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聪震文集(A)》--五彩池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1-17   共 0 篇   访问量:1522
买来的油 (小小说)
发布日期:2019-01-17 字数:3302字 阅读:1522次

   很多很多天以前,在AK大桥路与西大街相交的那个“三角形”地带上,总是拥簇着一帮令交警颇为生厌的卖瓜子和水果的小商贩们。交警与工商虽日日都在制止和取缔,但总是取缔不了。

  这是“一帮女流”,诡计多端,你来她走,都推着架子车、三轮车的,运动很自如,她们又赖,因为这儿能做成生意,此地客流量大,进城、出城的人都要经过这里,她们舍不得离开。谁都知道,“女流之辈”不好对付,而且她们大都是农村来的或者是城市里的贫民,你跟她太计较了,就显得有点“那个”了。

  于是工商、交警们就只能是睁只眼闭只眼的“例行公事”般地赶一赶她们,这样以来也就任由她们留在这里了。只是他们反复叮嘱一定要“靠边”些,不能影响交通——这一点她们倒懂。于是,这里便成了她们的“领地”,她们或在树荫下,或者干脆就在太阳底下做着生意,不用说这里每天都演义着许多的故事,有些还瞒生动的呢。

  话说这天中午,在这个“三角形”地带上出现了一位模样儿粗俗蛮气的手提大塑料桶的中年妇女。不用说,一看那架式就知道是农村来的一位老几。她来到一位卖水果的女人的面前,说:“嫂子,你买油不?我这儿有一桶油是我偷的。我在一家建筑工地给人家做饭,狗日老板起了瞎心想不给我发工资,我想走又走不了,那能白干呢?我乘他们不注意就偷了一桶伙食上的油出来卖,卖了我就拿钱坐车回一趟老家去,看看孩子。你看,油还好呢!”

  说着,她就用手拧开那大塑料桶的盖子,并就势将桶里的油倒往盖子里,让这位卖水果的女人看。这卖水果的女人长得白皙,人高且胖,人称“胖大嫂”。“胖大嫂”来自农村,人很正派的,丈夫是在一家事业单位工作,但懒得出奇,他宁可在单位吃,出去在街上买着吃,也绝不愿动手把饭来做的,这几天自己正跟丈夫怄气呢,毫无买的意思,就说:“嗯,怕是陈油,不好吃,我不要,你看别人谁要不?”

  那女人说:“你闻嘛,油是好的,我便宜处理呢!”“那我也不要,你问她们几个去!”

  这卖油女人就开始向别人兜售了,胖大嫂旁有一个年轻的女子,卖油女人就说:“妹子,你要油不?”这女子已听到她刚才那一番话了,就笑了一下,说:“我不要,我不做饭。”并头一扬示意又一个,那是一位面部皱巴巴的核桃脸女人,适好“胖大嫂”也看到了那个示意,想起什么似的,也就给那卖油女人示意了一下。

  卖油女人径直来到“核桃脸”女人面前,又将原说与“胖大嫂”的那番话给她游说了一番,并强调说:“只卖个路费能回家就行了,油是三块钱一斤,你就给两块算了!”

  “这太多啊!”皱巴脸皱了一下眉说。“这不多,你慢着吃,便宜嘛!”卖油女人进一步鼓动。这时候,“核桃脸”已有了自己的主意,就大声喊起“胖大嫂”来了。

  她比“胖大嫂”大三四岁的,就叫:“胖妹子,胖妹子!”胖大嫂却装着没听见,她便改口叫:“秀娃子,噢——秀娃子,你刚才看了,这油到底咋样?”

  “秀”是“胖大嫂”的小名儿,“胖大嫂”就回答:“谁知道呢,我看高头的还好,不知里头的咋样,你自己看嘛!”

  这时就听“核桃脸”说:“你要不——我们一人分一半?”“

  我不要!你们家人多,你看合算就买,慢着吃!”“核桃脸”女人就与卖油女人一番周旋。看秤讲价。一会儿就成交了。临走,那卖油女人说:“以后你要米、要面都行,我再偷出来便宜卖给你!”她甜甜地笑着走了。

  卖油女人一走,“核桃脸”就跑过来喜滋滋地跟“胖大嫂”等一泼卖瓜子、水果的同行们报告“战果”了,她说:“秀娃子,你知道不,那卖油的做饭女人今儿在我跟前可没占啥大光。她没秤这油,叫我估一下斤两算了,我就说:‘你没秤,我还没秤’,我就拿秤给她称,一称你猜我咋说,我哄她秤了,我叫她数秤上的星,是十三斤半,我告诉她这是公斤秤,一算也就是二十七斤,两块钱一斤,共54块钱,我就给了她50块一张的,零头不算了,你看这油再怎么也不止二三十斤呀!”

  这一摊女人就感慨一番。大笑一阵。笑“核桃脸”机智。同时又暗骂她缺德透顶。因为懂点行道的人一看就知道了,那塑料桶是“25公斤”的,差不多50斤油呢。

  下午5点多,“核桃脸”女人的女儿来了。她在安康一家“中技”学校上学,“业余”常随她妈来做买卖,“做生意”奸得很,一点儿不比她妈逊色,常常是一天卖下来比做妈的卖得钱还多呢。卖水果的、卖瓜子的女人们就都说,“上啥学呢,学那技术,还不如跟她妈学一辈子算了。”只是那女儿长得实在太丑,个子矮得像小娃娃儿,要不未来准是可以当大商人的……闲话休提,那女儿来后接受母命就把那满满一桶油提回去了。

  临走“胖大嫂”逗这女孩子说:“你妈今儿可搂住‘大金’了,拣了个大便宜!”那女儿怪怪的一笑,没吱声。

  大约过了半小时多吧,那小女子去又复来,她骑着自行车急急下来,说:“妈,那油不知怎的,我放一点进锅里后,避哩叭啦乱响一气,过一会儿我一看,咋什么也没有了?”

  “天呐,那是假油!”卖水果和瓜子的一帮女人顿时便可怜起“核桃脸”来了。“核桃脸”一下子老的像一颗最最皱巴的核桃了。脸色十分难看。沮丧透了。这一天她早早地收了摊儿回了家。当晚,“胖大嫂”来“核桃脸”家中探望,进门就喊“琴姐,琴姐。”

  琴是“核桃脸”的乳名儿,但没有应声。“核桃脸”睡在床上,不理睬“胖妹”了。胖妹再三询问:“油呢?”她不理,末了她就哭着回答:“高头就一点点油,下面是水,用酱油染的。”

  “胖大嫂”就感叹一声,安慰她:“你不要再伤心了,身体是本,这个世道谁不哄谁,你也哄过别人啊,再说,那个桶那么大,就等于你买了个桶,你也亏不了多少的!你睡,我走了。”

  此后,“核桃脸”三天未来,众人以为她不再卖了。第四日,她又推着满满的一车水果给自己“上班”了,她讨价还价更比过去厉害,但不大在秤上做手脚了。别人问她,“你今天赚了多少?”她说:“不多,我不再哄人了,哄了人家的秤,人家回去一称,就像我买了假油一样,心里照样也难受。再说,占便宜占惯了,有时候就得倒霉!”

  “核桃脸”,人我认识。她住东大街509号副一号。是租住户。人颇寒微。我听了关于她的故事后,很感动。信手记之。愿她不怪罪我啊。(作者:刘聪震)

  1999年9月19日上午草


上一篇: 《死于爱情》     下一篇: 《电话是你先接的(小小说)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1522次 | 联系作者
对《买来的油 (小小说)》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