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缘野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11-21   共 0 篇   访问量:2246
无人知晓
发布日期:2018-11-21 字数:2257字 阅读:2246次

一双怨愤的眼睛,男人的眼睛,源哥的眼睛。

是的,就是源哥的眼睛,大而怨愤!“砰”那眼睛瞬间消失,一个血淋林的人头向她飘来......

梅娟又一次从恶梦中惊醒,四十年了,类似的梦总是缠绕着她。唉,这一宿又泡烫了!她起身下床坐到吧台前倒了杯酒自斟自饮起来。

梅娟的眼光落在掐着酒杯的手上,手指纤细,手背的皮肤很白很薄,青绿色筋脉像蚯蚓似的凸着,细碎的浅褐色斑点稀稀落落。老了!她的眼里映出泪水,随即去看自己的脚。脚也很白,脚趾插在紫晶色拖鞋里若隐若现。多美的脚啊!修长而柔美。妈活着的时候总说:你啊,人长的不咋地,手脚长得倒漂亮,像个千金小姐。妈的审美观还在民国时期,大眼睛双眼皮樱桃小嘴银盘脸,就像源哥喜欢的类型。

源哥不喜欢她,源哥喜欢陆兰。

梅娟的眼泪滴落下来:源哥死了,是我害死他的!这点谁也不知道,人们只知道,源哥在地震棚里强爆陆兰时,被陆兰的爸爸逮住,挣脱时把陆兰的爸爸捅死,被执行了枪决。

梅娟放下酒杯,点燃一根烟,深吸一口,下颏微抬,嘴唇轻起,烟圈如棉絮般升起,弥漫。烟雾中往事像画面一样一幅幅展开旋转。

那一年她16岁,源哥18岁,他们住邻居。

源哥从小就是孩子王,常带着一帮男孩子和别院的孩子打打杀杀。源哥很酷,很招女孩子喜欢,她就是其中的一个,喜欢的要命,眼睛总是偷偷地瞄着源哥转。

那年夏天唐山地震,波及到他们城市,经常余震。人们不敢住在楼里就在楼外的空地上搭了地震棚。陆兰家搭了两个地震棚,爸妈和小弟住一个,陆兰和妹妹住一个。

那天晚上大院放电影,大人孩子都搬着板凳去看电影。电影刚开始不久,她就发现源哥走了,紧跟着陆兰也走了。她赶紧钻出人群尾随在陆兰后面。

梅娟弹掉烟灰,长叹一声,是我害了源哥!泪水就涌了出来。那晚她不知怎么了,是爱源哥太深?还是被嫉妒的魔鬼附了体?她看到地震棚里的源哥和陆兰搂抱在一起,就疯了似的跑回放电影的广场,找到陆兰爸爸......

梅娟记不得她当时对陆兰爸爸说了些什么,她的记忆被陆兰爸爸胸前喷出的鲜血屏蔽了。她只记得她松开扒着门缝的双手,一点点地瘫坐在地上,然后疯狂地逃跑,逃进了黑处,至今出不来。

梅娟盯着迷蒙的烟雾,眯起眼睛,眉心皱起,两条好看的眉毛拧着:我那晚到底跟陆兰爸爸说了什么?多少年了,多少个夜深人静的夜晚,她总是这样深陷进这种状态。可怎么也追忆不起当时的情景。

是我害了源哥!我是一个告密者,一个内心歹毒添油加醋搬弄是非的女人!可我已经惩罚了自己,四十年了我没再爱过男人,没结过婚,没有自己的孩子。 

孩子?梅娟想起了陆兰,十多年前她在街上见过陆兰,陆兰满脸洋溢着幸福,一边挎着老公,一边拽着女儿,女儿是那么漂亮,像极了当初的陆兰。

梅娟一直怪陆兰,甚至恨她当时没有承认和源哥是恋爱关系。今晚她不怪了。恨,似乎也被这无尽的孤寂淹没了。

年轻时没感到这么孤寂,事业的成功似乎还让她感到独身走完这一生并不难。可现在,特别是爸妈走后。梅娟又落下泪来。

梅娟把烟掐灭在烟灰缸里,起身在房间里巡视,深褐色柚木地板,暗紫色牛皮沙发,旋转式铁艺楼梯,这套曾经让很多朋友羡慕的公寓,此刻泛着冰凉。她不由得裹紧睡裙,向露台走去。

上午大老板找她谈话:想不想做顾问啊?也五十好几的人了,别老这么拼了,去世界各处走走,享受享受生活。

一直以来,梅娟总是盼着日子快点过,赶着过完这一生。就是嘛,像她这样的人,一年和十年有什么不同,三十年和五十年又有什么区别?以前还有工作可以打发,以后?

梅娟的目光从漆黑的天空移到栏杆边的茉莉花上,脸上浮现出笑容,她俯身把花盆移到地上,手按花架晃了晃,花架是硬木的,高矮正合适。

梅娟站到花架上,纵身一跃......


上一篇: 《声声慢》     下一篇: 《3栋502号的女人
责任编辑:罗飞 | 已阅读2246次 | 联系作者
对《无人知晓》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