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伏牛狼文集》--伏牛狼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9-01-03   共 444 篇   访问量:1966
人在旅途
发布日期:2019-01-03 字数:1361字 阅读:1966次

  2019年元旦,天朗气清,七峰叠翠。好心情,随着登高望远而来。也还真就独自走了一条穿越环线,尽管以前多次来过,但那份感动依然心神荡漾。

  推车骑车步行,太平沟水泉寺里的腊梅开了三两朵,往年这时已很茂盛了!人家新下的红薯粉在冰冻后泡在清流里,圆叶菜随意飘荡,那两棵白杨树挺拔在雪地中,一人高的蒿草,还有深深的车辙,一直走过竹林寺后山。顺岭而下,老乡修的生产路,公益林抚育、种庄稼,休闲观光,都在沿途之上。回到县城,一个小时爬坡登高,浑身舒服……

  没有登高庆元旦之意,来了个说走就走的“旅行”。尽管这里曾是老家村后,尽管以前或结伴,或独行的往来,但是每走一次的心情各有不同。这幸许是“人不能两次踏上同一条路”的魅力所在。没话找话的寂寞,谁想要呢?寺院内外,腊梅星星也。木铎敲击,钟磬回响,这样的清净,是修身养性的境地?出家人不说家,出家人要的是静心!过客,谁都是过客,芸芸众生,人来人往,人生仅仅是能看见的这部分……三生有幸,人和人因果福报大不同,也终究要殊途同归。切记,万善同归才是正果。信与不信,问自己心在哪里呢?

  太平沟里,一群狗咬得正欢。“人来疯” ,主人喝住了狗。说着有大本事的都还住在山里头,没本事的到集镇生活去了的话。不是气话,自有道理。自古以来,富在深山有人问,穷在闹市无远亲。世态如此,何来炎凉冷暖?同村的一个人来拾柴喊着我的名字,给我指着过山的路。心里暖洋洋的,脚下平添了力量。

  走走不简单,那就迈开腿大步走。水窖有水,家里有牛有羊,小时候的同学赶着一群羊在山上放牧,大老远就吆喝起来——还是乡音亲切好听,你不听,你不在现场,那韵味不可言语……曾经的纸房十三队早就成为了历史,小时候上学拾柴火和某个班打群架,在坡上空翻跟头再把“四大扇”绒帽子戴在血流不止同学的头上,至今记忆深刻!而喊我的同学叫王寿仁,是十三队的,一直生活在这里,同山神庙的那几户人家组成一个村落,被冠以“十三队”称谓,也就二十来口人吧……

  半日偷闲,浮想联翩。立在挑檐上的喜鹊,竹林里的翠鸟,还有雪地里那团氤氲,风中摇曳飘絮的茅草……闭上眼睛,想象竹林寺五色变泉传说,宁可信其有,因为是妙不可言的圣境!忽然觉得寺上人说的“你叫我看看在哪里”?素然无味。因为,应该知道“天上竹林,人间少林”是传说还是现实?回到看山看水的原点,路遥人心,皈依没有了信仰,晨钟暮鼓还是醒不了红尘中人。说过的话,泼出去的水,心静了,语言暖心。如此岂不快也哉?

  糊涂清醒,老话说“人在事中迷”。那就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且行且珍惜,且走且欢乐。

  回到现实,那也是能走进的桃花源。将开未开的腊梅,雪地里的红果,山里人家的宁谧,走在路上的诗情画意……歌板临风,踏步成韵,偶得随吟,敷衍成文。如此的人在旅途,和远近无关,和此时此地的感动相连。诗云:

  水泉寺上腊梅开,

  挑檐喜鹊翘尾来。

  木铎笃笃人声近,

  清流淙淙鸡唱远。

  竹林幽径雪尚白,

  山阴蒿草任风裁。

  独自迤逦翻山过,

  相问乡音我最爱。


上一篇: 《我们一起走过》     下一篇: 《粮店(小小说)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1966次 | 联系作者
对《人在旅途》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