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二)》--端木文成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2-19   共 0 篇   访问量:2694
尾声(二)
发布日期:2019-02-19 字数:11877字 阅读:2694次

                                  尾声(二)

  这天下午,林德帮同事去***路的一家食品厂送快递,恰巧遇到了苏荣。那时,林德正要离开,苏荣叫住了他。

  “嘿!是你吗?林德,我的老同学!”苏荣趴在车窗喊到。他并没有下车。

  看见苏荣,林德有些吃惊。他走到苏荣车旁问到:“嘿,你现在还好吗?”

  “好得很!比以前更好了!你呢?”苏荣得意地回答到。

  “挺好的。你的公司搬到这边来了?”林德问到。

  苏荣笑着回答到:“哦,没有。我刚刚去果汁厂办点儿事情,回来的时候路过这里。你还记得吗?就是你原来工作过的那个果汁厂。不过它现在已经被收购了。”

  “哦,是吗?”

  “当然。我觉得它被收购以后比原来更好了——确切地说,是比原来更有前途了!”苏荣得意地笑了起来。

  “原来天下的乌鸦都一样!”林德想到。

  “说说你吧,还是一直干小快递吗?”苏荣问到。

  “是呀!要么我还能做什么呢?”林德回答到。

  “要不就过来跟我干吧!”苏荣说到,同时用手拍了拍车子,“干快递有什么前途?”

  林德看了一眼车轮,只见苏荣开的是一辆蓝白标致的宝马轿车。他笑了笑回答到:“我觉得现在的工作很好!”

  “难道你就不考虑着换一份工作吗?”

  “这份工作我做的心安理得,为什么要换呢?”

   苏荣撇嘴笑了笑,没有回复。他的脸色有些阴沉。

  “行了,那你忙着吧,我还有事,要先走了!”苏荣说到。

  “好的,正好我也赶着送快递呢!”林德挥了挥手说到。

  “那么再见吧!”说着,苏荣升上车窗。他开车走了。

  苏荣走后,林德回到车上出了一会儿神,然后笑着摇了摇头。这时他妻子打来电话,让他下班后去接她和孩子。前些天,她在一家地产公司找了份做财务的工作。因为需要上班,所以她把孩子送到了她母亲家,让她母亲帮忙照看。

  下班后,林德去到岳母家接妻子和孩子。途中,他去逛了趟甜品店。他妻子最爱吃这家甜品店里的甜品,可又嫌贵,总也舍不得买。今天,他要给妻子一个惊喜。

  他们一家三口在林德岳母家用过晚饭后,方才回家。在路上的时候,小永馨就已经躺在母亲的怀里睡着了。回到家后,邓倩将小永馨抱到床上,又照看了一会儿,方才走出卧室换掉鞋和外套。

  她刚换完鞋子和外套,正好她丈夫从洗手间洗完手出来。她调皮地向丈夫做了个鬼脸,她丈夫扬起眉毛得意地向她拍了拍衣兜。她了解丈夫。每次她丈夫要送她礼物前,都会有同样的动作和表情。她满怀期待地跑到丈夫面前。

  林德从兜里掏出一个小盒子然后背在身后问到:“猜我给你买什么好东西了?”

  邓倩有些吃惊。她高兴地猜到:“嗯…蛋糕?”

  “傻瓜,蛋糕哪能放进兜里呢?再猜!”

  “嗯…香水?”

  “香水情人节的时候刚送过!”

  “嗯…项链?”

  “傻瓜,我哪里有钱买项链呢?上次的香水还是我攒了好几个月的零花钱买的呢。再猜!”林德摇头说到。

  “那是什么呢?”邓倩自言自语地猜到。然而,她向丈夫问到,“对了,冰箱里还有水果吗?”

  林德向冰箱看去。

  突然,邓倩绕到丈夫身后一把将礼物抢了下来。她晃着礼品盒笑着说到:“我看看到底什么好东西!”

  林德一把抱住妻子说到:“你个小丫头,竟然敢骗我!”

  “这叫智慧!”邓倩得意地说到。

  礼物由礼品纸包装着。邓倩拆开包装,只见里面是一盒巧克力。她高兴地喊到:“哇!是巧克力!”

  “喜欢吗?”林德问到。

  “喜欢。”邓倩回答到。她在丈夫的脸上亲了一口,然后继续说到,“我怕长胖,所以一直都不敢买巧克力。咿,你真讨厌!为什么非要给我买巧克力呢?”

  林德笑着问到:“难道你不喜欢巧克力吗?”

  邓倩摇了摇头回答到:“是因为我一见到巧克力就没有半点儿抵抗力了!我吃起巧克力来更是停不了口!”

