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矛》--朱新卯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3-12-01   共 87 篇   访问量:528
感谢蜜蜂
发布日期:2013-12-01 字数:1317字 阅读:528次
  自古以来,人类和动物就有互为依存的关系,而我只所以对蜜蜂情有独钟,主要是它们的付出成就了我们的青少年时代。

  在我幼小的记忆里,家里养了很多蜜蜂,一进大门就能听见院子里嗡嗡声,每座房的前墙上都装有一至两个蜂窝,就连新盖的三间出檐上房的前墙两头各有一个钻了空的长方形小木门,那是盖房时爷爷精心设计的两个蜂窝。

  村里的很多小孩因怕蜜蜂蜇不敢到我家玩,有的邻居们借家什都会站到大门口等我家里人送出来。爷爷经常说:“蜜蜂有灵性,你不惹他它也不会蛰你。你自自然然地走路,就是它碰着你也没事;你越是跑说不定它还会蛰你。蜜蜂一旦蛰了人,自己也就没命了。”爷爷说的话一点都不假,我们全家人对此都有十分深刻的体会。

  记得每年收完秋,爷爷都会进山去,用两三天的时间割回几捆荆条或连翘条,编几个直径和深度约在1.5尺左右的蜂窝,再糊上黄泥巴晒干,然后横装在墙上,找一块席片盖住口,上边用泥巴封死,最后,再在席片上打几个孔,供蜜蜂进出。

  每年的春夏季节是蜜蜂的繁殖期,因新蜂王一旦长成,就要分家。它们一般会选择晴好的天气,新蜂王带一些蜜蜂飞出老窝,落在院内或院外的树干或粗枝上,形成倒锥状蜂堆。下地干活回来的爷爷一见这情景便心花怒放,顾不得擦汗和歇息,连忙找竹竿和竹笊篱,然后把竹笊篱绑在竹竿一头,高举竹竿,将笊篱慢慢放在蜂堆旁,一会儿工夫,树上的蜂堆就会自动转移到笊篱上,爷爷小心翼翼地放低竹竿,解开绳子,手举着笊篱,蹑手蹑脚将颤巍巍的蜂堆放进事先准备好的蜂窝里,一窝新蜂就算安好了家。

  蜜蜂十分讲究卫生,每过十天半月就得为它们清扫一次。清扫一般要选择晴好无风的中午,先揭开蜂窝门,再用点燃的艾蒿绳将大部分蜜蜂熏出来,然后逐一检查蜂巢中有无虫害侵袭,最后进行清扫。清扫完毕后,盖上蜂窝门,让蜜蜂自行返回巢里。

  一到伏天,爷爷还要去割许多艾蒿,回来拧成鸡蛋粗的长艾绳,然后挂在屋檐下晾干备用。

  每年秋末冬初是收获的季节,爷爷逐一打开蜂窝,看看产量,根据各窝蜜蜂的实际情况,充分留足过冬口粮,用刀慢慢将多余的蜜片割下来,这就是一年的收成。

  先将割下来的蜜片放在锅里加热,待蜜片全部融化成稠稠的液体,倒在大瓦盆里放凉,上面的固体就是蜂蜡,下面的酱红色液体就是蜂蜜了。再将蜂蜡放在锅里加适量的水烧沸,用罗将杂质滤出,倒在一个个碗里放凉,一块块黄黄的蜂蜡就可以卖了。捞出的杂质再加热,捏成小圆球,就成了打纺花车弦的蜡蛋了,最后锅里剩下的水叫二蜜水,这才是我和妹妹们的高级饮料。舀上一碗,我一口你一口喝喝笑笑,笑笑喝喝,甭提有多高兴了。

  爷爷养了30多年蜜蜂,最多已达15窝。1973年,爷爷病故,次年外地人来放意大利蜂,意蜂个大,如同入侵者,将我家的蜂咬死无数,从此,我家的蜜蜂就慢慢败落了。

  现在回想起来,在那物质极其匮乏的年代,我们弟兄姐妹的学业始终没有被耽误,多亏了我家卖蜂蜜和黄蜡做贴补。因此,我们感谢爷爷的精心饲养,更感谢那十几窝蜜蜂。

上一篇: 《太深的情谊 太久的期待》     下一篇: 《迟到的看望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528次 | 联系作者
对《感谢蜜蜂》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