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聪震文集(A)》--五彩池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2-26   共 0 篇   访问量:941
悼小水鸟的死
发布日期:2019-02-26 字数:1501字 阅读:941次

     压花雀儿,也就是弹花鸟。“雀儿”是小鸟的意思,这是我家乡的方言里“名词儿化”的一种表现形式。我坚信,名词儿化,这里面是含有“可爱”的表象成分在的。弹花鸟,当然是一种很可爱的鸟儿。这是一种水鸟。

      这种水鸟,体形大小若麻雀,但比麻雀要好看多了,它细细的身材,长长的尾巴,其色彩主要为白色,并间有黑色的条纹。由于它的尾巴总是在一上一下地闪动着,且很有节奏,也由于它觅食于山涧水溪,形似于水力弹棉花之型制,总之,我们的先人就叫它为“压花”之鸟了。这种鸟很少鸣叫,纵叫,也是在溪涧边也。我不知道这种鸟是怎么做窝的,窝在何处也并不知晓啊。我觉得它是很神秘的。水鸟嘛,都神秘,我一向认为。不过,我们也常常看到它在远离溪涧的地方出没,可并不知道它在干什么……

      我们的小学的校园,是在一个半山腰里建着的,前后左右并无人烟。在那校园的厕所的右上边不远处,那里生长着几株古老的大柿树,它与校园操场里、操场上,以及厕所下面洼地里的大柿树都遥相呼应着,它们共同构建了我们那所乡村小学奇特的自然景观。操场上的柿树有鸟洞,那是啄木鸟干的,而厕所后面的第一颗大柿树也有鸟洞,它照样也是啄木鸟干的。操场上的树干的洞位置很高麻雀做窝于这里,而厕所后边的那颗大柿树,主干粗大,啄木鸟所制造的洞一点也不高,愚蠢的麻雀居然也做窝于这里。几个好关注麻雀下蛋的同学,都曾得过手,掏过麻雀的蛋,并将麻雀的窝给掏出来扔了,但不要脸的麻雀却总爱到这树洞里做窝……我总觉得这鸟洞是十分迷人的.但是,一两年过去之后,由于树的表层的生长,洞口却越来越小了。我很神往这洞,却又失望于它将日渐闭合鸟们是无法在此落脚生蛋了。

       这一年暑假,孩子们都回家了。经常用小手探摸那啄木鸟洞的调皮蛋不会再来搔扰鸟儿了。可是我经常放牛却是要经过这里的,我总是想摸一摸那鸟洞。然而,实话告诉你吧,我胆儿颇小,有些不敢。因为我早都听说过鸟洞往往潜有蛇的传闻,据说有人在什么地方掏鸟洞,由于看不到那洞口,于是伸长脖子,张大嘴,正努力去看时,不料蛇从洞中窜出,钻入了喉中,那种恐怖实在令人毛骨悚然的……不过,我实话也告诉你,我十分好奇,不摸那鸟洞几乎是不可能的。我是一个收鸟蛋、觅鸟巢的高手,只是对这鸟洞心存戒备罢了。是的,我是一定要检查检查这啄木鸟制造的树洞儿了。这洞的位置虽说不高,可我要够着它还须稍稍攀爬那么一点点才行的,我抬着脚将左手吊抓于树上的一个位置,这就不免有些紧张起来,我忐忑不安地将右手勉强塞进树洞,手正往下伸,却明显地感觉到有一个东西唿一下就上了手背。我大吃一惊,全身都麻了,心想是蛇无疑啊。我的手急急退出时却又退不出来,手是被挡住了,用力退也不行,这时却见有血水顺手背流出,且有鸟的羽毛透露出来,方明白原来是鸟与手同时卡在洞口了。我把手往洞里一回,鸟掉了下去,我取出了手,见得手背粘着从鸟体内挤出的那尚未长成的鸟蛋……这时,我惊恐万分的心总算静下了一点点,知道这洞里没蛇,是一只鸟飞到我手背上来又吓着了我,我的手急着退出与鸟在一瞬间里挤到了一起,就把它给挤烂了啊!我在树下又静了静,再次将小手伸进去,拿出那鸟儿来看:啊!怎么是只压花雀儿啊?这是美丽的水鸟,它的内脏都被我挤出来了----

        我的心紧紧地沉下去了,沉下去了。鸟儿啊.....


上一篇: 《还阳草》     下一篇: 《宝石花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941次 | 联系作者
对《悼小水鸟的死》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