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聪震文集(A)》--五彩池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2-26   共 0 篇   访问量:758
我怀念那一只瓶子
发布日期:2019-02-26 字数:1761字 阅读:758次

      在我的记忆中,我弟弟的童年期或者说是幼年期似乎是很漫长的。我之所以产生这样一种感觉可能与弟弟小时好玩玩具,同时又喜“耍弄棍杖”扮演“孙猴子”的角色,与比他要小得多的孩子们在一起做游戏有莫大的关系。

       弟弟的玩具,我印象中最深的是他用泥做成一些很规则的长方体的小泥盒,盒内放肉蚂蚱——这是不斗的蟋蟀,家乡的蟋蟀不论公母从来不斗。弟弟静静地一个人玩这种东西,非常投入,这是我绝对不搞、也不屑于一搞的把戏,没一点意思嘛,可他津津乐道于此。有一天,他带我去参观他的“神圣之物”,我非常蔑视,心里想,也太愚蠢了,把肉蚂蚱装在那里面不是把它捂死了吗?弟弟说不得那上面用细纤细棍儿扎有很多小孔的,我又想既使这般它也会急死的。弟弟小声示意,不要发出动响,那肉蚂蚱还会叫起一种声音的。我不信,静候了一会儿,盒子里果真有声音在叫了,弟弟贴近自已的耳朵让我也仿照他的样子来试它一试。我不用试便已很清楚了??原来旷野里,房前屋后泥土里的声音居然是它的叫出来的。于是我便非常震惊于弟弟的“发现”??直至现在我亦觉得在家乡、在我幼时,那取蟋蟀来玩的于我们来讲,弟弟当算得是“首创”呢。于是乎,我便很尊重他的劳动成果,我没有去破坏他的那些泥玩意儿……

      是的,我们的童年时代是非常穷苦的,也是非常的贫瘠和单调的。我们所玩过的玩具太少太少了,记得我双腿瘫痪后玩过的那辆红色的铁皮小汽车曾是何等的激动人心啊,那时弟弟也有一样东西,那是一对美丽的红公鸡,公鸡相向而立,共食着“一盘”东西,手一按动,它们就一起一伏,用嘴去换啄那个盒儿。至于别的玩物之类我想不起来了,大抵也不会有的吧。

       应该说,小时候我们对玩具是十分渴念的。但是哪里能有可供人一玩、可供人珍视的东西呢。记不得襄渝铁路是哪一年开通的,总之是在七十年代初了,那时我还是“小不点”的角色,我们顺汉水直下,去县城可坐汽船,也可以坐才通了不久的火车。弟弟坐火车从县城返回的时候便得到一个非常漂亮的玩具,这玩具就像是现在这般的一只装果露或饮料之类的“酒瓶子”。它是玻璃做的,就像现在的500克容量的酒瓶那样大,它的线条十分优美,瓶外是许多突起的小疙瘩,圆圆的,使瓶子的韵律更美,更富有观赏和玩的价值,我始终没有弄清那小疙瘩、小点儿是为了点缀瓶儿,还是为了瓶儿更坚固。弟弟说,那是一位喝了里面的汽水的旅客送给他的,我便非常地羡慕,并时时在想,能有哪一天自已坐火车时也能得到这样一个瓶子该多好啊!可是谁也没有得到过,并且也没有谁在火车上看到过那被人喝的瓶儿,自此以后我非常向往那火车了,觉得它很神秘,我也憧憬起那车厢内的世界了。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我太想拥有那样一个瓶子了,弟弟就将他的那个瓶子送给了我。后来,这瓶子哪里去了,我的记忆的库存里就没有了它的影子。但是,我总是时常想起它,真的,我一想到玩具就想起了它。我不知道当时送我弟弟“酒瓶子”的那个人是否还在活着,我以为他的那种爱心是永远都要令人感动的。是呀,一个空瓶儿算不了什么,送他瓶子的人在当时,就现在分析大抵不是出于嘲弄的心理,这就很了不起了。那是一种爱,一种施舍,一种理解后的施舍,他理解小孩儿那好奇的天性。那送瓶子的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穷是富,我的确想象不出来,但我能想象得出那是一种平和与友善,那是一种慈祥!是谁给了我们的这种“施舍”,我今天还能不能再还给他人类似于这样的“施舍”呢?我们的下贱的昨天是怎么走过来的?我们今天衡量人性、衡量一个人是不是一个人?其准则又是什么?经常的在侮辱着人的哪是谁?谁又是被什么人在经常的侮辱着呢?你能回答吗?

        我怀念那只可供人把玩的瓶子,它使我想到了诸多的问题,它使我趋于平静,它也使人向往美、追求美,我坚定地认为玩具能挖掘人的“思维空间”,玩物怎么会丧志呢。然而人为什么从一生下地到死终生都要娱乐呢?我苦苦思索而不得其解,我是又要想起那只瓶子来了。(刘聪震)


上一篇: 《宝石花》     下一篇: 《一棵枣树(刘聪震)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758次 | 联系作者
对《我怀念那一只瓶子》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