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午饭》--那山那水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12-08   共 0 篇   访问量:2348
一个人的午饭
发布日期:2018-12-08 字数:9327字 阅读:2348次

    早上一出门,发现天空飘起了小雪粒子。圆圆的雪粒又小又轻,像一些洁白的小绒线球,落在衣服上,被衣服的反作用力轻轻一弹,便飘到了地上,化了;落在车上,是无声的,刚一接触车玻璃,细密的小白点就纷纷跳向另一个方向。因为它含着的水份太少,即使融化了,到处也看不出湿的样子。只有落在行人的毛绒绒的围巾上,它才算找到了一个短暂的立足之地,三几个侥幸的,盈盈地站在毛纤维的尖上,但是,你只要轻轻一哈气,它们立刻又被吹走或者化掉了。

   上午的工作是参加扶贫攻坚会。会议结束,从温暖的会议室走到外面的时候,地上早已均匀地湿了一层。雪粒也变成了小小的雪片,纷纷扬扬的,形势比早上大了一些。这个冬天的第一场雪,天气预报是小雪,说不定会下大呢,心里生出一丝希翼。抬起头,任雪片落在微微发烫的脸上,凉凉的很舒服。
    一路伴着雪花,和与雪花有关的回忆,回到一个人的家里。虽说很享受一个人独处的时间,但是一个人的中午饭就有点难办了。最近我就经常面对这样的难题。因为这段时间以来,中午就我一个人在家。不喜欢在外面吃饭,在家里做,又嫌太麻烦。只好有时泡一包方便面加一根香肠,有时是早上的包子馒头就一杯开水,有时一袋热牛奶,一个鸡蛋,或一个水果对付一顿。省事是省事了,到底不如好好吃一碗热饭来得舒坦,尤其在这寒冷的冬天。为此老公也多次心疼地责怪我午饭不该如此敷衍。想起曾读过汪曾祺先生的多篇散文,他不但对各地吃食颇有研究,美食文章写的好,还亲自下厨操持。一个男人尚且如此,作为一个女人——当然在生活情趣上不敢与先生相提并论,单从对待生活的态度上,实在是太了草了。以后要认真做饭吃,即使是一个人。心里这样告诫自己。
    可是做什么饭好呢?
    现在的问题不是缺乏食材,而是超市里琳琅满目,各种各样的食材,品种多到令你眼花缭乱无从挑选。大热天售卖冬季的萝卜白菜,冬天却随处可见黄瓜豆角西红柿等一些传统的夏季菜。更别说竹笋椰子等南方的特产陈列在北方的超市,那更是司空见惯。可是现代人一到超市大多犯一个毛病,就是视而不见。经常在超市里听一些女人面对着五颜六色的各类蔬菜感叹:真不知道买啥好!没菜可买!办公室里的家庭主妇,一到下班时间就发愁,不知道做什么饭能提起家人的胃口。这一方面说明人们的生活水平普遍提高了,物质极大丰富了,可供挑选的空间大了,反而出现选择困难。另一方面说明现代人的味蕾整天饱受各色美味的诱惑,变得挑剔了。到饭点了不知道吃啥好,没有食欲。

    一个人的午饭,同样面临这样的问题。人的味觉是有记忆功能的。望着窗外飞舞的雪花,味蕾的记忆一下子回到小时候。
    那时候一遇上下大雪天气,大人们可以名正言顺地不用下地干活了。父亲是一个勤劳的爱整洁的庄稼人,他把铺着青砖的院子细细致致打扫一遍,直到砖块露出凝重的青灰色,窄窄的缝清晰可见,方才作罢。接着他把自家院子前临街的路也清理干净,用铁锨把积雪铲到树根旁,堆成一堆,拿锨背在上边拍紧压实。院子里拾掇利索了,他开始坐在屋里修理那些坏了的农具,或者新做一件他需要的家什。他是极有条理的人,这些活计可能早在心里计划许多遍了,就等农闲或下不成地的时候,一件件拿出来修修整整。母亲趁着这样的天,把做了一半的针线活拿到上屋门口的亮堂地,一针一线耐心缝补起来。
    大雪围门的日子,我像过节一样欢喜。围在父母的身边,摸摸父亲用的斧子、墨斗,得到父亲几句轻声的呵斥。再到母亲的针线筐里翻翻她的剪刀和碎花布头,母亲娇嗔地劝我别划破了手指头。冬日的午饭多数时候是糊涂面条就蒸红薯。母亲做的糊涂面,是用玉米糁糊煮了面条和白菜叶子,饭做好后,往勺子里放一点食用油,搁在煤火上烧,油热的时候,把切碎的蒜瓣或葱花放到热油里爆一下,快速洒在饭锅里,搅拌均匀。这一爆颇有画龙点睛的意味,一碗清素寡淡的玉米糁面条经过一丝丝葱油香的点缀,真是美味啊!更妙的是配上刚出锅的热气腾腾的蒸红薯。粗盐的咸,葱油的香,新鲜的蒸红薯的沙甜,在口腔里一会合,产生一种诱人的滋味,真是绝妙的搭配。有时候,父亲会用做木工的碎木屑生一笼火,一家人围着火堆享用美食。饭罢周身暖和和的,糊涂面和木屑火的热量驱散了彻骨的寒气,这样的饭太适合在寒冷的冬天吃了。
    雪渐渐下得小了,探头看向窗外,远处的楼房顶和街道上湿漉漉的,没有一点积雪。乡间的田野里,这时候应该零零星星覆盖了一层稀薄的白吧?想起儿时的美味,禁不住口舌生津,饥肠辘辘。收回散漫的思绪,打算午饭就做糊涂面了。
    先在一个炉子上蒸上黄皮红芯红薯。接着准备做糊涂面的食材:葱花、姜丝、蒜瓣、红萝卜、青菜一样也不能少。另外,我在母亲做的糊涂面的基础上做了一项改良,炒了一点猪肉沫,增加其香味。下入面条,出锅前勾入一点玉米面芡。糊涂面做好了,不多不少刚好一碗。洒上事先做好的炒香芝麻盐、油炸花生碎,蒸红薯也及时出锅,想像中的美味摆在面前,不禁胃口大开,大块朵颐。直吃得浑身热乎,意犹未尽。
    几天来,难得一次吃得过瘾的午饭!
    原来想念父母的时候,最解愁的方法是吃一顿与他们一起吃过的饭重温与他们共处的美好时光

          
    2018年12月5日













上一篇: 《自嘲》     下一篇: 《孟浩然结缘于樊店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2348次 | 联系作者
对《一个人的午饭》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