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聪震文集(A)》--五彩池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2-26   共 0 篇   访问量:1126
一棵枣树(刘聪震)
发布日期:2019-02-26 字数:1558字 阅读:1126次

       枣树是长在塄坎的边上的,为什么是我家的我也弄不清。估计,这是约定俗成吧。它与我家的自留地也就三尺之遥,我们要上枣树很简单,腿从坎上向外一跨,一只脚便在树上了。这枣树是在坎下的刺架里长着,那刺架的刺是枣树幼苗的刺与刺梅的滕蔓所构成的世界,谁要近身这颗枣树,一句话:难矣! 

      枣树在陕南,在我的家乡身影极其单薄,可以说,附近的庄院村落,一般都没这玩意儿。我们那个小自然村就它一颗,谁都知道,甚至整个村民小组也就是它做老大了--因为,虽然有些人家也栽了枣树,但它们都很细小,酒盎子般粗细的,那算不得树啊。我们的这颗枣树则不,它足有一只唐瓷缸子那么粗.当然了,这个围度于别的树种来讲,实在算是小儿科了。但枣树生长得极其缓慢,这株枣树的树龄至少也在百十年以上了吧,从我们记事它就这么粗细,一直老是这样,似乎它就是铁树,而生长那是没有影子的事。不过,枣树也有特点,它的根系极其发达,可谓生命力顽强。它的生长一般都是成片成坡的分布的,我们的这颗枣树也是这样。它的附近、它的下面很远的地方都是枣刺小灌木。这种情况,真的,人有时候便不能不费解啊。我的家乡有一个地方叫枣树湾,但据说人老几代都不曾有枣树存在,我们所看到的往往也只是一些枣刺,纯粹灌木丛。枣树,那是被称作“爷孙树”的。什么意思呢?也就是讲,爷辈们植下树到孙辈的手上,才可能看到挂果。枣树的生长周期真是太长了,我们家有枣树,实在是令人欣慰! 

      有枣树,吃枣就方便。谚曰:“七梨八枣”。是这样,一到秋季的八月枣就熟了。熟枣是白色的,脆甜,若能由白转红,那就非常好吃,极甜了。可是,大多的情况是,枣一长大,还是绿的,我们就开始品尝它了。通过漫长的一个阶段,枣儿慢慢、慢慢被摘尽打光,最后直至哪个枝梢有隐匿的几粒红枣也被投起的石块打掉,这一年的枣也就算结束了。就我所记,要把枣看好,不被孩提骚扰,到一定时候一举打掉的情形则极少.通常的情况是,往往没到那个时节去枣儿也就流失了。枣树也歇枝的,它有些年份繁盛了,隔年便结得稀少或者干脆不结,这,你是没有脾气的。孩子家总是特别好吃的,由于我们家有一颗枣树,我颇觉自豪,至少这也是一种福气呀…… 

      树是有生命的,它和人一样,至于命数的长短,那也是不可预知的。这株枣树,本是我家所有,它就像那颗千年大枇杷树一样,因某种历史的原因归属于我家的名下。然而,又由于新的因素,人们认为它不再属于我家了,它收归到了集体。于是谁都可理直气壮地来采摘它,自留地的边上被踏出了条小路,做为农人的大哥就心生一股恶气:“留它何用?这已成一颗是非之树,不如砍了!”大哥就把它伐了,锯成很大一堆柴,置于原地,待它干枯。有人非议,大哥就说:“这枣树自古就是我家的,现不归我了,长在地边不仅荒地,而且招人践地,我咋能不砍它呢?不过,话说回来,这树我不砍,你们谁也不敢来砍它,它的生长权在我………” 

      大哥是一介“莽夫”,系文盲,又系残疾之人,苦苦劳作是他的立家之本。我们本是兄妹成群的,可长大后纷纷撤离故土,老家就只留下了他一人了。一些人总是要“凌弱”的,大哥就保持了日益“强硬”的态度,砍枣树只是他最基本的旗帜之一。我慢慢地深深地理解了他,可我也怀念那颗来之不易的果树呀!如今记之,以示怀念也。 

      为人处世,我已没有观点了,悲乎也哉!(刘聪震)


上一篇: 《我怀念那一只瓶子》     下一篇: 《红豆树(刘聪震)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1126次 | 联系作者
对《一棵枣树(刘聪震)》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