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十五)》--端木文成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2-16   共 0 篇   访问量:2620
第五章(十五)
发布日期:2019-02-16 字数:12144字 阅读:2620次

                                                                      (十五)

  尽管匿名信件还未公开,但海伦的事在城中却不胫而走。海伦成了人们茶余饭后议论的对象。甚至还有人经常给海伦打骚扰电话。报社的记者们为了新的报道,一天到晚都在林文军家院门外等着录像采访。还有几个直播间的主播和一些好事之徒也时常埋伏在院门外准备录像。他们给林文军家的生活造成了极大的困扰。林文军夫妇在同他们数次交涉无果的情况下,选择了报警。

  事发后的一周里,海伦的情绪一再低落,以至于身体一直处于生病的状态。看到海伦日益憔悴,马翠兰焦急难安。她经常吃不下东西。在陪伴海伦的时候,她总是用最好的情绪同海伦谈心。但是,当她一个人独处的时候,便会躲在角落里偷偷哭泣。她为海伦的遭遇和那日益销瘦的身体感到难过。她这个从来都不信上苍的人,也开始每天为海伦祈祷了。可不管她怎么努力,却始终无法挽回海伦那每况愈下的身体。

  一周后,海伦提出要到外地散心。马翠兰尽管放心不下,可依然痛快地答应了。她想,海伦受了刺激,又被困在家里不能出门。而如今城里的风气,可谓乌烟瘴气,只要出了门就会遭受刺激的。如果海伦到了外地,就不会再有人来刺激她了。那时,她会得到更好的恢复。这也是马翠兰同意的原因。其实,马翠兰也想带海伦四处走走。可是总有记者和好事者跟踪打扰,所以她们没走多远,就不得不返回了。

  为了躲避埋伏者的跟踪,马翠兰决定让海伦坐着林文军的海鲜车先到外市,然后再由外市乘车离开。由于林文军的海鲜车每天都会出车,所以那些埋伏者也都习以为常了。前天晚上,马翠兰便为海伦准备好衣服和食物,还塞给海伦一张银行卡。临行前,马翠兰向海伦叮嘱到:“到了外地,凡事都要小心。出门的时候,不要衣着暴露,更不要待在偏僻的地方。你已经是大人了,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如果你想家了,记得早点回来,我和你大伯都在家里盼望着你。如果没钱了,记得给我们打电话,我们就给你打过去。俗话说,穷家富路,千万别担心花钱。你记住,我和你大伯永远都是你坚强的后盾!”

  海伦紧紧的抱住马翠兰,她的心中有一股暖流迅速流遍全身。她由衷地感激,能够拥有这样一位超越母亲的至亲。

  海伦走了。她每天都会给马翠兰打电话报个平安。这次出行,很大程度上让海伦得到了解脱。从结婚开始,她便对自己居住的地方感到厌倦。但那时还未让她萌生逃离的念头,直到她遭受侮辱。有时候,回头想想,海伦也觉得可笑。一个生她养她的地方,到头来却冷漠地将她嘲弄,并把她置身于黑暗的沼泽之中,让她尝尽挣扎之苦。在出行的两个月里,她更加坚定了离开的念头。

  海伦走后的第一个月里,林德便跟妻子有过几次小的摩擦。原因是,他妻子每天都孤零零地一个人待在家里,缺少陪伴。毫不夸张地说,他们每天只有早上才能正式地见上一面。他们的交流越来越少,如今更是说不上几句话了。妻子总是埋怨丈夫一天到晚都在外面。而对于忙碌的丈夫来说,妻子的埋怨是不讲道理的。林德一直避免争吵。他想,只要他少说两句,妻子的情绪就会慢慢好转的。然而恰恰相反,他妻子的情绪反而越来越糟。他们的争吵终于爆发了。

  “你看你,一天到晚不着家!家里什么样,你还记得吗?”邓倩埋怨地说到。

  “我每天都回家,当然记得了!”林德回答到。

  “要是记得,你还能总是把事情搞错?”邓倩提高了嗓门。

  林德有些发懵,他想来想去也想不明白,到底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他说到:“我哪里做错了,你告诉我,我改了不就行了吗?”

  “你连自己犯了什么错都不知道就想让我原谅你吗?”邓倩质问到。

  “那你能告诉我,我到底错在了哪里吗?”林德问到。

  “错在哪里,你不知道吗?”邓倩回答到。

  “反正我也想不起来,你告诉我一下不就行了吗?”林德说到。

  “看你什么态度?一天到晚都不回家还有理了吗?”邓倩嚷到。

  “我那不是出去赚钱了吗?我要是不多打份工,到时候孩子出生了,还能养的了家吗?”林德解释着说到。

  “那还是说明你没本事!你要是有本事的话,怎么用得着一天到晚地干活养家?”邓倩数落到。

  听了妻子的话,林德特别生气。他压制不住胸中的火气,向妻子问到:“我怎么就没本事了?现在这样工作,至少能保证一个月有七千块钱的收入!”

