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渠集》--闻鸣轩主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2-09   共 0 篇   访问量:869
魂断高速
发布日期:2019-02-09 字数:9377字 阅读:869次

天上有只九头鸟,地下有仨湖北佬。

殊途同归堵高速,跨栏魂断高架桥。

   (2019、01、31)

(【背景】据《楚天都市报》等2019年01月30日的报道他是东莞一名摩的司机,攒下多年积蓄买了辆新车,想赶在春节前回到广水老家给堂弟接亲。

他是深圳一工厂的技术骨干,时隔两年,带着妻子和一双女儿北上,回汉川老家和父母团聚。

他是一名在读研究生,趁寒假到广州的表姐那玩耍后,一起开车回襄阳过年。

三个湖北人的返乡之旅,始于不同时间、不同地点,却因一次堵车发生交集。前晚,他们同时被堵在武深高速江夏法泗段。其间,三人均试图翻越高架桥中间的隔离带,不料脚下是半米多宽的缝隙,三人先后从十多米高处跌落,两死一伤。

37岁的胡涛和33岁的田雄舟,他们的返乡之旅就此中断,而且再也无法完成了。

糟心的堵车

28日晚7时许,武深高速江夏法泗段,咸宁往武汉方向的高架桥上,堵成了一锅粥。因为前方路段发生车祸,大量北上车辆滞留,各个车道都挤满了车,几乎停滞不前,还有不少人下车透气。

这是一段开通才一个月的高速路,许多在广东工作的湖北人开车返乡,都选择了这条新路线,包括37岁的胡涛。

胡涛是湖北广水人,在东莞石排镇开了多年摩的,妻子在当地工厂打工。去年9月,胡涛用打拼多年积攒下来的13万元,买了一辆小轿车,准备开网约车谋生。腊月二十八,老家的堂弟就要娶亲,胡涛决定提前将新车开回老家,帮堂弟迎亲。因自己是新手,没上过高速,胡涛便请在东莞打工的广水老乡雷先生帮他开车回家。

27日晚上10时许,胡涛夫妇、雷先生和另一名老乡从东莞开车出发。雷先生说,他曾建议走京港澳高速,但胡涛选择走武深高速,因为这是新开通的,可能不那么堵。

一路上主要是雷先生开车,胡涛有时也会开几个小时。武深高速没有他们预想的通畅,途经湖南时就堵了几个小时。直到28日傍晚6时30分,胡涛一行才开到咸宁嘉鱼和江夏法泗交界处。坐在副驾驶位的胡涛,还用手机拍了一段视频给孝感的堂哥,堂哥问他何时能到孝感,正等着他吃晚饭。不想,胡涛又被堵在了高速上。

汉川人田雄舟一家四口也被堵在了武深高速上,离胡涛的车几十米。33岁的田雄舟是深圳一家工厂的技术骨干,妻子冯女士是湛江人,田雄舟不会驾驶,回汉川过年全程由妻子开车。27日清晨5时30分,夫妻俩带着10岁的大女儿和3岁半的小女儿从深圳出发,中途在湖南株洲住了一晚,28日上午继续行程。眼瞅着到了武汉境内,却遇上了堵车,更糟糕的是汽车快没油了。

田雄舟抬头看了一下路牌,前方7.2公里处就是鲁湖服务区,心想可以在服务区加油。但他用手机一查,该服务区没有加油站,夫妻俩不由得紧张起来。于是,冯女士将车停到应急车道上,田雄舟跟保险公司联系,请他们派施救人员送汽油到堵车路段来。

蹊跷消失的人

冯女士家的车,在堵车路段等到晚7时许。这时,丈夫田雄舟在车上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说是汽油送来了,人在马路对面。田雄舟马上下了车,准备去和对方接头。

冯女士马上意识到,车是堵在黑漆漆的高架桥上,丈夫翻到马路对面可能会有危险。她下车查看,却没有丈夫的踪影,随后反复拨打丈夫的手机,迟迟没人接听。

晚上8时许,高速公路逐渐恢复畅通,田雄舟依然没有回到车上。冯女士坐在车内心急如焚,只能一边开着车慢慢走,一边望着窗外搜寻丈夫的踪迹。

到了前方的服务站,冯女士报警求助,路政人员帮她的车加了油。民警赶来,开着警车带冯女士返回堵车路段搜寻,仍然没有发现田雄舟,冯女士心中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在同一时段消失的还有胡涛。当时,胡涛的车堵在了快车道,他下车后透了透气,看到对向车道比较空,想翻越隔离带到马路对面方便一下。

