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聪震文集(A)》--五彩池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2-26   共 0 篇   访问量:1552
大道有术
发布日期:2019-02-26 字数:1744字 阅读:1552次

       关于“文学”应该说是非常有趣的。近读王蒙先生的一篇文章,先生说,他自已最喜欢的一句“自撰箴言”是“大道无术”,这话如果用之于文学那就不能不令我“大大的吃惊”了。当然,同一句话有不同的解释,按王蒙先生的“作解法”自是有他个人深刻的道理在的,这话嘛,那可是真理——不管是关于文学,还是关于别的。无疑,在这里我并不是为了辩明什么,而是仅仅想借先生的话做一下“相反向”的发挥,所以才有此命题:大道有术,尤其是关于“文学”。

       文学向来是很古怪的,也是很神秘的:为什么有人一写就成名家,而为什么有人苦苦求索、拼命写作,搞了一生仍是一事无成、默默无闻?苏联作家法捷耶夫说,“重要的艺术技巧问题是要依赖作家人生观的深度,和他包罗生活现象的广度来解决的。”自然,这是说了一个关于“人生观”的问题;另外,据最权威的结论、最公正的说法,文学即人学,文品即人品,一个人在文学上所取得的成就,最终是要靠其品德决定高下的。应该说,这与“人生观论”并不矛盾。可是问题就出在:为什么有人,“人确实很好”,是一个好人,但就是成不了气候。你说他是“品德还有所欠佳”,这实在有点冤枉了人家,你说他人不勤奋也不正确,你说他文学修养不行或天分不行,他自己也不大承认,别人也不忍心这样说。然而,究竟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种很普遍的现象存在着,就我想只有四个字:大道有术。大道难道会无术吗?按照王蒙的意思难道是只承认“小道”才“有术”吗?我想,显然不是,他是正话反说,他强调的是“有术”,这“术”既是人生观,又是对客观规律的认识与把握。

      文学家巴金说过,“文学的最高技巧是无技巧”,这要看我们怎么来认识它,这话应该是有前提的,首先你得是一个对文学有绝对把握能力的作家,然后才是彻底的“放开”自己。没有这两点做基础,这话显然就成了是“骗人”的“鬼话”。有无技巧从来都是相对而言的,巴金先生“最无技巧”的作品,对他本人来讲可能就是觉不出技巧的存在,但对外人,对研究者来讲“技巧”不仅存在,而且是“极有技巧”的。是的,同是巴金本人,他也还说过:什么是技巧?我想起一句俗话‘熟能生巧’。很显然,巴金当然是承认“技巧”的存在的。他讲的“无技巧”是从某种境界生发开来的。这与王蒙的“大道无术”同一经脉,同出一辙,完全相一致。此之可谓圣贤所见略同也。

       我们的一些作家只所以没有成为“大手笔”,我想问题还是出在“学习不够”上,他们不仅仅是没有学到大技巧,就连小技巧,中等八样儿的技巧也没学到。古代的韩愈说“学业有专攻”,荀子说“专心一也”,这“专”与“一”是有讲究的,“专”要深专,“一”要全力以赴,探索规律。否则,就谈不上“专”“一”的问题。小道有小术,大道有大术,术之不同,道之不同也。搞写作、弄文学,只想“发展”,不思“继承”只重写而不重学,只顾修身而不顾修文,这与大道是南辕北辙的,非常可笑的。当然,也有这样一种情况,重文而不重修心养性,到头来也只能是空有技巧而无内容实质,这样与大境界越来越远,也就自然与“大道”要失之交臂了。此,又一忌也。

      是啊,走不上大道的人,他永远都只能在小道上徘徊。苦矣!

       您知道大道之术了吗?我虽没有说清楚它,自己心里却是有点明白它了,尽管我永远都成不了大手笔,永远也成不了气候。(刘聪震)

   

                                                 2000年6月8日夜


上一篇: 《红豆树(刘聪震)》     下一篇: 《拜访(刘聪震)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552次 | 联系作者
对《大道有术》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