  “你这还不算没本事吗?七千块钱,你没看看你挣了多久?你看我表哥,人家一天就能挣六七百块,人家像你这么忙了吗?”邓倩吵嚷到。

  “你表哥做生意,每天收入都不稳定。赚钱的时候是没少赚,可赔钱的时候也没少赔呀!给人家打工的确赚的少点儿,可毕竟稳定嘛!”林德说到。

  “稳定,你就知道稳定!我看,这都是你没本事的借口!但凡有点儿本事,都不会像现在这样辛苦!”邓倩责备到。

  林德来了脾气,向妻子嚷到:“我明白了,反正说来说去,你就是嫌我没本事呗?好,那我就没本事了!”

  “对,你就是没本事!早知道,我就不会嫁给你了!现在能挣钱的男人多的是,我随便嫁给谁,都比现在好!”邓倩来了劲儿,想也不想就反击到。

  林德感到心痛。他没想到妻子竟然说出如此伤人的话来。他说到:“那你就嫁去吧!”说着,他走到门口,拎起鞋,摔门出去了。

  出门后,他听到妻子喊了句什么话,但没有听清。他没理会,穿好鞋,下楼去了。

  到了公司,他一直闷闷不乐地埋头做事。他的同事~一个名叫王凯的年轻人,跟他说话他也不理会。王凯是林德在公司里最要好的同事兼朋友。他知道林德一向乐观、开朗,有时候还是个话痨。如今他见林德不爱讲话,又满脸愁容,总是叹气,便猜出林德定是遇到不开心的事了。

  “嘿,怎么了?我看你老是不高兴,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王凯凑近身问到。

  林德苦笑着说到:“女人这东西真是莫名其妙!挣钱少的时候她埋怨你,挣钱多的时候她也埋怨你!她总能找到你不称心的理由,无论你怎么解释,她都不会满意。”

  王凯笑了笑问到:“噢,我知道了,你一定是跟老婆吵架了!”他搂住林德的肩膀继续说到,“这么跟你说吧,你这才刚开始,更刺激的还在后头呢!就拿我来说吧,我老婆就天天数落我,嫌我挣钱少。开始的时候我觉得太伤自尊了,就跟她吵。可是后来,都已经习惯了,她爱说什么就说什么,我全当没听见。现在,我发现她也懒得说了。有些时候她还是要嘟囔几句,可那又算得了什么!”

  “你就是这么跟你老婆过日子的吗?”林德问到。

  “对呀!要不然呢?如今有几个男人能娶到温柔贤惠的女人呢?到头来揭掉面具后都是母夜叉!”王凯笑了笑说到,“原来我不抽烟,结婚时老婆也知道。可是有一天,我真的被她吵得烦心。正好那天下午朋友给了我一盒烟,说是从韩国带回来的。我就拿出一根抽了起来。你知道我老婆看到我抽烟后的第一反应是什么吗?她竟然惊讶的快要跳起来了!抽烟是多么平常的一件事情,现在有几个男人不抽烟呢?怎么到了我这里就成了异类?难道我不能抽烟吗?而她,就是不依不饶地质问我:你怎么还会抽烟?你抽烟多久了?你之前是不是一直瞒着我?你是不是背着我在外面抽烟了?我就想,难道我不是人吗?抽烟这么简单的事还用学吗?我只不过抽了一根烟,用得着那样大惊小怪的吗?你看她爹~我老丈人,简直掉到烟堆里去了,他一天都能抽好几盒烟呢!我老婆说过她爹吗?她还给她爹买烟呢!说真的,我当时就火了。我就问她刚刚的那些问题。你猜她是怎么回答的吗?真是让人哭笑不得!她认为我不会抽烟,我学会抽烟就像猴子学会唱歌一样的稀奇古怪!我想,她不是认为我不抽烟吗?那么好,我就每天都抽烟给她看,我也得让她慢慢习惯。开始时,她死活都要管着我。可现在,她也习惯了。所以呀,我算想明白了,对女人,我们可以对她们好,但就是不能宠着惯着。她们会把你对她的好当成习惯,当做理所当然。我们必须每天都宠着她们。如果哪天你没有做到,或者做的不能让她们满意,她们就会认为你的爱打了折扣,认为你不再像以前那样爱她们了。这时,她们就会向你质问,和你争吵。那时也就天下大乱了。对于那些受到过良好教育的女人,这些问题可能不算作什么问题。因为她们懂得体谅,知道每天都坚持做一件事有多么困难。生活中,很多并不起眼的琐事都会打扰到我们正在坚持的事情,这往往是我们无力改变的。而那些家庭教养差的女人,你就别指望她们有多么体谅你了。”

