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十七)》--端木文成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2-17   共 0 篇   访问量:2865
第五章(十七)
发布日期:2019-02-17 字数:9567字 阅读:2865次

                                                                       

(十七)

  海伦经过一番乔装后,方才出门。她要去村口的大路边叫一辆出租车。走到村口的时候,她看了看表,时间正好是下午两点。

  对于海伦来说,王恩义能够回来找她,这是她万万没有想到的。一方面,她害怕见到王恩义,因为他曾经深深地伤害过她;另一方面,她又迫不及待地想要见他,因为一听到他的声音,她便无法自拔。在出门之前,海伦也曾一遍又一遍地问自己,到底该不该去见王恩义。在徘徊中,她发现自己从来都不曾放下那段感情,她还爱着王恩义。可是,她的经历让她气馁。毕竟,她有一段短暂而不尽如人意的婚姻和一段不堪回首的过去。那些痛苦的经历,连她自己都无法面对,又怎么能够期待得到别人的谅解呢?她想,也许他这次到来不过是找她叙叙旧吧?又或许是他遇到了什么困难来找她帮忙吧?她笑自己自作多情,但又满怀期待。

  到了咖啡馆门外,海伦向馆内张望了一回。里面的人很少,仅有两三对恋爱中的情侣低头言语。他就坐在原来他们约会时常坐的那个位置上。海伦四下看了看,然后摘下帽子和口罩塞进包内。她做了几次深呼吸后,才推门走了进去。

  她小心翼翼地走向王恩义。王恩义见到海伦,徐徐站起身来。海伦走到王恩义面前,羞赧地低了低头,然后问到:“好久不见,你还好吗?”

  王恩义点了点头,向海伦问到:“你呢?还好吗?”

  “一言难尽!”海伦笑了笑说到。她的笑容有些无奈。

  “能跟我讲讲你的近况吗?”王恩义问到。

  “啊?我吗?我真不知该如何讲起!还是听听你的吧!”海伦说到。她看了看地面,然后抬起头看着王恩义的脸,接着又忙将目光移向座椅接着说到,“我想,咱们还是坐下来聊吧!”

  王恩义忙将他对面座位的椅子拉了出来,请海伦入座。他微微躬着身子,有点儿像英国的绅士。海伦礼貌地点了点头作为答谢,然后坐下。在回到座位前,王恩义摸了摸海伦的头发。海伦顿时觉得身体一阵酥麻,她真想立刻抓住他的手,永远都不要松开。

  “你喝哪种咖啡?卡布奇诺?我记得你最爱喝卡布奇诺了!”王恩义问到。

  “我想喝原味的!”海伦摇了摇头说到。

  “那种很苦的!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喝苦的了?”王恩义笑着问到。

  “我也并不是喜欢苦的,只不过甜的和苦的喝起来都一样。以前总喝甜的,现在更想尝尝苦的。”海伦回答到。

  王恩义笑了起来。他说到:“傻瓜,甜的和苦的喝起来怎么能够一样呢?你以前也说过,你只爱喝甜咖啡,因为你根本就受不了苦的味道。难道你不记得了吗?”

  海伦笑了笑说到:“以前害怕吃苦,总以为苦的和甜的没有半点儿关系。可后来,我才明白,原来甜的东西可以那么苦,苦的东西也可以那么甜。所以我更喜欢苦的。”

  “你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有哲理了?这可不是你以往的风格呀!想不到,两年没见,你的变化可真大呀!”王恩义说到。

  “人总是要成长的嘛!每当我们不想长大的时候,生活就会催着我们成长;每当我们不愿前进的时候,生活就会推着我们前进。那些成长中的变化,很多都不是我们当初想要的。可又能怎样呢?毕竟每个人都不可能按照自己的喜好去设定生活的模式。”海伦说到。

