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缘野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11-20   共 0 篇   访问量:2034
声声慢
发布日期:2018-11-20 字数:1696字 阅读:2034次

  午后,江南的一所院落,几片枯黄的树叶挂在梧桐树的秃枝上。

  斜倚在西屋床榻上的李清照老了。她刚从睡梦中惊醒,正闭眼追忆梦里的一切,“明诚又入梦了,他还是那般俊朗,那般气度不凡,他离我那么近,我似乎感到了他的体温....”

  “夫人,孙夫人来访。”门帘撩起,墨云走进屋来,

  “嗯,我这就过去。”李清照侧身回答。

  墨云退出,李清照离开床榻,走到梳妆台前整理发髻。

  孙夫人是李清照旧友,喜欢诗画,常带女儿来此地探访。

  片刻,李清照走出西屋,坐到檐廊下的藤椅上和孙夫人喝茶聊天。孙夫人问:“墨云还是天天过来看你么?”

  李清照放下青瓷茶盏扭头看向东屋,东屋窗下墨云微驼着背在给她缝制一件淡蓝色锦缎褙子。“墨云也老了!”李清照轻叹一声回答:“是啊,她嫁给赵福后,每天都过来待上几个时辰,说是怕我不会照顾自己,其实是怕我寂寞,好在赵府离这儿不远。”

  孙夫人感叹:“这乱世之中,还有你主仆这等真情,着实让人羡慕。”

  “墨云8岁到我身边,”李清照抿了口茶,望向院中秋千上的女孩说,“那时,我跟你女儿一般年龄,我们整日嬉戏玩耍,处的像姐妹一般。”

  李清照起身走向女孩,女孩看李清照走近,忙曲身行礼:“夫人!”李清照拉起女孩的手说:“你这般清丽聪惠,我很是喜欢,我教你写诗填词,将平生所学悉授于你,你可愿意?”

  女孩怔了一下,随即摇头,“才藻非女子也。”

  李清照一惊,脸上漫上凄凉。

  孙夫人察觉,忙说:“夫人莫听小女胡言。”

  “她怎会胡言,是我没把这世道人心看透,”说着李清照向那棵梧桐树走去,走到树下李清照捡起一片枯叶,“她这般年龄怎会懂得这些?还不是世人这么说,她才这样听,这样说的。我于这人世是怪异,这人世于我是荒诞。”

  孙夫人劝道:“夫人莫伤悲,世间还是有很多人仰慕你的,你的诗词才情必将被后世赞颂。”

  “我没想被人仰慕,后世?”李清照抚摸着那片枯叶,摇摇头,“我更没想。我只是随性所为,活成自己的模样罢了!可......不说了,我们还是喝茶去吧。”李清照引孙夫人走回檐廊。

  天阴了下来,孙夫人带女儿离去。墨云也走了。

  时近酉时,一阵风乱过,便下起小雨。李清照拿了酒,坐在檐廊下独饮。几杯酒过后,清照有些微醉,举杯望向庭院,庭院落叶残花,细雨淅淅。李清照轻叹一声,吟出: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聊得?

  吟罢,李清照把酒杯注满,一饮而尽。

  夜深了,雨还在下,醉倒在檐廊下的李清照感到一些寒冷,她迷迷糊糊抬起头,环顾四周,四周漆黑一片。

  “这是哪里?是汴梁,还是青州?亦或是江宁?不,全不是。若是,怎会没有明诚?怎会这般寒凉,这般漆黑,这般空寂!”李清照从地上爬起踉跄着走入雨中,“这是哪里?明诚,明诚你在哪?”

  雨水似乎把李清照浇清醒了,她喃喃着:“明诚没了,青州回不去了,只我一人四处飘零。” 李清照双手举向天空,仰头向天空呼喊,“为什么?你这是偏爱我,还是厌弃我?难道是我喜爱诗书就必须承受这孤苦吗?”

  老天好像听懂了李清照的话,一道闪电划过,照亮庭院。李清照跌坐地上,盯向院门,她似看见院门开启,明诚走了进来,皂色罗衣浅笑低吟,耳边响起明诚的问话“你悔了吗?”

  “不,我从未悔过,”李清照从地上站起,大声说,“那样活是我想要的,我宁愿颠簸,宁愿凄苦,宁愿这满院子的孤独!”

  泪水从李清照的眼角流了出来,在漆黑的夜......


上一篇: 《这时候,那时候》     下一篇: 《无人知晓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2034次 | 联系作者
对《声声慢》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