  “可我老婆毕竟是大学毕业,要说文凭,也不算差呀?”林德不解地说到。

  “这跟文凭有什么关系呢?”王凯说到,“如今学校只教学生怎么考取文凭、拿到证书,又不教他们怎么做人,那么他们又如何懂得其中的道理呢?记得咱们上学的那会儿,看的最多的励志书是什么?某某富豪的成功经历,某某明星的成名之路,以及某某高材生凭借几句天花乱坠的谎话进入某个名企的著名案例。这些东西并不能教会一个人如何做一个有责任心的好人,更不会教会他们什么才是社会道德。教育学生学习功利性的东西,只会让他们变得更加虚荣。所以高学历并不代表有好的教养,低学历也不代表差的素质。但是有一点不得不承认,受过良好教育的人,综合素质往往很高。所以,看待你的妻子,不要用学历来衡量了。毕竟对于很多人来说,学历不等于素质。”

  林德对王凯的话感到吃惊。和他交往这么久,林德还从未听他说过这么多经过思考的话呢。他拍着王凯的肩膀说到:“行啊,看你平时不太正经,没想到讲起道理来也是当仁不让啊!”

  “行了,你少挖苦我吧!我连家里那位都搞不定,怎么还能搞定那些大道理呢?”王凯笑着说到。

  “说实话,我在你这里又学到了很多!”林德说到。

  “你可别跟我学了,我会把你教坏的!我对我老婆的那些把戏,你就不要借鉴了。要是你老婆根本就不买单,那你的麻烦可就大了。我把我的事说给你听,就是想让你摸索你的方法。无论什么方法,只要能保持和睦就好。我可不能再给你出馊主意了!”王凯眨着眼睛说到。

  中午过后,林德接到岳母的电话。他岳母询问了吵架的原因,林德把错误归咎到自己身上。这时,他岳母对他说到:“小德,我这当岳母的可得说你几句了。倩倩是你老婆,你应该学会多包容她。你一天到晚都在外面,把你老婆一个人放在家里,虽说你是忙工作,可毕竟你是有老婆的人呐!你也不能只顾着工作吧?你说你不能回家看她,那午休的时候给她打个电话或者通个视频总可以吧?你不妨换位思考一下,如果关在家里的是你,你是不是也会烦闷呢?女人发牢骚是常有的事,做丈夫的应该学会体谅。你可以和她沟通,然后再找出问题所在。这既能解决矛盾,又能增进感情。我知道你不是那种不着边际的孩子,当初我就是看好你这点才把倩倩嫁给你的。这样吧,今晚你过来认个错然后把你媳妇接回去吧!老这样不是办法。”

  他岳母有意让他们小两口主动和好,所以让林德晚上到家里给女儿道歉然后把女儿接走。林德欣然答应了。他很感谢他岳母的那一番话,同时,他也反思了自己的问题。他想,他应该尝试多和妻子沟通。因为结婚以后,他还从未和妻子认真地谈过心呐!他感到自责。他想让他们的关系再回到恋爱时的样子,即便这有些奢求。但维持一个和睦的家庭氛围还是至关重要的。

  晚饭时候,林德到岳母家费了一番功夫才说服妻子回家。其实,在林德到来之前,邓倩母亲就曾劝说过女儿同她女婿和好。邓倩感到委屈,埋怨母亲偏袒丈夫。她母亲说到:“你说你傻不傻?没事发什么脾气?你丈夫对你一心一意,妈妈可都看在眼里。天下间有钱的男人很多,可是能坚持疼你的又有几个?多数男人都一个德性,有了钱就喜欢乱搞。就拿你表哥来说吧,有钱以后,老婆、情人都换了好几个了!这样的男人做你的丈夫,妈妈能放心吗?你丈夫不仅对你好,而且还能吃苦耐劳。吃苦耐劳虽说是我们这辈人看重的优点,可到了现在也不过时的。当初我就看中他这一点才选他做女婿的!别的地方咱不说,就在咱们城里,能够吃苦耐劳的又有几个?咱们普通人的日子是靠积累的,没有一砖一瓦哪来的房子?你要学会体谅你的丈夫,这样他才会更加心疼你啊!”

