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聪震文集(A)》--五彩池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1-17   共 0 篇   访问量:1277
写作的背后
发布日期:2019-01-17 字数:1637字 阅读:1277次

       我以前写“散文”的时候,“散文”给我惹了很多的“麻烦事”——什么“麻烦事”呢?散文是要抒发“真情实感”的,你流露了某些“情感”,也就是人们常说的,你泄露了自家的“隐私”,于是嘲笑你、耻笑你,蔑视你、调侃你的东西就一应而来……一句话,这是你自己先“侮辱”了自己,然后才有了别人对你的侮辱。于是,我就决定不写“散文”了,改写“小说”。

  可是写小说,你以为自己是谁啊,伟大超凡无比的、高人一筹的编辑大人,他们(她们)各自的心中都是各有一番标准存在着的,而且那是最为正确也最为真理性的。我给一位大人投稿,催问了几遍后,他让别人给看了,他告诉我说“关键是写得不好,到了你这个年岁,要是写得好,早该成名了。哎呀,人家一些作者的文字后面,介绍自己的文字都很多呢。”他还说“出书,那都是垃圾,因为刊物发表不了,就出书。一般的书你看去,十有八九那都是话都写得不通的!”他的意思是,我是无名小辈,没有任何分量和成绩可言,写出来的文字的话语都是成了问题呢。我听了气不打一处来。这是叫“狗眼看人低”啊,我在心里恨恨的咒骂了他几句;但我不自悔改,我自己又把稿子投给了一个得意作家的得意弟子手里。这弟子涵养很深,好像是“文学硕士”级训练出来的,堪称一代圣手,他看了我的文字就回复说,“语言没有文学性,淡汤寡味,内容倒是广泛,可是这广泛与你的精神有何关联,它也只是广泛而已!”我是连心里的暗骂那信心都没有了,我只能连连给人家道歉。我是打扰这位大师了,我羞得全身都发软了,是快要烂掉自己了。我想蒲松龄先辈真是在误人弟子,冯梦龙这家伙也是在害人啊;最后,我发誓不投什么稿给刊物杂志了,我要把习作发到网上去。首先我从正规的文学网站,像中国作家网,中国文学网开始弄起,结果竟发现就是发不出我的“小说”,我给其他几个大型文学网站发过去,发现有的是将我的小说掐头去尾了给发了,有的干脆就不发。而且令我惊讶的是,我在博客上的小说也被限制,也被编辑删掉开头或结尾。我很生气了。到底的咋回事呢?难道我的小说不好吗?它与我的精神就没关系吗?是我没有或缺乏技法吗?我研究了再研究,我是觉得我的小说“很小说”,凡是没有文化的人读了开头就能将我的垃圾读到末尾去,我很高兴这些,我觉得这就是我的成功。

  为了明辨是非,弄清原委。我请了一位高手,高手是一个内刊的主编,也是朋友和作家。这朋友看了就说,写得很精彩,但牵扯到性或者牵扯到政治了,这是很危险的,是不能发出的。至此,我才明白了,我目前的写作是走入了一条险恶之境。性那玩意儿不可能一直写着不回避,可生活的本身就牵扯了这玩意儿,你无意间涉及到了,即使是讽刺这些东西的,也难免其咎于有低俗之面目的嫌疑。而政治呢,因它无处不在,它辐射到生活的方方面面里去了,报纸和新闻上奇闻异事多得你读不完,可你写了一个并不严重的小说出来,问题就来了,文艺作品不能反映生活现实,不能暗示了政治和政府职能部门的歪风邪气,不能贬低了社会喜气洋洋的大好局面。我想了想恐怕这篇文章都是要被封杀的,于是就有些泄气不想写了。

  我在思索,凡能给人扬名的,凡能给人带来实惠和好处的,都绝非你想的那么简单。不论从商从政,也不论你是从艺从文,社会的角角落落,各行各业都有人在干着,在把守着。这就是大家在生活中都感觉累的原因吧。我想我们就是应该多写些《边城》和《哦,香雪》这类的美好的东西才是正途——文学的典范是这,而不是那啊。要一心一意的写那些心灵闪光的事物,写不出哪怕硬编也得编出来才好。要写积极的,给人简单的自信的东西,要歌颂而不要鞭挞,要拍马而不要杀马……

  写作,其实并不轻松,您说呢?被禁者的未来应是网名“兰陵笑笑生”之流的天地吧!看来还是要弄好,要真正的写好,这才是根本噢!呵呵呵(作者:刘聪震)


  2011-3-15


上一篇: 《写给梁静妮》     下一篇: 《你说你的我写我的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277次 | 联系作者
对《写作的背后 》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