雷先生说,高架桥上没有路灯,隔离带只有1.2米左右高,胡涛翻过去后却瞬间不见了。一开始,雷先生还以为隔离带与对向车道的隔离带之间,有一个下凹的隐蔽区域,胡涛在里面方便。雷先生刚好也想方便了,于是双手扶住隔离带,准备翻过去。但他低头一看,隔离带外侧黑黑的,看不见底。

雷先生顿时吓出一身冷汗,他意识到,胡涛从桥上掉下去了。

致命的翻越

昨日上午,楚天都市报记者来到发生堵车的高架桥底下看到,看到桥面离地有十多米高。北向和南向的车道其实是两座并排的高架桥,中间有半米多宽的缝隙。其中,北向的车道一侧,有高约1.2米的隔离带;南向车道的隔离带上,安装有防眩板。

高架桥底下,全是被挖开的黄土,缝隙的正下方是1米多深的水沟,部分区域有积水和软泥,部分区域底部较硬。雷先生指着一处踩了脚印的水沟说,胡涛就是在这里被发现的。

说到搜救过程,雷先生眼泛泪花。他说,当晚他发现胡涛从缝隙跌落后,马上打电话报警。一开始,他还想着桥底下可能是水,好友还有生还可能。后来警方通知他,已在桥底下救起一人,送往江夏区人民医院。雷先生赶到医院急诊科发现,获救的并不是胡涛,而是同样从缝隙跌落的襄阳人小李。

雷先生赶紧开回到高架桥底下,跟民警一起在沟里找到一名男子,其身子砸在一截排水涵管上,已不幸身亡。不过他也不是胡涛,而是此前消失的田雄舟。

继续搜寻,在南边约50米远的水沟内,民警终于找到了胡涛,也没了呼吸。随后,两名死者的遗体被送至江夏区殡仪馆。

而获救的小李,因全身多处骨折伤势严重,连夜被转到协和医院抢救。其表姐赵女士说,小李今年27岁,在北京读研究生,寒假到广州找她玩耍。前日凌晨,赵女士和小李等4人开车从广州回襄阳,当晚到了武深高速江夏法泗段遇上堵车。

赵女士说,当时小李在离车1米远的地方爬到隔离带上,想看看隔离带是空心的还是实心的,如果是实心的,就翻过去方便一下。结果,小李在她眼前跌落,赵女士吓坏了,趴在隔离带上朝底下呼喊,好半天才传来表弟的声音。原来,小李掉在了软泥上,人还有意识。赵女士拨通了表弟的手机,让他不要怕,接着又报警求助。目前,小李仍住在重症监护室,尚未脱离生命危险。

未竟的返乡路

田雄舟在高速公路上消失后,妻子冯女士彻夜未眠。直到昨日上午,她找到了江夏殡仪馆,却怎么都不能接受丈夫已经去世的事实。

33岁的田雄舟高中毕业后就去深圳打拼,靠着努力奋斗,成为工厂的技术骨干,收入也算不错。他和冯女士结婚后,相继生下两个女儿,冯女士负责照顾两个孩子,田雄舟努力挣钱养家。冯女士说,她和丈夫约好,轮流在婆家和娘家过年,上一次回汉川过年还是两年前。不曾想到,这时隔两年的返乡之旅,田雄舟却再也无法完成了。

胡涛的命运更加坎坷。堂哥舒先生说,胡涛本不姓胡,而是姓舒。他三岁时父亲就去世了,哥哥和姐姐由大伯抚养,胡涛则跟着母亲改嫁。胡涛小时候得了小儿麻痹症,右脚是跛的,曾在东莞的工厂打工,后来一直在开摩的。他的妻子在当地工厂打工,母亲也在东莞做环卫工。

舒先生哭着说,堂弟以前日子过得清苦,努力攒钱买了一辆新车,便想着开回老家帮忙接亲。出发之前,胡涛特意跟舒先生说,从没到他孝感的家里看看,这次开车方便,一定要来玩。当晚堵车时,舒先生已让妻子在家准备饭菜,就等堂弟下高速,没想到等来的却是噩耗。

如今,那辆买了才4个月的新车,停在江夏纸坊一处院子里,主人胡涛再也不能开着车,回到他的故乡了。

  “鸣人鸣言”——魂断高速

  高速上堵车,下车方便跨越,没想到三个湖北人二死一伤,魂断高架桥。)


上一篇: 《奖状有售》     下一篇: 《前女友孰与后妈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869次 | 联系作者
对《魂断高速》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