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堇文集》--夏堇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3-10-31   共 0 篇   访问量:631
简单的希望
发布日期:2013-10-31 字数:947字 阅读:631次
  许多时间,像滚烫的岩浆,脾气暴躁的火山喷发的,红着胜利的大眼睛,扑向人烟。我知道,钟表是被死神雇佣的。几十万年甚至几百万年来,每一种生灵,强化自我的武装,遵守时间的潜规则,寻求最美妙的生存。人,也许是从宇宙的哪儿听到了秘密,掌握了最美妙的生存。于是,高楼林立,像挺拔的竹子,可惜没有青色的叶子,被火烤干了。高楼里,巨大的玻璃门记录着人们匆匆的步伐,手机的声响似海浪般此起彼伏。高楼外,宽阔的街道只是一条沉睡的巨蟒,一辆辆汽车,操纵高分贝的音调,像疯子胡乱地敲撞黑白琴键,试图惊醒一些还在沉睡的生灵。这样的生活,会不会太繁复,太疲惫呢?这,似乎没有行色匆匆的人,会放慢脚步去思考。这个问题,在生存的面前,何尝不是太无聊?从一个洞穴到另一个洞穴,还要不断地挖掘洞穴,生存本来就是繁忙,没有静止的时间去思考。这样的生活,感觉被白色的蜘蛛网紧紧网住,很累,却无法喊出来。

  其实,疲惫的不只是因为最美妙的生存,还有珍重的心。因为珍重,或许沉重吧。半克拉纯白的钻石,被赠送,不是计量人民币,而是称算心的重量。钻石和心一样的透明闪耀,可惜后者更加昂贵。珍重亲人殷切的等待,不希望他她们受伤;珍重挚友琐碎的言语,不希望她他们猜疑;珍重陌生人温柔的关怀,不希望她他们离开;珍重幸福甜美的味道,不希望它们变质;珍重未来美好的憧憬,不希望它随风飘落。太多的珍重,太多难以释怀的心情,从不去放下,从不舍弃。不是什么都可以轻言放下,即使手中是一冰块,也有期待融化成一缕春风的珍重。不是什么都可以轻言舍弃,即使手中是一丑石,也有期待进化成一枚宝玉的珍重。只是很多时候,彼此的珍重,总有细微的差别。细微的差别可以像鳞片,刺破柔弱的肌肤。的确,有时真情相拥的背后,或许只是一种习惯,谁也不愿承认的习惯。因为情感也可以像锡纸那样薄,等到记起时,不知被太阳晒成怎样的可怜模样。珍重,或许也是沉重吧,这是代价。

  生存久了,会疲惫;生活久了,会哭泣。不是太软弱,只是时间旅行长了,坚强的是躯壳,而心越来越柔软。四季在交替,我们为秋季的果实而拼搏,我们为春季的芬芳而沉醉,这些会是我们的遗产。遗产的多少,不想去清点。而我只想拥有一个简单的希望,安静地聆听山涧潺潺流水的清音。

上一篇: 《清音痴语(外二章)》     下一篇: 《拒绝盛开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631次 | 联系作者
对《简单的希望》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