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时的新年》--翟梅兰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1-31   共 0 篇   访问量:1385
儿时的新年
发布日期:2019-01-31 字数:1544字 阅读:1385次



一年一度的新春佳节即将到来,这是中华民族传承几千载每年中最大最隆重的节日,其中意义是博大精深。然而小时巴着盼着过新年,再没比过年更开心更快乐的。而今这份心情早已荡然无存。前些年父亲健在,大年初三在弟弟家团圆大聚会,大人孩子几十口挤满小院,把老人围在中间,欢声笑语热闹非凡,他老人家高兴大伙也跟着开心快乐。老父亲走了俺心里也凉了,空唠唠的,没了父亲,没有了热闹去处,新年更没意义了,真是:有心思亲亲不在,无意过年年又来呀!瞬间思绪带我穿越时空隧道回到儿时有父母陪伴那一个个充满甜蜜快乐的新年驿站。

从记事起每到年关,随着父亲扫房子做豆腐,母亲为我们缝棉衣做新鞋的忙碌中,一边叨念着:二十三烙火烧、二十四扫房子…那古老的腊月民谣里,只嫌天长夜慢中,期待着最兴奋的那一天。

那时没有卖对联,二十九是写对联的日子,会写的自己写,不会的还要找人写,俺家对联多年都是父亲写的,其中一次父亲写对联,俺姐弟几个边帮捞晾边看,我那时十一二岁上四年级,一激动便说:“爹,我也想试试,让我写一副吧”?姐忙说:“得了吧!我不敢吭气,你还想试试,你会个屁,”父亲思索片刻笑着说:“好,最后给你留一副你自己写”,父亲写完从红纸上裁下一副二指宽尺把长红纸条对我说:“你给咱鸡窝门上写一副吧!”我红着脸想了想,我见过别人家鸡窝门上的对联,于是模仿人家,将红纸条叠了五个方格,歪歪扭扭写下:开开鸡窝门,出来一大群,横批:多下蛋,虽然引来大家一场哄笑,但我很高兴,俺家鸡窝就在厕所门口,天天都能看见自己写的对联,心里充满了成就感,现在想起来挺开心挺有趣的。到了三十,家家贴上红对联,别上翠绿的柏枝,极个别家也会挂上红纱灯,吃过饺子,堂屋里生一盆炭火,一家人围在一起熬年,讲故事说笑话,团团圆圆红红火火,尽情畅谈一年的喜悦。父亲给我发压岁钱很少,但我们很高兴,过后母亲给我们发新衣服鞋袜,尽管试过,但还是忍不住再穿上试试,然后搭在被子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幼小的心早飞向新年甜蜜的黎明中。还是那一年,姑娘们都是齐半脸短发,批个圆缝,耳旁用红头绳绑个脖聚,新年有人别上一朵红绫子花很好看,我羡慕极了,又不敢跟父亲要钱。不知姐姐从哪找来二指宽又稀又软和的白纱布条,盛饭的铁勺里放上水,兑点桃红颜色搅匀,在火盆上烧开,将布条丢进去染成粉红色晾干,初一五更我们早早起床,姐姐帮我梳头,细头绳系好后将红纱条折叠四段再绑上去,用手指把每段撕展开就成了一朵花,感觉挺拽,走家串户与同伴比新衣服、新鞋,还有头上的红花…。这一天特热闹开心,大街小巷喜气洋洋,男的下象棋、军棋、打扑克、板三帽,括毛的,搞钱的。老太太们抹古牌,庙上念经的挑经篮的或聚一起聊天拉家常,这一天无论大人孩子尽情疯、尽情玩。

那时俺村有个曲剧团远近闻名,年年排戏唱戏,吸引了不少十里八乡的观众。正月初二除了串亲戚,纷纷出动去看戏,一看就是几天,我最熟悉的就是《天河记》《卷席筒》《李天宝吊孝》《小姑贤》《丁郎认父》《李双喜讨饭》等,戏场上引来几个小货郎,卖有糖豆、花米糖,还有小玩具等,更添了几分热闹。虽然那时贫穷落后,土房草屋树木葱葱,村中有弯弯的小河,常流不断,蓝天白云袅袅炊烟,到处鸡鸣犬吠,生气勃勃。尽管今日面貌焕然一新,人们过着小康的幸福生活,却怎么也找不回那当年的感觉,如时光能倒流,真想回去再体验一把那终生难忘浓浓甜美的新年味道。


上一篇: 《一串酸甜苦辣的年味》     下一篇: 《心愿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385次 | 联系作者
对《儿时的新年》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