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聪震文集(A)》--五彩池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2-27   共 0 篇   访问量:1001
石榴树(刘聪震)
发布日期:2019-02-27 字数:2643字 阅读:1001次

      在我的出生地“中垭”那个小山村,我家所独有的果树是枣、杏和石榴,别的像枇杷、核桃、拐枣、桃子、柑子、柿子等,这都是别人家也照样都拥有的东西,我觉得那并不稀罕。是啊,有且只有石榴我才认为那是真正有趣而魅力无穷的果物!

     石榴,你知道么?肯定知道,这是一种南北方常见的水果。但是,你不要搞错了,盘中的石榴或画中的石榴是不能等同于我所钟爱的那株趣味无穷的石榴树的。我家的这株石榴树是棵颇怪异的树。说它怪异,不言而喻那是因为它不能吃,它是太酸了,根本不能让人吃下去,就是再成熟,它也就是那个德行,一个字:酸!这下不用说了,谁都明白了,这是因为它的品质太差——是品种不行啊。不过,也没关系的,你就宽容点儿,树毕竟是树,一种景物而己嘛,至少我是这么想的,至于你别人是怎么想的我才赖顾及的呢。我觉得石榴树是非常得好玩的,尤其是它的花。是啊,那花形是多么的漂亮啊!凡见过这种花而不懂欣赏它的人我觉得那是才真正的傻子一个呢。石榴花,它有红色的,也有黄色的,另外还有白色的呢。我家的石榴树花为红色,不过偶而也夹杂些黄色,或者说在它的某一个枝体上是黄色的。我曾记得堂姐似乎跟我打过赌,考过我关于那花的“红”“黄”问题,我当时答得并不正确,确信它全然为红色,结果经现场察看后方知,它靠上方伸出来的那个小树杆为黄色,下边那个树的主杆很茁壮,一概为红色。我之所以判断失误,那是因为我很少上到坟园那儿去玩的原因。这石榴树是长在房背后面的,再上去就是那面积不小的坟地了。我常出入阳沟,其所见也就是那红色的石榴花。

      石榴花是很容易脱落的,我们或捡拾它或摘取它,觉得它好像从来都是红色的。玩味石榴花于手上,你会发觉石榴花的好看是在于它的形体的美,它像一个小小背笼,细而长的,化缘是分成五等份裂开来,由上观之是漂亮的五角星,那里面的花叶似红绸子一般裹满了小背笼的顶端,十分有趣。如果将红绸子扯去,并去除花蕊,这时候如果给小小背笼安一个烟袋杆似的小棍子在它的腰上,那石榴花就颇似一个曼妙的小烟袋锅儿了。我们用这石榴花做游戏,真是意趣横生,世界上有比这更美丽的小烟斗吗?没有了……呵呵,如果你有这种体验那就太好了。石榴是极可爱的,它的一生由小变大,始终是一只花。小背笼时的石榴花渐渐变成圆滚滚的石榴,那只是花腹的无限扩大而已。到了秋季十月以后,石榴成熟了,它的外形更加好看,酱红色的,颇具审美的意义,而画家入画的石榴景物正是这时的它啊。打开石榴,那里面的色彩就更是迷人啦,它里面的果粒的分布是那样的有规律和那样的晶莹碧透。只是唯一不好的是,我们的这颗石榴树每年成熟年年都是酸的,它是只能供人欣赏而不能让人食用的,这颇是可恶啊!

      怎么能改造这株石榴树呢?没有好的办法,听说让它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是可以获得新生的。于是乎,大哥就郑重其事地将其从根部给锯了,听说它是可以再长出新一代的石榴树的,那时候它也就不会再酸了。哈哈,真好!这石榴树真是颇有能耐,伐去所有的主杆后居然不死,且它当年就发出了许多幼苗,过了一两年我们又从其中选出一个壮苗子留下来,期盼它慢慢长大。然而,这时一个较意外的事件出现了。我们的这颗石榴树连同几颗棕树,以及许多红椿树那是长在邻居D哥的屋后的。为何会这样呢?这是因为早年间,在我爷爷的手上时D哥的屋基也是我家的地皮,而D哥也并非现在这所房子的建造者,他是后来买下这所房子后住才成为新主人的。据说当时的房屋建造者,是只换下了庄基地而没有置换屋后的空间,如今D哥请人出来说话要求用其他地块儿换取这屋后的护坡地皮,并提议说那些“将大未大”的几颗红椿树木料可提出来归我家所有,几年后再伐下它们。从道义讲,他的要求是合理的,他家的屋后怎么就是我家的呢?由“表面”形式和情理上讲,他都说得过去,于是经商议我经年在外工作的父亲就同意了。那时,我们尚小,什么都不明白,具体操办就由大哥来进行了。我记得,因为要置换给人家了,我们是很不情愿未来别人那地界拥有石榴树而自己没有的尴尬,于是就决定除去它。在这一点上,我大嫂非常坚决她想都没想便砍掉了它,这做法其实于我们那是不谋而合的事。D哥也不是什么好货,谁都清楚。大嫂砍掉了那小小的新生发出来的新一代的石榴树,我们不禁又想,这根本不会使石榴树绝迹的,它是还会再长出新的幼苗子来的。是啊,我们一不做二不休,反正老石榴树已伐去几年了,他们也觉不出有什么的。我们就拿来挖锄,把那老石榴根挖了一番。这样,我们就把石榴树彻底的除去了……

      时间灭失一切旧的,也创造一切新的。我离开故居已足20年了,沧田桑海俱已往矣,我家的竹园在地面都发生了巨大的位移。现在看到这些我真是愕然不已,这些年来,我也回过几次老家,但都非常短暂,屋后的坟园也不大去的。去冬,大哥新房原址翻修落成,我又回了次老家,我依然跟着我的睿智柔和的可爱的弟弟。在我独自一人时,我偶转悠于滕木茂然的坟园,看得较为细致,我为种种植物而惊叹不已。也就是在这一次吧,我在D哥的屋后,我们原来长石榴树的地方发现了一颗已经成年的茶茶杯般粗细的石榴树来,它虽然比我们原来的那颗石榴树要小点,可它不就是原来的树的复制么?我的心里不由得骤然荡起一丝震动,脸红了……

     喔,那新一代的石榴它甜吗?我是无心情,也无颜去过问它了。(刘聪震)


                                  2005年5月4日深夜


中国文学网 http://www.literature.org.cn/Article.asp?ID=20853

中国作家网http://www.chinawriter.com.cn/yc/2007/2007-11-21/13714.shtml


 


上一篇: 《美丽的叶子》     下一篇: 《紫色马蹄莲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1001次 | 联系作者
对《石榴树(刘聪震)》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