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聪震文集(A)》--五彩池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2-25   共 0 篇   访问量:867
也说“摄影敏感”
发布日期:2019-02-25 字数:2256字 阅读:867次

       我是摄影的一个门外汉,并不懂得什么摄影的“窍门”。可我总觉得艺术摄影也和其他艺术门类或者说是与其他的“行当”一样,总有个对职业化敏感的要求问题。新闻从业者往往对什么是新闻比较敏感,不敏感那就没法搞,不敏感那就工作不下去。据说,打铁的“铁匠”、做木活儿的“木匠”,分别也都存在对其自身行业“敏感”的问题。我相信这是真的。一个对“职业”性质木然的人,一个对自身工作一点儿灵性也没有的人,想必他是很痛苦的,也是很沉重的。

      诗人,是一种艺术家。据说,一般人当不了,因为它对“灵性”要求很高。“诗有别才”嘛,其实,这“别才”也正是所谓的“敏感”。写诗要求有敏感,写散文、写小说、写剧本,也同样要求有敏感,画家、书法家不用说他们也都各各存在对自身行当“敏感”这一问题的,否则,他们就不会走上这个“道儿”了,甚至于恐怕连门也难以摸着呢。这当然不是“唯心”的,也不是什么故作“神秘”,你想,一个人对职业、对业务很迟钝,他工作起来就一定很费力,很费力自然也就没有“效率”可言了。搞体育、搞音乐甚至于搞政治,以及哪怕是从事美容美发者,也都会有一个对其自身职业敏感的问题。而从事“摄影”的人,我想一定也不会例外吧。

      自然,“敏感”是需要后天培养的,尽管先天的因素也很重要,但是长期的工作实践,强烈的欲望和热情,是最主要不过的——一个禀赋很高的人,没有实践的锻炼,天才必也是显示不出来的。搞摄影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说就是培养自已对“摄影这一艺术门类”的感悟力和敏感性。要使自已永远、持久地处于“敏感”状态,那确实是非常伟大的。一个人只有保持高度的敏感状态,他才可能高产稳产,他才可能会取得一些成就,他才能将自已培养成一个叫人吃惊的“大手笔”。伟大的摄影家往往是以质量,但同时也是以其创作的数量取胜的。

       怎样才能使自已“敏感”起来?无疑,方式方法非常得多。古人云“汝欲学诗,功夫在诗外。”读书,学习,钻研其他艺术门类也能起到促进自已的作用,那是一个修养的问题。修养越高,“敏感”性越强,这是一个常识。但是,在这里我想说的主要还是一个“转换思维”——如何多“跑”的问题。毫无疑问,我们自身假如长期处于那洁白的“雪原世界”里,你会对雪景敏感吗?你对它还会兴奋吗?不会的,你绝对是一片“木然”;人们说春天好,而假如你一年四季,十年八年,永永远远都处在那样一个花的海洋里,想必你也看不出那花儿的美来了;同样的,你说你向往大海,让你在海洋中漂荡个一年半载,你不仅不会再有什么新鲜感了,甚至是再也不想过这“海上生活”了。正是这样,浩淼水域中的人向往陆地,就象陆地上的人向往水域一样。那靠的是心理上的感觉,农村人进城会觉得新鲜,长久住于城市的人却又是多么想到郊外去散散步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这就是所谓的人对自身环境的“厌倦情绪”。而大的艺术家们,他们却总是会循着某些规律去自觉不自觉地来克服这些有伤于创作的“缺陷”——你看他们在“东奔西跑”,无所事事,而当他再回到自已根据地来的时候,一下子就又敏感起来了。这是实现了自我“转换思维”的过程,也是认识了自我的过程。所以,我们还是强调要多跑,多多地跑。

       我们居住在山地,可以这么讲,大家对自身的环境,由于熟视无睹,那是相当迟钝的,反应上很不“敏感”,但平原上的人、江南水乡的人、大草原上的人,他们来我们这儿观光,那是你根本不能想象的了。人家极会“出奇制胜”,他们能“化平淡为神奇”,“敏感”得叫你啧舌。而他们在自已的家乡却并不会那么“灵活”。假如你去了水乡,你会比他们聪明;假如你去了草原,你也会比草原上的人颖悟。长年呆在风景区的人,就是景再好,他也会失去“敏感”。我想住在长白山的、九寨的、张家界的,久久、久久体验生活于那里,人也会厌倦,久而久之,他在那儿也就没有什么创造力了。对的,人对事物感到新鲜是会产生一种激情来的,这种激情因人而异,它是创造力,也是敏感力。张家界并不会因为先前去过无数多的摄影家,而使未来的摄影家们便无法表现出张家界,相反的,如果长久驻扎于那里的摄家倒是会有“郎才荡尽”的可能。因此,我以为提倡多走动、多观光、多跑多看,还是非常重要的。

      陕北榆林有一个名叫陈宝生的人,他立足于家乡,表现家乡,反映家乡,把黄土高原拍活了,他成了一个了不起的大摄影家。这种囿于自身而又能超脱自身的功夫是很能给人以深刻的启迪的。

      是的,敏感来源于比照,也来源于自身多方面综合素质的锤炼。愿摄影者永远处在艺术摄影的敏感状态里,不断地发现美、创造美,捕捉美的瞬间、再现美的氛围。(刘聪震)


                                          1999年1月26日下午


上一篇: 《我家的泡桐树》     下一篇: 《鸟与狗的听力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867次 | 联系作者
对《也说“摄影敏感”》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