  “你怎么越说越深奥?我已经被你弄糊涂了!”王恩义耸耸肩说到。

  “深奥吗?应该很浅显才对!”海伦说到。

  王恩义笑了笑说到:“我还是先给你点咖啡吧!你确定是要原味的吗?”他向海伦确认到。

  海伦微笑着点了点头。

  走到柜台,王恩义向服务员打了个响指,点了一杯原味咖啡。不一会儿,服务员便调好咖啡。王恩义端着咖啡走到海伦身旁,然后轻轻地将咖啡放在她的面前。

  “美丽的女士,请慢用!”他躬着身子说到。

  海伦有些难为情地笑了笑。

  “跟我讲讲你的事吧!想想,你应该结婚了吧?”海伦问到。

  王恩义回到座位。他冷笑着回答到:“结了,不过刚离!”他摆弄着吸管。

  “能跟我说说吗?”海伦问到。她对王恩义结婚的消息并不意外,可她没想到他也这么快就离婚了。

  王恩义嘴角一撇,笑了笑说到:“这有什么好说的!我和她本来就没有感情,离婚也是很正常的事。当初我妈非让我跟她结婚,说什么门当户对,可以凭借她父亲的公司来照顾我们家的生意。可到头来呢?她父亲好赌成性,整个家底都给败光了。我们两家不但没有生意上的帮助,而且我家还得拿钱帮她父亲还赌债。我和她的婚姻本来就是靠利益来维持的,如今利益没了,我们也就没有维持的必要了。”

  “你们的婚姻维持了多久?”海伦问到。

  “一年多吧!”

  “她对你怎样?”

  “还能怎样?她从小就娇生惯养,结了婚后更是如此。别看我俩每天都睡在一张床上,可是我们从来都不交流的。”王恩义回答到。

  “那你们有孩子吗?”

  “没有。我们也没打算要孩子的!”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

  “海伦,你知道的,”王恩义接着说到,“咱们俩有一种共同的性格,那就是咱们都没办法跟自己不爱的人一起生活!不瞒你说,我这次来,就是要确定一件事的!”

  “什么事?”海伦问到。她似乎预感到他此行的目的。

  “看看你是不是依旧单身!”王恩义看着海伦回答到。

  “如果我告诉你是呢?”海伦看着王恩义的眼睛问到。

  “那么我将重新追求你!”王恩义喝了口咖啡回答到。

  海伦沉默了一会儿。她问到:“如果我告诉你我离过婚呢?”

  王恩义笑了笑回答到:“那有什么关系,我不也离过婚吗?我相信,你的婚姻也不是出自于你的意愿。其实,咱们两个都一样!”

  “你还没问过我呢,怎么就知道咱们两个都一样呢?”海伦问到。

  “海伦,我们相处多久了?难道我还不了解你吗?如果要是出自于你的意愿,现在你也不会离婚的!除非你不爱他,或者他已经死了。但无论是哪一点,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你还单身。”王恩义回答到。

  “你真的不介意我结过婚吗?”海伦问到。

  王恩义摇了摇头回答到:“不介意!”

  海伦流下了眼泪。

  “可是男人们对这点总是特别在意!”海伦说到。

  “海伦,你知道我为什么认定你吗?因为你比其他女人都更纯洁!即便你结过婚,你也是纯洁的。”王恩义回答到。

  他的话就像一把尖刀一样刺进海伦的胸膛。海伦捂着耳朵摇着头说到:“不,不,有些事你不知道,如果你知道了,就不会这样认为了!”

  “你会有什么事呢?”王恩义笑着说到,“你会在婚内出轨吗?海伦,我了解你,即便你不爱你丈夫,也不会背叛他的!不是吗?”

  海伦捂住脸哭了起来。

  王恩义忙起身去到海伦的身旁。他将双手放到海伦的肩上,轻拍着给予安慰。

  “海伦,如果你重新选择,你会接受我吗?”王恩义问到。

  海伦没有回答。

  王恩义接着请求到:“总之,我是带着诚意来的。我已经错过了一次,不想再错第二次了。海伦,你能跟我走吗?”

  “那么你父母同意吗?”海伦抬起头问到。她的眼睛已经红肿。

  “他们不再像以前那样管着我了。自从离婚以后,我就跟他们摊牌了。在感情上,他们必须尊重我的意见!我不会让他们那样管着我了!”王恩义坚定地回答到。

  “你容我再考虑一下,好吗?”海伦考虑了一会儿,回答到。

  “海伦,你还考虑什么呢?难道你还信不过我吗?是不是以前我对你的伤害太大了,才让你犹豫不定呢?如果以前我的鲁莽给你造成了伤害,那么我诚心向你道歉。我只希望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也给我们彼此一次机会。好吗?”王恩义央求到。

  “你让我受宠若惊。”海伦含着泪说到,“我不是担心你配不上我,而是担心我配不上你!你的过往不过是一桩失败的婚姻,而我的则是一段不堪回首的经历。我担心有一天你会厌恶我的!”