  “既然喜欢,那就赶快尝尝吧!”林德说到。

  他将妻子抱到了沙发上。

  邓倩迫不及待地拆开巧克力包装盒。看到盒里诱人的巧克力,她尖叫了起来。她用手指轻轻地触摸过每一颗巧克力后,又小心翼翼地拿起其中一颗送到鼻子前嗅了嗅,然后放进嘴里。巧克力的香浓不仅让她感受到满满的幸福,还让她想起了十七八岁时的青涩的时光。那曾是她最美好的时光!也正是那段时光,让她爱上了巧克力。

  林德取出香蕉和苹果。他先为妻子削了一个苹果。他妻子咬了一口又递给了他。他拿着苹果吃了起来。他妻子指了指香蕉。他放下苹果为妻子剥香蕉。

  “不行,我不能吃那么多巧克力了,否则会胖成猪的!”邓倩一边往嘴里递着巧克力一边对丈夫说到。

  “那有什么,保持健康才是最重要的!”林德一边剥香蕉一边说到。

  “那我要是真胖成猪了该怎么办?”邓倩凑到丈夫面前问到。

  林德看了看妻子,一副大义凛然的表情回答到:“你是我的老婆,跟胖瘦无关,我的老婆永远都是最美丽的!”

  “是吗?好像男人们都会这么说。真要是我们女人变了型,走了样,你们就会厌倦了。花言巧语都是你们男人的专利!”邓倩抿着嘴说到。

  “怎么会呢?朝三暮四都是负心人干的事,那些东西我可学不会!自从我娶了这么漂亮的老婆,就没有哪个女人能入我的法眼了!”林德一本正经地说到。他将剥好香蕉递到妻子手上,然后为妻子揉起肩来。

  “你可真会说,不过我得看你的实际行动。”邓倩咬了一口香蕉说到。

  “你看我这又剥香蕉又揉肩的,这么好的待遇,恐怕连总统都享受不到的!”林德讨好地说到。

  “我看最多及格!再说了,如果总统就只有这个待遇,还不如当个村长舒心呢!”邓倩笑着说到。

  “当个村长有什么舒心的?伺候我老婆才是最舒心的!”林德继续讨好到。

  “哎呦!我记得你以前没这么油腔滑调呀?是不是在外面和别的小姑娘就这么说呀?”邓倩质问到。

  “天呐!我的姑奶奶,你就饶了我吧,我整天脚打后脑勺的,哪里还有时间扯那些没用的?再说了,你就是借我两个胆儿,我也不敢招惹别的姑娘呀!”林德一本正经地解释到。有时候想想,他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不正经起来的。但是一想到自己不正经样子,他便忍不住发笑。

  “是吗?那我姑且信你一回吧!”邓倩抿嘴笑着说到。

  一个月后,邓倩发了工资。她要用自己赚的钱给丈夫买一件礼物。她逛了很多店,都没能选到合适的礼物。开始,她想给丈夫买一件大衣,因为她考虑到丈夫总在风雨里奔波。可另一方面,眼看就要入夏了,即使买了大衣,多半也成了摆设。她想来想去,决定给丈夫买一块手表。

  林德收到礼物后乐的合不拢嘴。在戴上手表之前,他就已经将妻子亲吻无数遍了。对于林德来说,这块手表不仅仅是一份礼物,更是妻子的满满的心意。他爱礼物,更爱送礼物的人。

  他们时常还会争吵,但过不了几分钟便又恢复如常。林德总会是第一个道歉的人。每当他们吵完架后,他们就会默默地回到沙发上坐下。他们会在沉默的时间里偷看对方。每次偷看后,邓倩会摆弄自己的衣角,而林德则不停地用手掌拍打他的膝盖。接着,林德会慢慢地向妻子靠近,直到摸到妻子的手;再接着,他就会一边为妻子捶腿一边向妻子道歉并且说起幽默的话。他妻子总会喜笑颜开,然后满脸歉意地扑到他的怀里。

  这年夏天,邓倩终于如愿以偿,去了国外旅游。这次旅游,目的地是泰国,和她结伴同行的,除了丈夫以外还有林月夫妇。他们首先去了普吉岛,然后去了曼谷。在普吉岛,他们行程匆忙,只停留了不到两天,便离开了。相比之下,他们在曼谷拥有更加充足的时间。他们在曼谷度过了愉快而又美好的一周。

  从泰国回来后,邓倩养成了读书的习惯。每个周末,她都会去林月家和林月夫妇一起坐在客厅里看书。有时候林德也会加入,但他通常都会带小永馨一起来。现在小永馨已经三岁了。小永馨很淘气,常常搅的他们没法儿安静。可是没有人会生气,相反,他们都愿意陪着小永馨一起玩耍。小永馨不喜欢待在家里,于是他们就带着小永馨到公园去玩。小永馨喜欢到处跑个不停。邓倩和林月跟着孩子跑一会儿就累了,于是坐下来聊天、看书。周文正一边陪孩子玩耍,一边和林德闲聊,走的乏了,他就会回到女士们身边安安静静地读书。有时候,他也会加入妻子和邓倩的话题,并适当地发表自己的观点。还有时候,他会因为一个话题和妻子争论的面红耳赤,争论过后,他和妻子都会陷入沉思,然后又不知不觉地和好如初。他喜欢谈论历史和文学,还经常把罗马帝国、奥斯曼帝国以及蒙古帝国的贡献进行对比,但总是认为蒙古帝国会更胜一筹。他也喜欢谈论那些伟大的文学先驱们,比如古代的荷马、但丁、莎士比亚、杜甫、李白,以及近现代的托尔斯泰、屠格涅夫、陀思妥耶夫斯基、曹雪芹、卡夫卡、雨果、巴尔扎克。最近,他又喜欢上了伏尔泰、黑格尔、尼采等人的作品。他也乐于把自己对这些大师们的作品的理解讲给她们。因为他对事情有着独到的见解,所以他妻子和邓倩都爱与他探讨。

