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聪震文集(A)》--五彩池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2-27   共 0 篇   访问量:1171
幼时的惊风(刘聪震)
发布日期:2019-02-27 字数:1847字 阅读:1171次

       一个人对童年生活的记忆,究竟能延伸到怎样的一个度,恐怕没有人能说得清。我认为,人对情景的记忆和对事物的认知完全是两回事。譬如,我女儿是从两岁就开始认字了,她最早认识的汉字是“伞”、“门”、“鱼”、“水”、“山”“火”,但我可以肯定,她对“水”与“火”这种物象的认识,绝对比她认识汉字要早得多。

      我这篇文章,写我幼时的“惊风”,它应该是属于我对情景记忆的“极限”时段。“惊风”始于几时?结束于哪一年?我是不可能有印象的。反正,“惊风”是在我上学前就痊愈了的。那么,也就是说,对于我,“情景记忆”的最远时段当是在我七岁之前这样一个断面上的。但是今天如果要让我具体讲清是发生在哪一年,究竟是在几岁,我则是没有办法回答的。但不管怎么说,我对“惊风”的印象却异常的深刻——

      那往往是在夜深人静之时,也不知道是几点了,我“大惊失色”哭叫起来,手足痉挛,抽风不止,我不断叫喊“妈,我怕,我害怕......妈呀,我要亮!......”要亮,也就是要灯光,需要点灯,于是家里人——妈妈或姐姐,她们一边安慰着我,一边迅速点起煤油灯。灯亮了,我惊恐万状的盯着橙黄色的灯光,心里的紧张在慢慢地消减——但这病要“解除”却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妈妈赶紧拿绣花针,用针尖在我的手指尖上狠扎一下,要扎出血来,否则就无法把我救过来。其实,我并没有感觉到针尖扎手指的疼痛,每次我都是很配合的伸出手让妈妈扎,最严重的时候,那是要扎破10个手指的。看着手指里的乌黑的血在冒出,我的恐惧在消退,然后,我又安然地睡去了。我得的这是啥病啊?莫名其妙。每晚,关大门之前,妈妈要为我“叫魂”,她不断地喊:“震娃回来了,回来了.......”我今天我怀疑这种办法是否管用,但当时的确是起有一定的安慰心灵的作用的。那不是迷信!

      我那时,似乎还有“夜游症”的。明明天都黑了,我还要拿着一把砍柴刀,跑到附近三五百米远的背湾里,去砍乌桕树的枝杆,要把那东西弄回来欲做陀螺来玩。这种反常的思维令我的妈妈和哥哥姐姐们担忧不尽。为了给我“收魂”,妈妈常在锅台上设一个魔阵的布局,并让我也仔细看着,她将几粒大米,摆成一定的形状,用酒盅或小瓷碗扣着,第二天一大早再去揭开来查看,结果往往都是发现米粒移动了位置。那是说明我在夜游、我在跑,但没有跑出盅子口或碗口这个魔法的天地......

      幼时的古怪的我,惊风泣雨,惊扰全家,苦坏了我的母亲。然而,我的记忆力却没有受到伤害,并且我尤其擅长对某些方面的特殊记忆。不过,极不好的是,“病魔缠身”,竟成我一生的专利。我幼时还患有“风市”之疾,遇湿、遇雨即发,至今未愈;及长,口腔溃疡,又纠缠一生。

       阿弥陀佛。我“惊风”之疾惊吓我的母亲,后又瘫痪双腿吓杀我的妈妈。我十分惭愧,我是多么的对不起妈妈啊——尤其是在我养育儿女之后,在我中年,我忽然认识到了。我之一生,“无病无灾”,远我而去;“多灾多难”,形影相伴。幻时患“惊风”,铸成永远的梦境。现在我是不知道自己该要说什么好了。(刘聪震)

   

                               2008.1.20 晚


 中国文学网http://www.literature.org.cn/Article.asp?ID=25377

 中国作家网http://www.chinawriter.com.cn/zp/ycwc/ycsw/135_115274.htm


上一篇: 《悼孙犁(随笔/刘聪震)》     下一篇: 《我曾是一个瘫儿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1171次 | 联系作者
对《幼时的惊风(刘聪震)》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