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艳一万期》--大肥一郎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1-05   共 0 篇   访问量:4101
又一个寡妇的年份在前面等
发布日期:2019-01-05 字数:1758字 阅读:4101次

鏄?.jpg


       晨起拉开窗帘,雪已然大如鹅毛,这是由昨夜的雨转成。

       雪,成片地在窗外飞舞,像一群白色的精灵在无边际地嬉戏,癫狂。记得有句伟人诗是这样说的:“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看着窗外的漫天飞雪便知道,春,已不远了。

       尽管知春不远,但首先直面的还是冬,因为它才刚至不久,是新生事物,哲学告诉我们,凡是“新生事物”总是有强大的生命力,至少在伊始是这样的。所以外面很冷,草木凋敝,风搅冽雪,行人低头艰步,身体欲倾。

       冬至了,有闲的有钱人开始养生了,五行八卦的进补弥漫着这个阶层。而“大观园”里宝二爷就有些风雅了,他醉魂于冬至的雪,将鹿肉烤来赏玩,一派曼妙的“鹿鸣春”意境。只见他坐在茅庐雪亭里,仰望着漫天大雪欣喜若狂,点燃南泥小火炉中的炭火,铺上精致的铁篦子,夹起薄薄的一大片儿鹿肉,放在铁篦子上烤,那鹿肉在熊熊的炭火上“滋滋”作响,香气顿起,令亭外的雪,亦生香。于是二爷他诗兴大发了,仰望苍穹,咏: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二爷有二爷的优雅情调,有闲阶层有有闲阶层俗不可耐的养生。可直面着凛雪冽风的那些出卖体力“养生”的人们,却依旧在出卖着自己体力,他们既无暇情调,亦无暇养生,比如快递小哥们,大清早就按响了门铃,送进了一份带着鲜活雪花儿、寒气逼人的包裹。想来那小哥身上的寒气,更是彻骨锥心的冷。他爸不是李刚,他生下来不论几胎都印记着“穷二代”的穷,他的一切都得靠自己挣。他的出生就像含玉而诞的二爷的公爵贵胄的身份一样,打着皆是他们父母最初结合的基因印记,只不过彼此别于云泥的而已。再多生几胎又如何?多生的,依然头胎的宿命,养己养人劳碌奔波,天注定。

       雪,在继续地狂冽,风,继续的那么凶猛。凝神看着窗外,快递小哥的小三轮车在风雪中艰难地行进着,一步一颠簸起伏,走走停停,推过坎坷泥泞。直面此情此景,不知道何人会有浪漫的心情?是他父母吗?还是天下苍生?

       苍天在上,人在上天之下都是一样的所谓“众生平等”,但“赏雪者”与“冬养生者”却被在雪中挣扎的人所“平等”地供养着。对此,上帝无言,芸芸众生亦波澜不惊。难道,果真就是“存在就是合理的”?嗟乎,好大的一场雪,它来得恰如其分,碾碎了遐思的一切。就在昨夜的雨中,还曾有梦。

       雪在下,二胎要生,退休将延迟,各阶层的人都还在继续着自己的人生。有别墅的雇人给看着成年累月闲在那儿,房子多到自己都记不清宅数的亦不去住,因为房再多夜宿也只能睡一张床上。那些没房子想住房的一辈子也买不起,他们此时此刻就飘零困顿在这漫天的大风雪之中。

       风搅雪,弥封了视野。窗外,一派混沌,再也看不见什么了,只落得一片白茫茫在眼前。是的,只剩一片白茫茫的冬。在白茫茫的最深处隐约有一点依稀的绿,那是春吗?可猪年无春,它早叫在了狗年的除夕,又一个寡妇的年份,在前面等。


鏄?.jpg

上一篇: 《本命年》     下一篇: 《穿崭新华野战服的张灵甫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4101次 | 联系作者
对《又一个寡妇的年份在前面等》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