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聪震文集(A)》--五彩池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2-20   共 0 篇   访问量:1030
吃田螺(散文/刘聪震)
发布日期:2019-02-20 字数:2208字 阅读:1030次

      世界上可供人一吃的东西实在不少,可是象田螺这样被江南人胡乱在吃的吃物在世界上恐怕还为数不多。田螺也能吃——并且连肠带肚一起吃,这使我感到非常惊讶!

     才到江南,我看到市场上有出售那小小田螺的,心中甚为费解,直到有一天一位远道而来的报界客人至单位,我陪他一起进餐,食堂为招待客人起见炒了四五碟菜,我才第一次看到了摆上桌面的一盘菜竟然就是那小小的田螺。这位报界客人是我故乡人,可能是在江南已呆了些时日吧,对于吃田颇感兴趣,而我却不敢下手,于是那位老兄就和我做了分工:他承包吃田螺的任务,我专吃另一盘自已素来爱吃的东西。然而那位仁兄总还是觉得很过意不去似的,反复强调田螺是多么的味美,一再让我“哪怕试几个也行”,我看他吃得非常有味儿,且又是口对田螺双手并用,吸吮得“滋滋”有声,我有点“心动”了便也就试了几个。果不其然,味道还不错呢。自此之后,我就嘱咐妻子如果在农贸市场一旦发现田螺就一定买一点回来,全家人都尝尝——田螺这东西有时价是很便宜的,我在长江边儿的常熟市福山镇就曾遇见一位在菜市场卖田螺的老大娘,那是用碗量,五毛钱一小碗,不用秤,老大娘一个劲儿怂恿我买些“吃吃”,只是我那时很厌恶这东西,哪有一吃的心思,便将此事告诉给在那儿工作的弟弟,弟言“江南人瞎胡吃”,一笑置之。可是自从我尝过了那玩意儿以后就一心想再试试它,于是有一次我就和妻子买回了四斤田螺,我估计这玩意儿是用油炸的,妻子便如法炮制,油盐调料一放,味儿果然和先前吃过的东西完全一样,我们的两个“双宝宝”争先恐后吃着,吃不出来的妻子用针挑出来喂给她们吃,可在吃的过程中我们却发现了小田螺腹中的小小、小小的田螺幼子,一家人心中便很不是滋味儿了,吃兴索然。这不禁使我想起了自已家乡的那种大田螺,它也是常有一肚子的“小儿子”。只是我们对田螺的偶尔“一吃”的法子那是与此法大不相同的呀!

      我的家乡在汉水流域,水田不多,但却是永久性的,它为单季稻种作方式,十年二十年水田不会改变,水是沟溪中的常年自然流水,水田也不会干枯,所以田螺的繁殖是大量而迅速的,发育也甚为良好,但是吃田螺的人是极为罕见的。因而田螺自生自灭,个头长得很大,当它繁殖太多了,影响水稻生长的时候,农人们就象捡石头一样会把它从田中将它检出扔到干岸上让它死掉、烂掉。当然,人们也会有吃它的时候,那就是春荒来了,饥谨的年代来了,一些有闲情逸致的人,一些闹着玩儿的人,就挑个儿最大的田螺捡回几十斤,烧一锅开水,放田螺于水捅中,然后将滚烫的开水倒入其中,将田螺烫死,再后就从它的“封盖”处用椎子往出一挑,揭开“盖子”,去掉肠肠肚肚和那个“指甲盖儿”,洗了再洗,冲了又冲,认为很干净了,脱掉水分才用油锅爆炒爆炸着吃。可是不知怎么搞的,它的肉嘛口感总是很“皮”,极不易烧熟,并不怎么好吃,那肉就跟蚌的肉差不多,实话相说,以它充饥意义确并不大的,而且还要遭人耻笑呢。不过有趣的是那田螺的肉最大的个头可以相当于江南水乡小田螺的整个身体。是这样的,北方人是没有吃田螺的习惯的。我的家乡是把田螺、螺蛳、蜗牛之类的东西一概都叫做“寡牛”的。寡牛又分了两种,水中的叫水寡牛,可食;陆地上的叫旱寡牛,不可一食。各地有各地的风俗话习惯,我是自从买过一回田螺吃过它一次之后,就再也没有任何想吃它的胃口和兴趣了。当然了,不瞒你说我在江南的许许多多的宴席上也从未见到过这道名叫烧田螺的菜的,纵是宴席时常有虾、蟹之类我也是向来都绝少有动它的时候。我不是嫌它和田螺一样,恶其脏,而是有一种粗俗的毛病,嫌吃这类东西很费劲儿很麻烦,它渣多而肉少,价值实在不大。

      至于田螺,我确是终生也不会再吃它了,我认为它脏还是事小,现代科学已经证明,许多微生物在超高温或超低温下也是丝毫不会有损于其生命安全的。一般地讲开水只能达100摄氏度,而食用油油温常可达到300摄氏度以上。但仍可以这么说,那许许多多的病毒和病菌绝非你开水或滚油就能把它们给对付了。因而我也常想,北方人没有“血吸虫病”这可能与远古以来就无人吃田螺有关吧。在江南,我们不是每年都要花大量的人力、物力来“查螺”吗?而“查螺”的目的也不过就是专门对付“血吸虫”的吗?依我看,这怕也是没有什么必要的,既然田螺是“血吸虫”的载体,是人类“血吸虫病”的病源,那我们就根本没有必要再吃这种劳什子了。同时,我也在想,既然人类不能消除吃田螺的这种毛病,“血吸虫病”也就不会在人类绝迹。而“性病”的泛滥也一样,在城市里人们并不大讲究,过多的、随意的去“沾花惹草”,疫情不生,疑难杂症不有那也才算怪呢!

      吃田螺是愚蠢的,不科学的,田螺能吃世界上还能有什么不能一吃呢,愿吃者三思而行之。对乎,谬乎?不可知也。(刘聪震)


                                 1996年6月3日晚无锡


上一篇: 《给雀儿送葬》     下一篇: 《乳婴梦妮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030次 | 联系作者
对《吃田螺(散文/刘聪震)》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