  “我的海伦,我的心肝,我怎么会厌恶你呢?我说过,我不再念及过往。我知道,跟一个自己不爱的人生活有多么痛苦!我理解你的感受,请你也相信我,好吗?”王恩义说到。

  “我需要时间考虑。你能给我时间考虑吗?”海伦问到。

  王恩义回答到:“好,我给你时间考虑!能告诉我你要考虑多久吗?”从他的语气可以听出,他有些焦急。

  “明天,明天上午我给你答复!”海伦想了想回答到。

  “好,就明天上午!我会一直等你电话的!”王恩义说到。

  “放心吧,无论如何,明天上午我都会给你一个答复的!毕竟,留给我选择的时间已经不多了!”海伦神色坚定地说到。

  有好几次,海伦都差点儿把她那段不堪的情妇经历告诉王恩义。她不想对他有任何隐瞒。可她又害怕说出口。因为她感觉,坦白会让自己永远地失去他。她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她想,“如果他知道我有多么不堪,还能坚持爱我吗?”在犹豫中,她似乎找到了答案。她决定暂时隐瞒,待时机成熟时,再将所有的经历和盘托出。

  喝完咖啡,王恩义让海伦陪他到公园走走。海伦害怕遇到好事之徒,于是以身体有恙为由,婉拒了到公园散步。

  “那么,就陪我到宾馆里坐坐吧!我在对面宾馆里订了个房间。咱们好好叙叙旧吧!”王恩义请求到。

  海伦看着王恩义,而王恩义将目光一直盯在海伦的耳朵上。海伦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出了咖啡馆,海伦戴着口罩低着头走在王恩义身后。在去宾馆的路上,她一直观察是否有人跟踪。在进入宾馆的刹那,她发现街道对面的树下有一个穿着黄色T恤的年轻男子正在拿着手机拍照。她记得,在她进入咖啡馆的时候,也曾看见过这名男子。她开始忐忑,手脚不停颤抖。她低下头快速地走到电梯门口并按下按钮。电梯门打开,她急忙走了进去,将身体紧贴着侧墙站立。王恩义按下楼层按钮,接着又按下关门按钮。在电梯门关闭的短暂时间里,她的眼睛一直盯着大门的入口。那个穿黄色T恤的男子并没有出现。她稍稍地松了一口气。

  到了房间,海伦首先跑到窗前,向窗外的街道上查看一番。那个男子已经无影无踪。海伦拉上窗帘,扶着窗台下的暖气片平复了一下。王恩义为海伦倒了一杯温水,然后去洗手间了。海伦在窗前徘徊了一会儿,然后拨开窗帘,又向街道探望了一番。

  王恩义出了洗手间,便径直向海伦走来。他在海伦的身后紧紧的抱住了海伦。海伦有些慌张,想将他的手抠开,她失败了。她感觉他的呼吸越来越热,接着,她的脖子上一阵火热,就像烙铁灼烫一般。他转过她的身体,疯狂地亲吻着。海伦推搡了几次,却无力将他推开。她的身体酥软了下来,已经无力抵抗。

  王恩义脱掉上衣后,将海伦抱到床上。海伦捂住王恩义的眼睛向他问到:“你会对我负责任吗?”

  王恩义火急火燎地答应到:“会的,会的!”

  海伦流下泪水,说到:“我现在已经狼狈不堪了,如果连你也抛弃了我,我就真的一无所有了!”

  “我发誓,海伦,我会一生一世照顾你的!”王恩义说到。他的眼中似有烈火喷出,就像咬住猎物的豺狼一般。

  海伦看着他那双充满欲望的眼睛,长长地叹了口气。她放弃了抵抗。

  海伦蜷缩在王恩义的怀中。她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定。无论她如何抉择,这都是她最好的归宿。对她来说,有一个疼爱自己的丈夫和一个甜蜜幸福的家庭,已经胜过其他的一切了。可是,她总觉得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就像一场梦一样。突然未必是一件好事,她开始为此担忧。她紧紧地抱住王恩义,以确定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海伦,我的海伦,你为什么就不能立即决定跟我走呢?你也知道,我是那么的爱你!在爱情的世界里,你爱上我,我爱上你,这就足够了。只要我们在一起,就永远都会与爱站在一起。”王恩义轻言细语地说到。

