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聪震文集(A)》--五彩池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2-28   共 0 篇   访问量:1505
野百合(刘聪震)
发布日期:2019-02-28 字数:2411字 阅读:1505次



      人世间,哪一种“植物”最美呢?我印象中的老实说我以为是百合。百合是一种非常动人的可爱的植物,我喜爱的是它的花。百合的花有白花,也有红花。开红花的叫“药百”,开白花的叫“饭百”。饭百的花能吃,药百的花据说不能吃。饭百可以长得很高,它又粗又壮,花形很大,纯白纯白的,漂亮极了。而药百则不然,它瘦小、纤弱,秆儿细细的,它开的花小,也不是纯正的红,说是红,其实不过是红、黄二色,其间还点缀着些黑点儿呢,它花瓣能翻卷,故而也叫卷百。我的家乡一带所多的乃是饭百,它们是野生的,亦称野百合,我对这些野百合充满了神秘、好奇,也充满了挚爱。山野中、灌木丛林中,那立插插的门墩儿石湾的悬崖陡坡上,如果在暮春、初夏,有白色的似百合花的旗帜向我展露出来,被我远远地瞅见,被我认定它就是百合花的身影,我便会不顾一切的朝那个“视点”攀跋而去………

      当我来到近前时,噢,真可惜!美丽的百合花,它已盛开多时了,最先开出的一两朵几近萎缩,它发黄了,蔫了,对呀,那我就不折它了,让它成为种子吧。稍稍有点发黄的,没关系,对不起我要掐你走了,而至于盛开的美的让人诧异的一尘不染的几朵白精灵,是的,我将要不客气地掐你回家了。至于花蕾,如果马上要开,明天就可撑出一朵花,那我也要折你走。为什么把美都要损毁了?为什么要这样残酷呢?我告诉你一个小秘密吧,我有一个小小的心愿,我要将它们拿回家,让妈妈给烙百合花饼子吃呢,一朵烙一个,用花蘸和好的面糊“烙坨面”——百合花能吃!

       百合花是美丽的花、动人的花、洁白无暇的花。百合花是动人心弦的花!野百合的可爱是缘于它的花,同时也是缘于它下面所结的百合。饭百合可是能吃的,但鳞茎大多总是发苦,如果遇上不苦的倒是可以挖回植栽于房前屋后,那不仅是风景同时也可以供作药用或食用的。有一年春天,也是在那门墩儿石湾,我早早地发现了一株野百合,它长得不高,约摸尺许,头顶上连花蕾的影子还看不出呢,但是它粗壮的气势已能看将出来。它钢笔般粗细,虎势绰绰,生机不凡,旁边还有上一年度死去的老杆。我喜不自禁,正是合于栽植之时节,于是不管三七二十一,我费力不少,挖出了它。这株百合根须俱在,只是不带泥土,其个头并不大,它象一只大柿子,我心想未必就能真的栽活。我把它栽到屋后那深厚的黄土层里,浇了几次水,它居然不“换意”就那么活了,当年它开出了花三四朵,我想的是如果不是挖它栽它受了折腾,那它定然是不止开这些花的,只是听说,百合是每一个年轮的生长期就能有一朵花开出,人们往往还可以根据它花数的多少来判断它已生长的年限(龄)。我心中暗想,自己一定要记住栽下它的第二个年头里,它的花究竟能是几朵,而以后它又是不是每年都多出一朵来,然而我总是把这忘得一干二净,只是觉得它一年比一年长得要高、要壮,比我高多了,甚至跟大人一样高,摘花亦非孩童所能及。是啊,野百合栽到了自己家门上了,它就由“野生”变成“家生”的了,一家人都爱护有加的。不知是谁提出,不折花朵它会生长的更好,于是就不再折它的花了。它结下了许多种子,那每一朵花所演变而来的一个“种囊”,每个里面恐怕都有成百成千的种子,把它撒散在屋后却也并不见生出什么小百合的苗子来。不知是过了几年以后,有一年我姐姐的脚扭伤了,大抵是因了这个原因就从旁挖开它,剥取了一些鳞片,拿它捣烂敷伤以用,这时竞发现它已长得很不小了,我知道后颇有怨恨——这虽然是很应该挖的,它是“物有所用”,派上了用场,可不该单从一旁取鳞片呀,应从四周均匀剥开几层那不多好嘛。那样它还可以继续生长下去。但不知是谁建议还是趁势挖掉算了,已长了这么多年,该吃它了,它又不苦,是饭百,否则要是由于剥取了一些片茎而让它烂在了地里,岂不是太可惜。想想也对,我就同意挖那百合了。这百合栽时,是我所为,因为怕它的身子“东倒西歪”,故而所栽较深。栽下后的年月是因为有一年雨多,房后之地表蹦了一次,百合下陷了许多,因之彻底挖出不并大容易了。是谁帮我挖的已记不起来。总之,挖出时那百合异常骇人,它比一只大碗还要大,整体之外尚有许多鳞片的,那为我姐姐疗足所取之鳞根本不足以损伤它的生命力,甚至可以说对百合是一种“解脱”。我惊讶极了,全家人都为之惊奇,都说早知这样应慢点挖,不损其根剥取些再把它继续栽着不多好啊。但是,既已决然挖出也就失去了那种可能性。这百合挖出后是怎么吃的,我毫无印象了。我仅是记住了栽植它的始末。

      是的,余之年幼之时善于猎奇,栽一株野百合,目的仅仅只是栽它而已,并没有想到它日渐能“大”。到青年时代奔走四方,意在求取命运的“好”,然却屡屡不能,且愈来愈糟。及至人到中年,欲求心之“宁”然,更又不可得。我进退失居,无所适从,深感生命的无奈与人生的渺幻。今天,我已明白自己所谓的人生“目标”是什么了,可那能够实现的几率却又是一个接近于零的数值,这不能不令人沮丧。我不知道是将自己播种于荒山野岭间的好,还是被上帝移植到肥田沃土上的好。百合,你能回答我吗?(刘聪震)


野百合(散文)

中国文学网http://www.literature.org.cn/Article.asp?ID=22266

中国作家协会http://www.chinawriter.com.cn/zp/ycwc/ycsw/135_110942.htm




           


上一篇: 《呼伦贝尔的付春成》     下一篇: 《远念李娜(随笔/刘聪震)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505次 | 联系作者
对《野百合(刘聪震)》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