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堇文集》--夏堇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3-11-17   共 0 篇   访问量:1109
精致的雅与俗(一)
发布日期:2013-11-17 字数:1406字 阅读:1109次
红玫瑰与白玫瑰放肆地笑着,津津有味地溅出唾沫,溅出流言蜚语,招引蜂蝶过分热切的围观。茉莉香片快烧完了,吐着一丝一丝的断断续续的烟,落下一点一点的碎屑,透过琉璃瓦的小洞似乎可以窥见,但谁又会去看呢?她,不会去围观,廉价的香气早已在她笔下浓得化不开了;她,也不会去窥见,昂贵的沉香屑亦早已跌进她的墨水之中。张爱玲的文字,被有意钻入了一个深爱着她的、愿意任她摆弄的精灵。你,无权批评她的文字中的雅与俗,因为你也抵挡不住一挂精致的珠宝的诱惑,除非你一定要找些是情人赠与等的借口。

不知不觉写了不少废话,还是专心地摘抄她的文字,感受她的传奇吧。

1.车窗里望进去,里头坐着两个女人,脸对脸嘁嘁喳喳说话,说两句,点一点头,黑眼睫毛在阳光里晒成了白色。脸对脸不知说些什么有趣的故事,在太阳里煽着白眼睫毛。活人的太阳照不到死者的身上。

2.年轻人的天是没有边的,年轻人的心飞到远处去。可是人的胆子到底小。世界这么大,他们必得找点网罗牵绊。

3.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床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

4.普通人的一生,再好些也是“桃花扇”,撞破了头,血溅到扇子上。就这上面略加点染成为一枝桃花。振保的扇子却还是空白,而且笔酣墨饱,窗明几净,只等他落笔。那空白上也有淡淡的人影子打了底子的,像有一种精致的仿古信笺,白纸上印出微凸的粉紫古装人像。

5.俄国礼拜堂的尖头圆顶,在似雾非雾的毛毛雨中,像玻璃缸里醋浸着的淡青的蒜头。

6.她的下巴与颈项瘦到极点,像蜜枣吮得光剩下核,核上只沾着一点毛毛的肉衣子。

7.郑先生长得像广告画上喝可乐福抽香烟的标准上海青年绅士,圆脸,眉目开展,嘴角向上兜兜着;穿上短袴子就变成了吃婴儿药片的小男孩;加上两撇八字须就代表了即时进补的老太爷;胡子一白就可以权充圣诞老人。

8.他是酒精缸里泡着的孩尸。

9.他说话也不够爽利的,一个字一个字谨慎地吐出来,像在隆重的宴会里吃出洋枣,把核子徐徐吐在小银匙里,然后偷偷倾在盘子的一边,一个不小心,核子从嘴角里直接滑到盘子里,叮当一声,就失仪了。

10.她的脸像骨格子上绷着白缎子,眼睛就是缎子上落了灯花,烧成了两只炎炎的大洞。

11.整个的花团锦簇的大房间是一个玻璃球,球心有五彩的碎花图案。客人们都是小心翼翼顺着球面爬行的苍蝇,无法爬进去。

12.她的圆圆的小灵魂破裂了,补上了白磁,眼白是白磁,白牙也是白磁,微微凸出、硬冷、雪白、无情,但仍然笑着,而且更加活泼了。

13.乐队奏起结婚进行曲,新郎新娘男女傧相的辉煌的列队徐徐行进来了。在那一刹那的屏息的期待中有一种善意的、诗意的感觉;粉红的,淡黄的女傧相像破晓的云 ,黑色礼服的男子们像云霞里慢慢飞着的燕影,半闭着眼睛的白色的新娘像复活的清晨还没有醒过来的尸首,有一种收敛的光。
上一篇: 《寂寂重门半掩开》     下一篇: 《精致的雅与俗(二)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1109次 | 联系作者
对《精致的雅与俗(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