  海伦柔情地看着王恩义说到:“我相信你!我相信你一定会是一个值得托付的爱人!我之所以不能立即答应跟你走,是因为我要把我们的事告知大娘。大娘太爱我了,已经超出了母亲的爱。她是我人生中至关重要的人,我不能对她隐瞒。我希望得到她的祝福,这样我以后才能活的心安理得。其实,人这一辈子,有多少人讨厌你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还有人在你身边一直喜欢你。那些爱你的人,以及和你亲近的人,他们才是你最值得珍爱的人。”

  “要是大娘反对我们该怎么办?你会不会为了我,为了我们的爱,跟我离开?”王恩义问到。

  “大娘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只要我告诉她你爱我,她就不会阻止我们的。”海伦回答到,“其实,我已经打算离开了。火车票我都买好了,明天晚上九点的车。既然她已经同意我离开了,那么无论去到哪里也都是一样的。如果我告诉她,我去的是一个有爱的地方,那么她会更加为我高兴的。”

  “海伦,你要离开?你要去哪里?”王恩义问到。

  “原打算要去广州,不过现在有了新的去处。”海伦微笑着回答到。

  “新的去处?你是答应跟我走了吗?”王恩义喜出望外地问到。

  “是的!我想我没有理由不跟你走。”海伦回答到。

  “太好了,太好了,海伦!你就让我把你亲个够吧!”王恩义高兴地说到。他的唇在海伦身上不停地亲吻。

“好了,好了,到时候有的是时间让你亲。只怕还没多久你就厌倦了!” 海伦说到。

  “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厌倦的!我要每天都把你亲个够!”王恩义趴在海伦耳边说到。

  “快看看现在几点了,回去晚了,大娘就该着急了!”海伦说到。她伸手去摸放在床头柜上的手表。

  “急什么呀!你又不是小孩子了,晚回去一会儿有什么不行的?一会儿要是大娘来电话,你就告诉她咱们现在逛公园呢!我想她会理解的。”王恩义说到。

  “不,我不能跟大娘说谎!我必须早点儿回去。一来,我要把咱们两个的事情讲给她听,好让她同意我跟你走;二来,我也好收拾一下东西,免得走的时候手忙脚乱。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咱们明天就能离开这里。”海伦说到。

  “要这么急吗?你不回家跟你爸妈打个招呼了吗?”王恩义问到。

  海伦眼神忧郁地说到:“他们同意我离开!现在我的事,他们也很少过问了。我想这样更好,起码不会再起争执。等到了你那里,我再给他们打电话吧!”

  “也好。那咱们明天就走!”王恩义说到,“今晚我就把票买好。明天上午,我在人民公园等你。到时候咱们打车去车站。”

  海伦想了想,说到:“好,就这么订了!明天出门前,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他们又温存了一番。离别时,两人又依依不舍地拥吻了很久。

  在走出宾馆前,海伦又做了伪装。她确定没有人注意到自己后才出了宾馆。

  她快速跑到马路边,站在一颗树下等待出租车。这个时间出租车正在换班,所以很多空车都不会载客。她等了十分钟,都没能拦到一辆出租车。

  正当她焦急等待的时候,突然有人从身后拍了拍她的肩膀。她吓得一惊,忙回过头去。一个身穿灰色T恤、二十五六岁的年轻男子正眯着眼睛向她微笑。海伦并不认识这个人。

  “您好!我想我没认错人吧,海伦小姐!”男子咧着嘴笑着说到。

  海伦惊慌着问到:“请问,您是?”

  男子笑着回答到:“哦,看来我得向您好好介绍一下自己了,海伦小姐!”他停了停,在海伦身上打量了一番后,接着说到,“不瞒您说,我是“天下趣谈”直播间的主播。我想对您进行一个独家采访。请问您方便接受我的采访吗?”他说起话来总爱挤眉弄眼,显得异常猥琐。

  “对不起,不方便!”海伦冷冷地回答到。

  “见您一次也挺不容易的!前几次去您住的那个村里等您,接连等了几天也没见您出门。这次算我运气好,出门买个午餐,就遇到了您。看来我这运气可真应该去买彩票了。”男子笑着说到。

  “可我中午还没出门呀?”海伦疑问到。

  男子笑了笑,说到:“哦,真的抱歉,刚刚是我口误。我是在咖啡馆门口遇到的您,而那时候应该是下午两点三十二分。确切地说,我没吃午饭,所以就跑出来买点儿什么当做午饭了。”

  “我到咖啡馆的时候你就看见了我?这么说,半个下午,你就一直在跟踪我吗?”海伦问到。

  男子笑了笑回答到:“确切地说,看见你的不止我一个,还有它!”说着,他晃了晃手中的相机。“我用它拍了几张照片。”他的样子得意极了。

  “你怎么能私自拍别人的照片呢?”海伦问到。她气愤的涨红了脸。

  “请您不要介意!”他若无其事地说到。

  “快把那些照片删了!”海伦严肃地说到。

  他撇了撇嘴,说到:“太多了,恐怕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删完!”

