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艳一万期》--大肥一郎的文集
首页 |返回作者文集 | 加入收藏
最近更新: 2018-11-17   共 0 篇   访问量:5414
徐福缘何嚎啕目血?
发布日期:2018-11-17 字数:3612字 阅读:5414次

寰愮鑸捣1_鍓湰.jpg



  不到长城非好汉,好汉到了长城便会想到“一扫六合”的秦始皇。秦始皇欲长生不老,便派徐福带童男童女各五百及其军事护法、天师、武士、随员近万人与马匹、辎重给养组成巨型舰队泛舟茫茫东海去寻觅永寿仙药。海上突如其来的飓风吹得徐福船阵迷失了航向,他们只好落脚一无名荒岛避风。那岛盛产樱树,处于洪荒时代,人烟稀少,只有些许赤身裸体茹毛饮血的土著石击野兔、土拨鼠充饥。他们远远见到徐福一众,以为天降大神,惊慌失措,凄厉尖叫着作鸟兽散。风停后,徐福却再也找不到归国航线,便无奈携那些童男女与众随员在岛上住了下来,在那儿垦荒种田,繁衍生息。

  徐福在朝时始皇帝天天看他上奏的本章,人称他“日日有本”,于是他给那岛起名叫日本,徐福登岛时命人将所带的马匹用栅栏关在上岸处,于是他随员们都管那个地方叫马关。后来,为了寻觅归途航线,观望大海上是否有扬帆之船过往,他们于第二年的春天在马关修建了座望海楼,起名“春帆楼”。徐福酷喜吃河豚,亦常常登楼望海,于是春帆楼就烹得精妙河豚讨其欢心。春帆楼制作的河豚,味道鲜美无极,令佛闻之皆跳墙饕餮也。徐福不在时,直至勾得其他吃货如云,赚得大厨盆满钵满,乐不可支。

       天地幽幽,岁月悠悠,可徐福终究没能再走出日本,而日本人也早已经将徐福奉为“天造大神”了,徐福带来的童男童女业已彼此婚配,他的那些各种身份的随员也有许多与当地的土著女结合了,生下了数不清的灵长目、人科人属、东亚亚种的种群,他们男耕女情爱动作织继续繁衍生息着,直至繁衍过亿。中国这边也没闲着,秦皇汉武,唐宗宋祖,时光老人步履蹒跚日月穿梭一直蹉跎到了公元一八九五年。

       那一年的春天,在春帆楼饕餮河豚的吃货里多了个叫伊藤博文的人,他还“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地将大清国的侯爵中堂李鸿章也请到了春帆楼。但他请李鸿章来春帆楼可不是吃河豚的,而是来进行“清日谈判”的。一年前,日本海军大将伊东佑亨的舰队师出无名的灭了大清提督丁汝昌指挥的“北洋水师”,他们却蛮不讲理的让清帝国赔给他们所谓“巨额”的战争开销,李鸿章就是为这事儿被请到了日本的。而请他来的人正是他的谈判对手伊藤博文。这厮是日本国的内阁总理大臣,其全权负责向大清王朝的讹诈,他狮子大开口,穷疯了一般的不要脸,黑心索价四亿五千万两白银的战争赔偿。

  跟着李鸿章和伊藤博文同到春帆楼的还有两个人,一个叫安重根,是韩国人,他是一位豪侠义士,属于“路见不平一声吼,该出手时就出手”的正义有为青年;还有一个叫小山丰太郎,他同伊藤博文一样,也是日本人,但他没有伊藤博文那般显赫的地位,只是一个流浪于江湖的武士而已,就是那种人称“日本浪人”、经常在中国沿海地区骚扰中国人的江湖混混儿。

  安重根和小山丰太郎来春帆楼皆不是被邀请的,也没人知道他们的存在,他俩更是互不相识,但相同的是彼此都怀揣利器,那利器,就是一把扣动扳机就能杀人的手枪。此刻,他们还都面无表情,似乎漫不经心地游荡在春帆楼周围观风景,可那四只眼睛却都死死地盯着春帆楼里的两个大人物的一举一动,安重根盯的是伊藤博文,小山丰太郎盯的则是李鸿章。

   终于,春帆楼里的那两位大人物走来了,李鸿章面如铁板,伊藤博文闷闷不乐。这二者分别代表中日两国的谈判结束了,李鸿章成功地将伊藤博文的四亿五千万两白银的要价杀下一亿五千万两,迫其降到了三亿两,但这三亿两所谓战争的赔偿依旧是中国人难以承受的,灾难深重的祖国正遭受着日本侵略者的荼毒,李鸿章的心脏被巨大的自责碾压,他感受不到任何的自己幕僚所说的在谈判桌上战胜了伊藤博文的喜悦,他说:“何乐有?赢钱的是日本人!我神州从此将进入漫漫长夜也!”

