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聪震文集(A)》--五彩池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1-20   共 0 篇   访问量:2135
对话史铁生(小小说)
发布日期:2019-01-20 字数:2981字 阅读:2135次

       我生平很少做梦,一做梦就证明是病了,当然,那是脑神经疾病。我是一个神经病患者,这我并不忌讳。前几天我做梦,我是死了,我一死就见到了史大哥。史大哥因不便行走,他坐着,我就只好跪着。我爬到他的面前,我说“史大哥,你认识我吗?”

    “认识啊,你叫lcz,我知道。你近年写了三四篇关于我的文章,我都看到了,谢谢你!”他目光炯炯的看着我,对我说“我们现在可就很平等了。你不要乱想啊,不要拘束,你看我们是不是平等着——来来来,你坐到我的旁边来。你看我们是不是就平起平坐了?”

      我就去到他那旁边一坐,试了一下。我说“是平起平坐了”我一想,史大哥的确是平易近人,他还说谢谢我呢,不会吧——我说“你不是死了吗?”

     “我是死了,但你也是死了啊——你我都死了,所以我们平起平坐了。”我问他说“那我问你,我的名字你是不是从门童那里听来的?”

     “哪里啊——cz,你看你,你已经到了阴间了,我们是完全彻底都平起平坐了。你不能再怀疑这那的,好吗?否则你的病就不得好!我也是医生了呢——久病成医,你懂吗?信不信我?”

      “我信!我懂!但是你是史大哥,那你得说说,我们是不是都死了才能相互见面——对吗?”

       “随便你怎么说都行——我看你眼神咋不对劲——诶,你脸又黄又憔悴,你是不是有肝炎?”

        “嗯,是有点。”我赶紧把脸别过一边去。“这你就不懂了,这是在阴间,病是不传染的。哈哈哈,cz,你脸转过,振作起来,不要一脸抑郁好吗?”

     我说“好!可是我想问你,你说人到底是活着好,还是死了好?你不要不答啊!”

    “你怎么这么刁钻和难缠啊?对你这种病人,我是不能回答这个问题的。对你,我现在只能说‘要活着啊’——但是你不要忘了,你现在也已经死了,那你给我说‘人是活着好,还是死了好?’”

     “谚语说‘好死不如赖活着’——”我低低的声音,我还要再说,他打断了。他喊道:“对,就是要这样!”史大哥斩钉截铁地说着,吓了我一跳。接着他说“死了就要说死好,但活着的时候就必须说活着好!”“cz,我知道你的心态,你的意思我明白,你说你活得不如意,生不如死。这里面主要的原因是,你想说你没有当上我这样的作家,对不?”

       “对,是的。你怎么知道的?”我睁大了眼睛。

       “我还不知道你。你的一切矛盾的纠集点就在这里。你觉得自己没有人格,没有尊严,贫穷困苦到极点,你是宁愿像我这样,精神愉快些,心灵充实些。但是你有没有想到我也不情愿是这样子啊!你仔细想,你现在腿立即断了,或者像你小时候那样拄着双拐走路,你高兴吗?”

       “只要有你那样的成就,我就高兴!”

        “你在胡说八道呢!”史大哥发怒了,“你以为我愿意吗?你是要追求我那样的生活是吗?那很容易啊,砍断你的双腿,然后也是血液透析不断,也有钱给你治,给你看!是的,我敢打赌,三年后,你也就能成为像我在阳间时那样的作家!你给我老实说,你愿意吗???lcz”他怒不可遏起来,他说“你愿意,你的家人愿意吗?你妈妈愿意吗?你孩子愿意吗?你妻子愿意吗?你的女朋友——你的情人愿意吗???”

         我不敢抬眼看他,我喃喃自语“我愿意!”

        史大哥长叹一声,“难怪人们说你有病,你是神经不正常啊。我知道了,你为什么会活得这么不开心,这么可怜。你要的是虚无缥缈的精神,你活着正好验证一个事实:人是精神的产物!”从不哭泣的史大哥哭起来了——因为我,他哭了。他抱住我哭,我无声地倾注着泪水,泪水很快流成一条小溪。

       我实心的告诉史大哥,我们在阳间时,我与他那真是面临着不同的灾难,很难说我的痛苦要比他小。我觉得我的痛苦比史大哥还要大呢。我说“把你换成我,你干吗???”他笑了“不跟你胡扯!”

      我对史大哥说“我为什么会成为神经病,神经病就是那么好玩吗?神经病比没有腿还残酷无情,抑郁症和强迫症,时时让人在死亡与非死亡的边沿上挣扎。你不信,你去问大夫,问专业的大夫,问神经科的专家!”看到我的痛苦,史大哥摇头了,他不去。他说自己要洗洗手,我在小溪中舀了一杯子给他,他一洗觉得黏糊糊的,而且把他的手刺激的辣乎乎的疼,他用舌尖呡了一点点,大呼“怎么这么苦?”

     我说“人世间的苦,在疾病之外还有穷困,被压迫,被冤屈,被奴役......”我与史大哥情感熟了,我也尖刻和放肆起来,我说“史大哥,我读你的书,很舒坦,但在阳间直至你到死时,你也没有把我拯救过来,请你回答我,是我没有读好你的文章,还是你没有写好呢?”

      史大哥几乎没有什么思索,他慢慢地说“你与我一样,我刚来阴间时犯了一个类似于你的错误,我认为医生、医院,医学,他们拯救了我一生也没有把我救活,我也在想这到底是医术水准不高,医学不够发达,还是我的病太难治了?你给我说医学对我起没有作用啊?”

      “起了作用呀,大哥。要不是医学你早就死了啊——”说到这里我猛然自己醒悟了“啊,对不起,大哥——是的,我觉得,要不是你的书,不是文学精神的疗治,不是人类思维超常精神的滋润,我也就早都死去了。我能活到我离开阳间的那一刻,事实上你是起了作用的呀。让人延伸生命——有时候仅仅是延伸一种思想或者思维方式,这本身就是对生命的一种支持!”

       史大哥看着我宽慰地笑了。他让我扶他上厕所,我这时想都没想大步往前走,遇一个小台阶时我还以为是平地,结果是踩下去竟是把自己晃了,脚下是空了那么几寸,虽然紧接着我的脚是落实到平地了,可我被这一惊立即就给吓醒了。


                             2011-1-29下午悼念


上一篇: 《我的花儿们》     下一篇: 《36岁话读书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2135次 | 联系作者
对《 对话史铁生(小小说)》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