  “你这话什么意思?”海伦问到。

  “不瞒您说,我不止拍了您喝咖啡的照片,我还拍了您跟您的朋友(说实话,他可真帅,我要是女人也一定被他迷的神魂颠倒的!)走进宾馆的照片。光是进入宾馆的照片就有好几百张!好几百张呐!删起来可真是一项不小的工程!海伦小姐,请您相信,我以前就干过删照片的工作,那的确不是一个简单的工作!”他笑眯眯地说到。他在描述照片的数量时,身体也跟着扭动,活像一条站立的蛇。

  “不管有多少,你都必须立刻删除!”海伦命令着说到。

  “那可不行!这些都是我今天的成果。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收集到这么多有价值的照片的!您知道这些照片有多值钱吗?我敢说,它们到了记者手里都卖不到更好的价钱!可是如果放到网上,一天就能赚个好几万块!您现在要我删掉,除非您能补偿我全部的损失!”他笑着说到。

  “可你已经侵犯了我的肖像权和隐私权!我随时可以到公安局告你!”海伦气愤地警告到。

  “没关系,你尽管告我好了。反正侵权也不过是向您道个歉,罚个几百块钱罢了。对我来说,没什么损失。我甚至还可以考虑多花个几千块钱,好好孝敬一下长官们,你知道,他们每天在牌桌上也挺辛苦的。海伦小姐,我有义务提醒您,如今的您可不能和以前相提并论了。以前您嫁给了富豪,高不可攀。如今您已经堕入凡尘,名声和风尘女子无异。还有您刚刚提到过的关于隐私的权利,我想问您,如今这个社会还有隐私可言吗?没有了。在各式各样的监控摄像头下,我们就像赤裸的羔羊一样,不留一丝毛发,任由别人戏弄和监视。实际上,我们都已经丧失了权利,丧失了作为人的自由。如果您继续向我索权,那么我也只能对您说声抱歉了!”他滔滔不绝地说到。

  “你简直就不配做人!”海伦咬着牙骂到。

  “如果您觉得委屈,随时可以告我。不过我得提醒您一句,您的一个报警电话,会引起更多人关注的。到不了明天早晨,您家门外就会堆满了人。说实话,您已经成了负面的焦点,那些打着正义旗号的人们正等着讨伐您呢!您想想看,您到底要不要维护您那点儿可怜的权益呢?”他得意地说到。

  “人渣!简直就是人渣!那些照片你爱怎样就怎样吧,我懒得跟你浪费口舌了!”海伦愤怒地说到。她的身体因气愤而颤抖。

  “您也不能那样说!”他的眼珠在眼眶里转了一圈说到,“我可以把照片还给您,但我有一个要求,就是您必须接受我的采访!您觉得怎么样?”

  “我不会和你做这种交易的!”海伦说到。

  “您连那种事都能做,这种事怎么就做不出来?”他猥琐地捻着手指说到,“我保证这绝对不是一笔亏本的买卖!”

  “滚开!你不配跟我谈话!你这种人,只会让我更加恶心!”海伦愤怒地骂到。

  “您真的要拒绝我吗?”他表情严肃地问到。他严肃的十分可怕。

  “你不配让我拒绝!”海伦回答到。

  “那么您会后悔的!”他恶狠狠地说到。

  “不管你怎么威胁,我都不会怕你的!”海伦说到。

  “那好吧,”他笑着说到,“我本想一个人欣赏那些视频的,可我现在变了注意。不过,说实话,你的身材还是蛮好的,皮肤看起来也特别光滑。只可惜,偏偏做了别人的情妇!”他后退了几步,向海伦挥了挥手。

  一辆出租车向海伦鸣了喇叭,停在她的面前。海伦气冲冲地开了车门,然后钻进车内。司机接连数次询问了目的地,海伦方才回应。一路上,海伦哭的痛彻心扉。

 

 


上一篇: 《第五章(十六)》     下一篇: 《枕戈待旦 ——忆自卫反击战
责任编辑: | 已阅读2865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五章(十七)》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