的叫卖声,吵闹声欢笑声响成一片,秋千离戏台很近,周围看热闹的里三层外三层。晚上吃过汤圆饺子,大人领着孩子提着五颜六色的纸灯笼纷纷走出家门,集中在戏台秋千附近,晃晃动动闪闪烁烁,是那时孩子们心中最美好的记忆,也给丰富多彩的元宵节增添了一道靓丽的风景。那时的灯笼大部分是大人用竹蔑或高粱杆扎成的,糊上白纸画上图案,小竹棍一穿就成了,有小鱼灯、蝴蝶灯、小龙灯…虽然算不上精美,但丝毫不影响孩子们高涨的快乐情绪,当然也有买的精致的红沙黄穗圆沙灯,黄绿螺丝方灯等,还有十几岁的男孩子把提前预备好的旧扫帚把、笤帚骨朵、刷子骨朵集中一起,在场边配上干草点燃,手捏把柄在空中绕着圆圈或撂一丈多高旋转着,一串串火星四溅,噼噼啪啪地响着,孩子们不停的追赶着笑着。也有一伙人登上村后的坡顶放烟花火把直到深夜,那时的山村元宵节真叫有滋味、有意思。   

古老的村庄,花花绿绿的戏台,那旋转的秋千,五彩缤纷的灯笼火把,那密密麻麻欢笑的人群,热闹的场面,还有流传千年的老习俗,一切都淹没在历史长河的洪流中,付之东流,留下的只有挥之不去的美好记忆,值得永久怀念。

 

 

 

 

2019年2月18日


上一篇: 《春始》     下一篇: 《上 坟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580次 | 联系作者
对《元宵节的记忆》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