       看这俩大人物总算是从门里出来了。于是,安重根和小山丰太郎开始行动了,他俩肩并肩,步调一致,紧跨一步向前,二人并列在一个射击位子,他们手里的枪,也同时喷火,响了。

  那两颗射出枪膛的子弹,在飞,一直在飞。就像姜文说的那样儿:“让子弹飞一会儿。”

  就在子弹飞一会儿这当口,两位枪手同时以为自己的眼睛花了,因为他们竟然看见有一位通体皆白的长胡子飘飘的老头儿正迎着他们射出的子弹向他们稳步走来,他俩惊愕地看见那自枪口中射出的高速子弹穿进了那老头的身体,将老头给击穿了。可那老头儿,却没事儿一样,依旧不疾不徐,继续一如既往地走向他们,一直走,目光直视,不向两边看,直到其影子一般地穿过他们俩的身体,便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根本就不曾存在过。这,真是令二人难以置信。难道,这是撞见了鬼了?

  枪响后,李鸿章,应声而倒。

       但那颗穿越白胡子老头身体变了线的子弹仅仅只是刮伤的他的眉梢儿,流血虽多却与生命无一丝一毫的关系,也就相当于给戎马倥偬、体健如牛的李中堂挠了个痒痒。但就是这无关痛痒的一枪,却助力李鸿章将伊藤博文重新拉回谈判桌上,助其从伊藤博文身上又咬下一亿两白银的战争赔款,使得中日《马关条约》最终以中方赔偿两亿两白银得以签订。

  旋即,刺杀李鸿章的日本浪人小山丰太郎死了,是伊藤博文亲手干掉了他。他,恨死了这个高呼“爱国”的贼人了。在伊藤博文眼里,这个满嘴“与汉贼李鸿章不共戴天”的小山丰太郎就是贼,是他这一枪射出的那人类史上最贵的一颗子弹偷走了已然落入日本国库的一亿两白花花的银子。伊藤博文心疼啊,他的国家就是全得了三亿两白银也不富啊,还有多少日本女人此时此刻正在南洋卖淫,她们靠出卖自己的肉体给海军纳税买军舰,这少收的一亿两银子能给多少自己的姐妹们赎身,这个小山丰太郎真真是死有余辜!

  但在春帆楼行刺现场上,竟无人看见也开出了一枪的安重根,何故?据后来出土的《徐福草堂春秋笔记》上面的记载,那颗子弹的经历,就有些匪夷所思的传奇色彩了。据书上说,安重根和他射出的那颗子弹被白胡子老头身体穿过后,便进入了漫长的时空旅行,成了爱因斯坦在《相对论》中所描述的那种“时空旅行者”。这颗子弹和射出它主人安重根一起穿越到了十四年后,穿越到了公元一九0九年的中国,那颗在春帆楼前射出的子弹在哈尔滨火车站的台上,随着一声“强夺邻邦、残害人命者,竟如此嚣张,肆无忌惮”怒吼的呐喊声中,击毙了在那儿候车的伊藤博文。正义与公理是可以迟到的,但二者从来都不会缺席。这颗迟到了十四年的子弹,终令伊藤博文喋血异国他乡,横尸街头,没能善终老死在自己家温暖的床上。这一天,亦是李鸿章老死家中八周年的祭日。

  谁都知道,只有将死与必殇之人才能看到这个世界以外的存在。那一天,李鸿章也像安重根和小山丰太郎当年一样,他也看到了那位白胡子飘然的老者。那是在他七十九岁生命最后的弥留之际,他的魂儿,魂兮出窍,飞出了妻妾子女儿孙的床前服侍与伺候的呵护阵营,一路向东,漂洋过海,又到了自己的蒙羞之地 —— 春帆楼。

  在春帆楼上,李鸿章看见一位眉毛、胡须尽如银丝一般的老者迎面走来,只见他在自己跟前立住,屈膝跪向他身后的中国大陆方向,像是说给他听又像是喃喃自语:“不肖徐福,造就了东洋却荼毒我神州,罪孽深重至我永不超生、万劫不复也!”说罢,泪飞如雨,嚎啕大哭,啼至双目流泪成血,染红了春帆楼 

  “徐福?!”所有围在奄奄一息的李鸿章身边的亲人们都清晰地听到了他最后呼出的这两个字儿,旋即便陷入他气绝身亡的哀嚎中去 ……


寰愮鑸捣2_鍓湰.jpg寰愮鑸捣3_鍓湰.jpg


上一篇: 《喋血春帆楼》     下一篇: 《坐井说天
责任编辑:何美鸿 | 已阅读5414次 | 联系作者
对《徐福缘何嚎啕目血?》一文发表给力评论!(250字内)
登录后才能发表评论
 

豫公网安备 41032502000135号