  “可是,他太笨了,总也猜不透我的想法!”邓倩委屈着说到。

  “过日子是靠猜的吗?你不表达出你的想法,他怎么能够猜到呢?你应该学会和他沟通。此外,你也应该找点儿事情做。整天憋在家里,人不垮掉才怪呢!”邓倩母亲说到。

  “我把工作都辞了,还有什么事情可做呢?”邓倩问到。

  “你就不能报个瑜伽班吗?要是怕花钱,那就去到广场上,和人家跳跳广场舞也行呀!”邓倩母亲说到。

  “跳广场舞的都是大爷大妈,你让我怎么跟着跳呀?”邓倩摇头说到。

  “那不还有跳交际舞的吗?那种舞缓些,比较适合你。你报个名试试去吧!对了,我已经给你丈夫打电话了,让他晚上过来接你。晚上你就跟他回家吧!小俩口争吵,床头吵架床尾和。哪有躲着不见的?解决矛盾,重点还是要沟通的。”邓倩母亲说到。

  邓倩本来也不想和丈夫争吵,她只是想让丈夫能对自己多点儿关心。几个月来,他丈夫一直忙着工作,所以留在家里陪伴她的时间一直少得可怜。她总是憋闷的心慌,于是就常常和丈夫发牢骚。如今丈夫已对争吵的事赔礼道歉,她也就不再生气了。她之所以没有很快地答应丈夫回家,是因为她认为如果自己很快妥协的话,就不会让丈夫得到教训。其实,她的做法往往适得其反。在现实生活中,这种做法常会引起丈夫的反感,使得日后生活摩擦不断。

  回家后,林德抱着妻子坐在沙发上说起了情话。他决定以后的周末不再去做兼职,他要把周末的时间留下来陪妻子。而他妻子也开始心疼日夜忙碌的丈夫,她决定多去外面走走以及参加些户外活动让自己充实起来。还有,林德每天中午都会给妻子打电话或通视频聊天。他妻子开始学习做饭。她每天都会买一些食材按照食谱书或者网络教习的方法研究做菜。她想,以后丈夫工作回来,便可以吃到她为丈夫准备的可口的饭菜了。

  海伦回来了。同时,她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她决定离开家乡,到外地生活。马翠兰尽管不舍,但还是同意了海伦的决定。

  “海伦,你想好要去哪里了吗?”马翠兰问到。

  “想好了,我要去广州。那里有我的一个大学同学,她在一家广告公司当经理。前几天我和她联系过了,她说她的公司正缺人手,我要去的话,她便帮忙推荐。我想,这正是一个好机会。我要过去试试。”海伦回答到。

  “试试也好。有份工作,也能让自己独立。”马翠兰说到。她抱住海伦,轻抚着海伦的头发,接着说到,“我的海伦长大了,成熟了,我应该感到高兴。可我总是高兴不起来,因为我的海伦就要离开了。我舍不得你离开!一想到我的孩子将要去到陌生的地方生活,我就放心不下!”

  海伦安慰着说到:“您放心好了,我会经常往回挂电话的!晚上,我要是不加班,就跟您通视频。现在通讯这么发达,即使我不在您身边,咱们也能见面的!”

  “到了外面肯定辛苦。你为人实在,我怕你累着自己。孩子,累的时候可别硬撑呀!”马翠兰关怀到。她流下泪水。

  海伦为马翠兰擦拭着眼泪安慰到:“您放心好了,我一定会照顾好自己的!再说了,工作上的事情,我同学也会帮忙照顾的。上学的时候,她就经常帮助我,我们两个最要好了!”

  “那我就放心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去那边?”马翠兰问到。

  “一周后就走。我想在走之前回去看看爸妈。无论如何,他们都是生养我的人,我应该把这件事情告诉他们。”海伦说到。

  “你爸妈也不容易。要不是你姨夫保护着,恐怕他们也很难在城里立足的。你这个做闺女的,看看他们是应该的!”马翠兰赞同到。

  “谢谢您,您真是个好妈妈!”海伦感动到。她扑到了马翠兰的怀中。

  第二天上午,海伦乘坐公交回家去了。她父母都不在家。她只好一直等在家里。直到中午,她父母才陆续回家。她把要去外地的决定告诉父母。她父亲眼中盈泪,沉默了一会儿,又询问了一些具体细节;她母亲表情冷淡,没在家里待多久便回了电视台。中午,她父亲准备了午饭。父女二人用过午饭,又相互告别。林文海回到公司上班,海伦则回大伯家去了。

 


上一篇: 《家 6》     下一篇: 《虚实
责任编辑: | 已阅读2620次 | 联系作者
对《第五章(十五)》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