  这年秋天,林月怀孕了。在休产假的日子里,她开始尝试写作。除了生产后的一个月外,她每天都坚持写作。就像她所说的那样,她不会写那些迎合大众的文字,只写那些她感兴趣的、纯文学性的作品。写这类作品是有难度的,也许好多年都无法完成。每当她认为可以截稿的时候,就会有新的经历和感悟,便会不断地修改已经完成的作品。有时候,我们口中常说的道理,只有在生活中得到验证以后,才能使我们恍然大悟。并不是讲的道理越多就越会过好生活。林月对这点就深有感悟。有时候,林德会调侃她说,她的作品还要修改三十年。她总是笑而不语。她想,她描写的是生活,生活只有到死的那天方能结束。她可以阶段性地发表自己的作品,但那绝对不是终结。如今她还年轻,生活对于她来说依旧漫长。她只能用一辈子去写一部作品了。

  林月也生了个女儿。她和丈夫给女儿取名叫做周雨彤。可平时,他们夫妇喜欢把女儿唤做小嫣然,以至于所有人都用小嫣然来称呼他们的女儿。

  这年中秋,林德一家去了母亲家过节。这天,马翠兰买了月饼又包了饺子,一家人其乐融融地吃了团圆饭。小永馨是家里的主角儿,她总能给全家人带去欢乐。

  不久前,大人们还为小永馨过了她的四岁生日。小永馨很淘气,也总爱发问。她经常会问出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让林德夫妇绞尽脑汁后仍然不知该如何回答。小永馨喜欢和奶奶待在一起,无论奶奶做什么她都会去帮忙。有一次,马翠兰被盆里的螃蟹夹了手指,小永馨就拿着创可贴去为奶奶包扎;还有一次,马翠兰在宰杀活鱼的时候,被溅了满脸的水,小永馨跑过来用自己的袖子为奶奶擦脸。马翠兰格外疼爱小永馨,她总是不厌其烦地陪着小永馨一起玩耍。在小永馨身上,她看到了海伦的影子。小永馨太像小时候的海伦了。她时常会因为想念海伦悄悄落泪,但只要一看到小永馨,她就会满怀笑容,忘掉一切忧伤。她对小永馨的那些天马行空的问题总能巧妙地解答。小永馨也总是聚精会神地眨着那双乌黑眼睛聆听着。

  九月下旬,思齐从北京回来了。半年前,他在北京某科研机构找了一份薪资丰厚的工作。如今他过了试用期,成为了一名正式的研究员。他平时工作很忙,一年到头也很少回家。恰巧中秋和国庆的假期赶在了一起,他才有时间回家过节。思齐回家后的次日,林月夫妇便在家中设宴,邀请林德夫妇一同为思齐接风。这日,他们或畅读诗书,或打牌取乐,开心极了。之后的几日里,思齐又陆续拜访了马翠兰家和林德家。在林德家,思齐和表哥痛饮了一番,尽管酩酊大醉,但临别时仍意犹未尽。两天后,思齐便回北京去了。

  十月里的一天,树叶变得金黄。林月夫妇邀请林德一家到东郊的公园里散步。公园里栽满了枫树。每到秋天,整个公园红彤一片,别有一番韵味。自此以后,他们每年的这个时候都要来这里散步,这俨然成为了他们的习惯。多年以后,他们会带着欣喜、感慨、惆怅来到这里,那时,他们的脸上添了皱纹,头上换了白发。可无论时光怎样改变,他们的心灵依旧保持着年轻时的模样。

  散步的时候,每个人总会带上一件大衣。邓倩常常把大衣落在车里,林德便常常跑回车上为妻子取回大衣。当他拿着大衣跑向他们的时候,只见他们的身影在红叶中舞蹈。多么单薄的身影啊,却让他的人生色彩斑斓。他停下脚步,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儿。

  “平凡孕育伟大,要学会到平凡中寻找伟大!”他领悟到。

  他擦干泪水,欢跃地向他们跑去。

 



                                                      2019年2月19日 威海

 


上一篇: 《牛子厚在中国京剧中“永生”》     下一篇: 《杂感
责任编辑: | 已阅读2694次 | 联系作者
对《尾声(二)》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